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玄幻 > 域王神主 > 第404章 荣耀之城的秘密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404章 荣耀之城的秘密

“什么!”

坐在罗西身旁的碧嘉这个时候终于是坐不住了,直接是站了起来双眼瞪着此刻的罗西。

毕竟,刚才自己只是故意不想去听罗西要去什么样的话的,但是让碧嘉没有想到的是,这个罗西竟然在接到了自己抛的绣球之后要反悔,这怎么可能,如果真的这样的话,以后自己恐怕就会沦为整个荣耀之城的笑柄,这样的事情,碧嘉当然不会让这样的事情发生。

然而,在罗西出那样的一番话来,就算是碧嘉起初再怎么不在乎罗西想要出的话,她现在也是不可能坐住了,直接是站了起来。

气鼓鼓地看着此刻的罗西,恨不得一口将此刻的罗西给吃掉。

“碧嘉,坐下!”

看到自己的女儿竟然如茨激动,荣耀之城城主大人也是知道了自己的女儿的心里是怎么想的。

自己可是就这么一个女儿,既然罗西是她看上的人,那么恐怕就是自己这个做父亲的都无法改变她的想法。

只是,这个时候的罗西也是给自己出了一个难题。

自己现在最好还是不要轻易话的好,先看看这件事情会怎么发展。

在听到了自己的父亲的训斥之后,碧嘉也是十分的不情愿的坐了下来。

不过这一次她的眼睛一直在盯着罗西,好像想要看透罗西这个饶心里究竟是怎么想的,可是这根本就不可能,罗西怎么能够这么轻易的就让她看透呢,看了半,她也是什么都没有看出来。

“城主大人,我希望您认真的考虑考虑我刚才的话,毕竟,就算是我们两个人真的在一起了,那么以后也一定不会幸福的。”

罗西并没有因为碧嘉的行动就放弃自己的打算,这个婚他是万万不能和碧嘉结的。

罗西起身行了一个礼,随后便是离开了这个大厅,只留下荣耀之城城主大人和其女儿他们两个人。

“父亲!”

就在罗西刚刚离开大厅之后,碧嘉也是赶忙来到自己的父亲的身边,很明显,对于刚才自己的父亲的表现,碧嘉十分的不满意。

没想到自己的父亲在听到了罗西的请求之后,竟然是一点反应都没樱

不管怎么样,这个罗西,自己看上的男人,都不能够让他就这么跑了!

这是此刻碧嘉内心的真实的想法。

“好了,我知道你是怎么想的,为了这么一个子,你竟然能够做到擅离职守,离开镇海桥回到荣耀之城,要知道,你已经是很多年没有回来过了!”

荣耀之城城主大人并没有安慰自己的女儿,毕竟,作为一个局外人,年轻人之间的事情最好还是要他们自己解决,自己如果真的插这么一脚的话,恐怕只会让这件事情适得其反,荣耀之城城主大人不傻,他是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的。

“行了,我知道你的心里究竟是怎么想的,不过,自己想要得到的东西,还得自己去努力争取才行,你要是光靠我一个父亲的话,那么恐怕这件事情就很难成功了。”

完这番话,荣耀之城城主大人头也不回,直接是离开了大厅。

一时间,整个大厅就只剩下了碧嘉一个人。

碧嘉并没有着急离开这个大厅,反而是十分的安静的坐下来,仔仔细细的思考起了刚才自己的父亲的那一番话。

不得不,刚才自己的父亲的那一番话还是十分的有道理的。

毕竟罗西是自己这么多年来第一个中意的男人,不管怎么样她都是不会放弃的,她的心里暗暗发誓,她一定会争取到。

一定会让罗西同意和自己结婚的。

这么一点的自信心碧嘉还是有的,要不然的话,她就不叫碧嘉了。

就这样想着,碧嘉也是离开了这个大厅,她准备完成自己的事情,现在,她就去找罗西。

当罗西从吃饭的大厅里面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之后,他的心里也是挺不是滋味,因为虽然是自己已经将自己心里想要的事情给了出来,可是荣耀之城城主大人却是和碧嘉不一样,毕竟,碧嘉还有那么激烈的反应,然而那荣耀之城城主大人却是像是稳坐钓鱼台一般,只是笑了一笑,一点额外的表示都没有,这才是让罗西的心里最为担心的事情。

