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古言 > 山里人家 > 第九十三章 逼,躺枪杨子宁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九十三章 逼,躺枪杨子宁

“爹,你……你刚刚什么?让我去!开什么玩笑!我哥都还没成亲,我去凑什么热闹!不去不去……”杨子宁吓得赶紧摇头反抗,实力拒绝。

杨毅看都没看完全黑了脸的杨子轩,理直气壮地道:“你哥我和你娘是不指望了,就随他心意吧,你就不一样了,我们不指望你有多大的成就,赶紧早日成亲生子安定下来才是正理,正好这原家大姐就不错,跟你年纪也相配,我跟你娘觉得挺合适的,你要是真的为我我们着相,为你哥着相,现在就马上自荐。”

“我我我……”杨子宁急得满头大汗,朝杨子轩求救道:“大哥,你快帮我话,不是这样的!”

董云兰再加了一把火道:“其实吧,这原姑娘挺适合你的,而且原家可以是新贵,皇上肯定不希望把这原姑娘嫁给除了保皇派之外的人家,你去争取一下,还是很有希望的。”

希望个大头鬼!他一点儿都不想成亲好不好!杨子宁气得牙痒痒,偏偏自家爹娘每回都出其不意,他根本就没有时间想法子应对,唯一被他当成救命稻草的杨子轩竟然理都不理他,让他情何以堪!

杨毅见杨子宁不肯行动,干脆和董云兰商量道:“这样吧,我去替二写一封自荐信,不管能不能选上,有个希望也是好的,再了,这选上了最多就是定亲,成婚不急于一时,甚好,甚好!”

董云兰笑眯眯地附和杨毅的话,催促着杨毅赶紧去寻陈公公。

杨毅一走,一直没有动作的杨子轩突然追上了他的脚步。

后面看着的董云兰激动得差点放声尖叫,若不是边上还有许多人看着,她肯定已经跳起来了。

杨子宁不知道董云兰心中的九九,还以为杨子轩是替他出头去了,心下一松,长舒了一口气,发现自己的额头竟然沁出了冷汗。

杨毅到了桌案前,正要提笔,立马被杨子轩制止。

在杨毅不解困惑的眼神中,杨子轩沉着脸拿过他手中的毛笔,亲手写下自己的大名,尔后潇洒地转身离去。

杨毅怔怔地看着杨子轩的背影,再低头看着桌上肆意张扬的三个大字,嘴角慢慢上扬,兀自骂道:“臭子!”

既然杨子轩已经写了自己的大名了,杨毅便替他装到信封里交给陈公公,还再和陈公公挤眉弄眼了一番。

陈公公立马意会,老脸都快笑成一朵菊花了。

两人私底下这番交流可没逃过帝后的眼睛。

顾水秀心情大好,在董成虎边上声道:“皇上,看样子是成了。”

董成虎赞同地点点头,八卦地嘱咐道:“等会儿你派人去打听一下究竟是怎么回事,为何那丫头突然就受伤了,不弄清楚我总觉得好像被糊弄了似的。”

顾水秀嗔怪地睨了董成虎一眼,倒是没有反对。

因着杨子轩的出头,这个宫宴可以是皆大欢喜,那些不明就里的人也跟着高兴不已,盼望着自家的孩子能被帝后选中娶了原家姐,跟皇室拉近关系。

第二一早,杨子轩一起床便看到守在他床边的杨子宁,差点放射性地要攻击他。

还好杨子宁反应够快,要不现在肯定中招了。

“哥!我好心好意过来感谢你,你怎么还对我出手!”杨子宁不悦地跳着控诉杨子轩,却换来杨子轩一通白眼,“谁让你进我房间也不吱声的,这是你自找的。”

杨子宁想想,觉得自己理亏,干脆不提了,转而八卦地问道:“哥,昨你跟爹了什么?为什么最后爹会放过我?我知道,你一定是为了救我,所以自己写了自荐信对不对?”

杨子宁昨看得分明,他可是看到杨子轩自己提笔了,为此他还内疚了一晚上,辗转反侧,夜不能寐,结果还没亮就猫进杨子轩的房间等着他清醒。

杨子轩无语地盯着杨子宁,同样是一个爹娘生的,他怎么就不能理解自己的弟弟在想什么。

好一会儿,见杨子宁还是眼巴巴地盯着他,杨子轩只好无奈地放弃,深呼吸后,缓缓道:“没有,不是为了帮你,所以你不需要有心里负担,还有,爹的话你记住了,赶紧找个好人家的姑娘娶了,否则下次不定爹娘就会跟你来真的了。”

杨子宁听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旋即恍然大悟地指着杨子轩,仿佛见了鬼似的道:“哥!难不成是你想娶原姐!那……你昨爹娘是……”

杨子轩看着杨子宁,那眼神仿佛在你终于明白了,不容易啊。

杨子宁只觉得雷滚滚,从昨被吓,到一晚上的愧疚自责,人交战,一夜无眠,他是为了什么?他到底得罪了谁,为什么莫名其妙要受这些罪?

看着杨子宁气得快要跳脚的样子,杨子轩好笑地道:“记住,下次不要再别爹娘给耍了,昨要不是看你太可怜,我也不会这么早表态,好了,事已至此,多无益,我去练功了。”

杨子轩走得潇洒,杨子宁却气得肺都要炸了,指着杨子轩的后背你了半却是什么都不出来。

原府里。

原家人回了原府才知道原雨卿扭伤了脚,一个个急得跟什么似的,幸好原雨卿告诉他们已经闪上药了,连氏才松了一口气。

转而疑惑地问道:“我可是急得皇后娘娘召你去梳妆打扮,怎么就扭伤了脚?还有,是谁送你回来的?怎么也没跟我们一声?要不是皇上和皇后娘娘你没事,我们都急着想要去找你了。”

原雨卿低着脑袋,想起她和杨子轩之间的暧昧便不出口,偏偏连氏还一直追问,弄得她很是为难。

还是原老太太看出了一些端倪,替她解围道:“行了,孩子没事就好,只是扭伤脚而已,在床上躺个几就好了,你们也不用这么着急,等雨卿的脚好了,到时候再进宫谢恩。”

“谢恩?谢什么恩?”原雨卿慌乱地问道,她没去宫宴,难道皇上已经为他赐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