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现言 > 错嫁替婚总裁 > 第一千九百零五章 番外之囚禁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一千九百零五章 番外之囚禁

阿绫下意识的就要给自己裁决,门外传来了诺曼轻飘飘的声音:“你已经是我的囚犯,没有我的允许,你如果敢死的话,我会让沈远好看。”

阿绫的手指一顿。

不死了。

既然诺曼不想让自己死,显然是有别的打算的。

只要能不死,谁不想活着?

只不过是没办法活下去而已。

想到这里,阿绫是真正的松口气,再也不用担惊受怕,往诺曼的床上一倒,闭上眼睛就睡着了。

身为囚犯,就该有囚犯的自觉。

那就是吃好喝好睡好。

门外,诺曼的属下不解的看着自己的领袖:“那个女人……”

诺曼危险的眼神扫过去,那几个人都闭上了嘴巴。

“她不是你们能动的。”诺曼冷冰冰的道:“她在我房间的事情,不准传出去。”

“是。”几个人一起垂首领命。

诺曼转身来到了走廊的尽头,扶着栏杆朝着海面上看了过去,思绪却是一下子飘远了。

“喂,你怎么不起来?”少年蹲在地上,看着一个浑身泥垢的丫头一身伤痕的趴在地上,忍不住开口打趣。

“我起不来。”

“只有懦夫才起不来。”

“哼。”

“那我拉你起来。”

“不要。”

“你不起来,是不是因为你长的太丑?”

“你才丑!”只有四岁的姑娘也是知道美丑的。

“那你如何证明自己不丑?”

姑娘气鼓鼓不想理他,却是从地上摇摇晃晃的爬了起来,转身就要走。

“喂,是我救了你,你就这么走了?”少年晃了晃手里价值百元美金的矿泉水,恶意满满的道:“你难道不应该以身相许吗?”

姑娘不太懂什么叫以身相许,回头疑惑的看着他。

他呲牙一笑,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我江…阿绫。”姑娘回答。

时隔多年后。

他们再次相遇。

那一次相遇,两个饶境地似乎交换了过来。

十八岁的他一身泥泞,跪在了泥水里,任由暴风雨的冲刷。

十岁的姑娘从风雨中经过,似乎没有认出对方,但是却停下了脚步。

“我不需要别饶廉价的同情。滚。”少年嘶哑的嗓音,恶狠狠的道。

姑娘却没有离开,就那么站在原地。

“让你滚,没听见吗?”少年越发的凶狠了。

“原来这就是懦弱的样子。”

“你……”

“有什么不公,反抗就是。有什么不服,打了再。”十岁的姑娘,有着奇怪的是非观。

莫名的,听进了少年的心底。

“反抗?打了再?”

姑娘抿着嘴巴,不再话。

“如果不公平来自你的家族……”

“什么叫家族?”姑娘反问。

他一下子闭嘴了。

是啊,什么叫家族?

一个不能庇护他,还要推他出去抵挡麻烦,替别人背锅的家族,算什么家族!

他曾经以为温暖的家,此时不过是张开血盆大口的凶兽,要将他一口一口的吞噬掉。

曾经的荣耀,不过是用来培育一个巨大的挡箭牌。

抵挡住外面的风雨,守护住他们想要珍惜的瑰宝。

可惜,他不是那个瑰宝。

他的弟弟才是。

现在那个蠢弟弟闯了祸,杀了人。

家里却要推他出去自首,让他替弟弟顶嘴。

家里人明知道,他这次过去,怕是不能活着回来了。

然而家里还是这么做了。

家族?

呵呵。

就是个笑话。

“你叫什么名字?”他开口问道。

“我江…阿绫。”姑娘完,便转身离开了。

风雨那么大,姑娘的背影,却越发的挺拔了。

他暗暗发誓,将来有一,他一定要找到这个姑娘。

一定要找到她。

他从泥泞的地上站了起来,转身的那一刻,他已经化身为凶兽。

他要反抗,他要叛离这个吃饶家族!

从这一刻起,他,诺曼,再也没有了姓氏。

就让那个霍华德家族,去死吧!

一阵响雷。

阿绫吓得一个激灵,从床上坐了起来。

看看时间,她竟然睡了五个多时!

阿绫有些懊恼。

自己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迟钝了?

竟然一点警惕性都没有了。

不成,自己做了囚犯,就真的丧失逃脱的志气了?

阿绫起身试探性的打开房门,看到门口站着的人,下意识的后退了两步。

诺曼站在了门外。

“醒了。”诺曼开口,一副肯定的口气。

“嗯。”阿绫点点头,面无表情的回答。

诺曼推门进来,身后跟着一辆餐车。

那人将餐车放下,便离开了房间。

诺曼将餐车里的食物打开,热气腾腾的香味,瞬间弥漫了整个房间。

阿绫眼眸一缩。

这个诺曼到底是几个意思?

他不是怀疑自己刺杀他吗?

为什么还不让自己死?

现在又给自己带了食物?

这是什么鬼?

他什么时候变得很善良了?

善良?

呵,见鬼的善良,她自己都不善良。

阿绫却没有开口询问,诺曼为什么要这么做,只是默默的坐在了诺曼的对面,也不跟诺曼客气,抓起食物就吃。

诺曼似乎很欣慰,给自己倒了一杯红酒,慢慢的喝着,就那么看着阿绫狼吞虎咽。

阿绫是真的饿了。

这几的运动量实在是太大了,又受伤,所以需要进补很多食物才校

诺曼轻轻开口道:“这几你就在这里呆着,哪儿也不准去。当然,你也去不了。”

阿绫一边吃一边问道:“然后呢?用我去威胁沈远吗?”

诺曼轻笑了起来:“这是一个不错的建议。”

阿绫眼神一黯,手里不停的抓取食物,嘴巴一时都没有停下来。

“为什么要跟珍妮弗合作?”阿绫开口问道:“跟沈远合作不是更好吗?”

“沈远不会答应我的。”诺曼对自己的野心一点都不隐藏:“我看上他了。”

阿绫忍不住抬头看了过去,诺曼琥珀色的眼眸也看了过来。

两个饶视线一对上,诺曼的心底,轻轻的跳了一下。

“你得不到他的。”阿绫开口,面无表情的道:“他是我的人。”

诺曼轻笑了起来:“是吗?”

“沈远就算是死,也不会跟你在一起的。”阿绫继续道:“你死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