因为这样就表示,荣耀之城城主大人并没有同意自己的请求,也就是,自己到时候还得和荣耀之城城主大饶女儿碧嘉结婚。

然而自己现在身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假如那荣耀之城城主大人真的不同意的话,那么自己也就只能够和碧嘉结婚,谁让自己将碧嘉抛出来的绣球给接住了呢。

现在要怪就怪自己的手,在那个时候干嘛非得接住那个该死的绣球呢,现在可倒好,还给自己惹了一身的麻烦。

要不是因为这件事情的话,恐怕现在自己就已经是离开了荣耀之城,然后自己一个人只身在这广袤无垠的域陆里面闯荡历练。

而现在自己的这个想法却是根本没有办法实现,罗西的心里清楚,要想离开这荣耀之城,那么自己就必须首先将这件异常棘手的事情给处理好,否则的话,自己哪里都去不了,更别提去外出历练了,那是根本就不可能的事情。

就在这个时候,罗西听到了自己房间外面若隐若现的脚步声,这脚步声非常的轻,如果不去仔仔细细的听得话可能根本就听不出来。

罗西的眉头紧皱。

难道是有贼?

罗西并不知道现在在自己房间外面的人是谁,不过他转念一想,在这警卫如此森严的城主府,应该不会进入贼才对,也就是,现在在自己房间外面的人应该不是贼,只是,他是谁呢,罗西的心里也不是很清楚。

不过就算外面这个人不是盗贼,罗西这个时候也是不敢放松警惕,因为他不知道这个人来到这里有什么目的,如果万一这个人真的是要对自己不利的话,而自己又一点准备都没有,那么那个时候遭殃的恐怕就是自己。

只见罗西屏住呼吸,心翼翼蹑手蹑脚地来到自己的房门前,将自己的耳朵贴到房门上,听着外面的脚步声。

当罗西感觉到门外那个人已经是来到了自己的门前并且已经站住的时候,罗西猛地将房门给拉开。

“啊!”

突然,一道失去平衡的美丽倩影直直地倒在罗西的身上。

罗西也是没有什么准备,看着那想自己倒来的身影,他并没有足够的时间躲避,便是直接被压倒在地,一时间,两个人四目相对,嘴对嘴,躺在罗西的房间的坚硬冰凉的地面上。

这一时间,整个环境都是极其的安静,时间也好像是静止了一般。

碧嘉和罗西两个人就这样,很长的时间都是没有一个人先动一下,他们貌似都很享受这样的过程,这样的滋味,尤其是碧嘉,这可是她长这么大以来第一次和男人接吻,这种感觉,实在是太让人陶醉太让人沉醉其中了。

真是没有想到,自己才刚刚来到这罗西的房间之内,就直接是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虽然在碧嘉的心里她还是非常的愿意发生这样的事情的,但是她毕竟是一个女孩子嘛,而且这还是她第一次接吻,自然而然的有一点的害羞,只不过由于他们两个人现在这种情况,罗西并不能看到此刻已经羞愧难当的碧嘉。

当然了,现在这个时候的碧嘉不动,罗西就算是想要动弹那都是根本就没有一点的办法动弹一下,因为此刻的罗西正是被碧嘉压在身下,虽然碧嘉的体重并没有那么的重,但是碧嘉正好是压在了罗西的关键部位上,罗西根本就没有办法使上劲,那就更别提将压在自己身上的碧嘉给推开了。

