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现言 > 错嫁替婚总裁 > 第一千九百零四章 番外之阿绫被抓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一千九百零四章 番外之阿绫被抓

房间的空气很凉。

明诺曼离开很久了。

不好他一时半会儿回不来。

所以目前暂时安全。

阿绫快速的判断完毕,先是谨慎的检查了房间,确定房间里确实没有人之后,这才松口气,一下子坐在了诺曼的大床上。

这一路奔逃,让阿绫的身上出了不少的汗。

船上的这些人,就没一个是太弱鸡的。

弱鸡的也没资格踏上这艘船。

所以阿绫想要平安的逃脱,并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

阿绫先是倒在床上休息了过来之后,才打算简单的清洗一下身体。

身为一个伪装者,首先身上就不能有乱七八糟的味道。

不然的话,根本躲不开猎狗的鼻子。

阿绫找到了诺曼的浴室,打开了水流,反复确定了外面确实不会有人进来之后,并不敢大意的就这么大喇喇的进去清晰,而是一部分一部分的清洗。

这是为了确保如果有人突然回来的时候,可以有充足的时间逃命。

阿绫的速度很快,不到十分钟的时间,就已经清洗完毕,并且将头发快速弄干。

她刚刚从浴室出来,后背的汗毛莫名的一下竖了起来。

房间有人!

怎么可能!

她刚刚明明检查过了房间,不该有饶!

可是这种直觉曾经无数次救了她的命,她相信自己的直觉。

阿绫转身就逃!

就在阿绫冲到窗户的那一刻,一个身影如同风一般,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阿绫的瞳孔猛然一缩!

该死的!

这是对方故意给自己设下的局!

对方想玩瓮中捉鳖!

阿绫手指一翻,刀片朝着对方的喉咙位置就划了过去。

对方抬手轻轻一挡,瞬间就卸掉了阿绫的攻击。

阿绫的心猛然一沉,手下的攻击越发的凌厉,可是不管怎么打,都没办法靠近对方身前半分!

就在这个时候,耳边响起了一个带着艰涩的声音:“原来是个姑娘。”

阿绫一击之后马上后退,转身准备从另外一个方向突围。

不等阿绫的手触摸到门把手,就被一阵刀锋给逼退。

阿绫站在房间的中央,心,一直往下沉。

看来,今自己是逃不掉了呢。

阿绫深呼吸一口气。

无所谓。

反正自己也活不过这个月了。

早死晚死,都是一个死。

只要死的有价值,那就无所谓早晚了!

只是,对不起沈远,我不能回去见你最后一面了。

将这个念头死死的压在了心底,阿绫终于调整好了自己的状态,转身看着身后的诺曼。

“久仰了,诺曼。”阿绫轻轻开口。

“你到底是谁?”诺曼饶有兴趣的看着眼前这个姑娘,那张面无表情的面孔下,那清冷的气息,跟沈远简直是像极了。

“如果我,我来的目的不是你,你信吗?”阿绫咬牙道。

“呵。”诺曼轻笑了起来:“不信。”

那你还问个唧唧啊!

“我明白了。”阿绫也不再辩解什么,点点头道:“我这就赔罪。”

手腕一翻,手里的刀片朝着自己的脖颈就划了过去。

就在刀片即将碰触到脖颈的那一刻,诺曼突然出手,一下子死死的钳住了阿绫的手指。

刀片光芒一闪,阿绫细长的脖颈上,马上一条血线滑下。

“没有我的允许,你敢死在这里?”诺曼轻笑着道:“猫儿,我抓着你了。”

“诺曼先生,就算你控制了我的手指,你控制不了我体内的毒素。”阿绫面色平静的道:“实不相瞒,我活不过这个月的月底了。”

完,阿绫的手指一松,手里的刀片掉在霖毯上,光棍的很。

诺曼在阿绫的脖颈处深呼吸一口气:“好香,就是这个味道。”

阿绫眉头微微一挑,不知道诺曼到底要做什么。

“从来没有人敢在我的房间过夜。你很有胆色嘛。”诺曼的手指放在阿绫的耳垂上,轻轻的捏着,仿佛再玩着什么有趣的玩具。

“愿赌服输,我输了,请您处置就是。”阿绫也不是什么正常人,不觉得自己被对方戏弄有什么不对。

换成是她,她也会这么做。

大概强者都有这样那样的癖好吧。

“不不不,这么有趣的猫儿,就这么死了,实在是太可惜了。”诺曼低头,尝了尝阿绫脖颈上的鲜血,眼眸轻轻一茫

看来这个妞没谎。

她的血液确实有问题。

“你是谁的人?”诺曼轻轻的开口:“嗯?”

“这个问题已经不重要了吧?毕竟,您认定了,我是来行刺您的。”阿绫淡淡的回答:“所以,您想做什么就可以做什么了。”

完,阿绫闭上了眼睛,一副任由宰割的模样。

阿绫以为诺曼会用最残忍的手段对付自己,哪里知道,过了很久,诺曼都没有下达命令。

阿绫慢慢睁开了眼睛,一抬眸就对上了诺曼那双琥珀色的眼眸。

“沈远喜欢的就是你一款?”诺曼的声音,如同炸雷一般的在阿绫的耳边响起。

阿绫的脸色轻微一变,随即又陷入了平静。

可是这一点变化,就足够让诺曼做出判断了。

“原来是你。”诺曼松开了阿绫,摆摆手,让他的人,离开了房间。

现在整个房间里就只有诺曼跟阿绫两个人了。

阿绫有点闹不清诺曼要做什么了。

如果诺曼喜欢沈远,而自己是沈远的女朋友,那他跟自己的关系,应该定义为情敌?

可是为什么总觉得有哪儿不对劲?

“你的名字。”诺曼开口问道。

“阿绫。”阿绫淡淡的回答,这个没什么不能的,随便一调查就知道了。

“唔。”

诺曼竟然再也没了别的表示。

阿绫静静的站在那边,等他的下文。

过了很久,诺曼才开口道:“你在这里休息吧,不用逃了,反正你也逃不出。”

完,诺曼竟然转身离开了房间。

在房门锁上的那一刻,阿绫几乎都以为自己听错了!

怎么可能!

怎么会 !

诺曼这个人嗜血的很,怎么可能轻易放过自己?

他这是要憋什么大招?

难道要用自己威胁沈远?

一想到这一点,阿绫心底就有点慌。不,不行,绝对不能让自己成为掣肘沈远的绊脚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