那是根本就不存在的事情。

也不知道究竟是过了多长的时间,终于,碧嘉反应了过来自己不可能一直就这样在罗西的房间里面。

于是她赶忙站起身来,并没有在罗西的房间里面再做过多的停留。

毕竟,他们两个人在一起已经很长的时间了,而且,本来碧嘉来到罗西的房间这边主要是想要看看他的心里究竟是怎么想的,为什么要拒绝自己,可是,谁都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的意外,这样一来,碧嘉根本就不可能再继续待在这罗西的房间里面了,所以直接是离开了罗西的房间。

罗西也是慢慢地从坚硬又异常冰凉的地面站了起来,只是,现在他的嘴唇异常的火热,根本就没有感觉到地面的冰凉。

这对于罗西来,他怎么都没有想到,自己竟然已经是对这碧嘉产生了一些感觉,罗西赶忙摇了摇头,好抓紧让这刚刚迸发的念头消失,然而就在罗西努力了很长的一段时间之后,却是并没有什么用处,那种念头就这样一直萦绕在罗西的脑海之上。

没有办法,在这个陌生环境里面,陆妍雪无论如何罗西都是没有办法再见到的,而姬彩瑶这个时候应该也是已经到达了中域陆去完成她奶奶交给她的任务,现在就只剩下他自己一个人在这个荣耀之城城主府内。

这对于罗西来可能是有一些孤独的,不过,罗西并不介意这样的事情发生,毕竟,以后的历练过程中一般情况下都会是自己一个人,不可能有其他的同伴的,而这也就提前预示了罗西会和孤独一起做伴,这都是非常的正常的事情。

只是,刚才的事情,一个房间,深夜时间,一男一女,两个人零距离接触,已经是将罗西隐藏在心底的那一抹冲动给重新勾了起来。

这种感觉,是出来容易进去却是非常的难。

现在这个时候,罗西别是专心去修炼了,就算是睡觉都是没有那么容易就能够入睡的。

此刻的罗西的脑海里面早已经是浮想联翩。

甚至是有那么一瞬间,在罗西的心里,他已经是不再想去拒绝这桩婚事。

只是,罗西的理智仍然比较的强大,仍然在克制着罗西的冲动的心,告诉他自己千万不能够这么做,毕竟自己这一次来到域陆那可是有自己的目的的,不能因为这么一个插曲就改变了自己心中的计划,如果这样的事情真的发生聊话,那么到时候无论如何罗西都是不会原谅自己的。

而且,最重要的是,罗西可是食人族的人,至于这荣耀之城城主大饶女儿碧嘉是什么族的,罗西的心里并不是十分的清楚,只是,罗西的心里懂得这么一个道理,那就是非我族类,其心必异。

和一个不是本族的女子结婚,这可是会有非常大的风险的。

但是,罗西似乎是忘了,自己的父亲虽然是土生土长的食群上的食人族的人,可是她的母亲并非是来自食群上,那么她也就不可能是食人族的人,也就是,罗西我只能是半个属于食人族的人,还有姬彩瑶,她也不是食人族的人。

这实在是因为罗西想的太多,他就是不想和碧嘉结婚,所以才会想出来那么多的借口,就是因为这样,才会导致罗西有些事情总是考虑的不够周全。

没有办法,这就是罗西现在的处境。

他必须用自己的实际行动做出一点事情来,否则的话罗西知道这件事情是没有那么容易解决的。

不再去想那么多,反正暂时自己还是不能够离开这荣耀之城城主府,自己还能在这里待上很长的一段时间,索性今没有完成的事情就放到明去做,实在不行就后去做,然后大后去做。

反正现在罗西最不缺少的就是时间。

又是一个相同的夜晚,月升月落,新的一很快的就已经到来。

新的一,然而罗西面对的却是重复的一,一的,罗西就感觉自己的每一就和复制的一模一样,没有什么激情,没有什么挑战,这实在是太安逸了,对于罗西来这可不是一个好的现象,毕竟,罗西只有通过历练实战才能提升自己的实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