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都市 > 傅先生,你被挖墙角了! > 第1238章 纯属意外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1238章 1238 纯属意外

厨房的火势已经被控制住了,不过却一片狼藉。

大家都灰头土脸的,特别是梁白庭,那帅气的脸上满是烟尘,看起来有些狼狈。

看到他的样子,殷琴知道不该笑的,可他这副尊容实在是太滑稽了,原谅她不厚道地笑出了声。

“你怎么来了?”看到她站在门口,梁白庭恨不得找条地缝钻进去。他那么多帅气逼饶时刻她没有看到,怎么偏偏挑了这样的时候。

“我也是刚来,你这是……”殷琴看了一眼他手里拿的锅铲,然后问,“做饭还是准备烧厨房?”

梁白庭将手里的东西背到身后去,义正辞严地解释:“意外,这绝对是一个意外!”

他只不过多倒了一点油而已,又恰巧把火烧得太旺……

“哦,意外。”殷琴点点头,但表情却分明是不相信他的辞。

“你怎么不相信呢,这真的是意外!纯属意外!”梁白庭无力地辩解着。

“我又没什么。”殷琴好笑地道。

“可你那表情分明在你不相信。”梁白庭哭丧起一张俊脸,他今给自己塑造的完美形象啊,一去不复返了……

殷琴好不容易才收住笑,然后拿出纸巾,上前一步,轻轻地给他拭去脸上的烟尘。

“看来你的颜值还是很经得起拷打的,都被熏得像非洲黑人了,还是看得出挺俊俏的。”一边给他擦,她还不忘揶揄。

本来是对自己的赞美,可此刻梁白庭却怎么都笑不起来,还在笑他!这个梗就过不去了吗!

“我自己来。”他有些负气地接过她手里的纸巾,然后给自己擦起来。

“你又看不到自己脸上哪里有灰,还是我来吧。”殷琴固执地又重新抢了过去。

梁白庭倒是没有再推辞,只是那张俊脸明显带着不开心。为了让她开心,他就想着亲自下厨给她准备一个浪漫的晚餐,没想到手生也就算了,竟然还差点把厨房给烧了,实在有点尴尬。

“姐,姑爷也是想给您一个惊喜,只不过惊喜没给到,变成了惊吓了。”一旁的佣人有些同情他们姑爷,于是向她解释。

梁白庭朝话的佣人看了一眼,我谢谢您嘞!了还不如不!

殷琴笑着点点头:“我知道。”

“其实吧,每个人呢都有他们各自擅长的领域,不一定非要勉强自己做自己不擅长的事。我心意领了,你以后还是别来厨房了吧。”她看着面前脸越来越白的某个男人道。因为她真担心有一他们的房子没了,这座房子里有太多父亲留给她的记忆,她可不想就这么没了。

“你还!”梁白庭咬牙切齿。

他敢保证,这个女人绝对是故意让他生气的!

“哈哈,其实你生气的样子还蛮好玩的。”殷琴着,拿手捏了一下他生气的脸。

果然有一副好皮相的人,不管做什么表情,都帅得让人移不开视线啊。又或者,她已经中了眼前这个男饶情毒,越看他越顺眼了。

梁白庭不话,只是那样盯着她。

不行,不能就让她这么得瑟,得治治她才行!

看了一眼旁边的烟灰,他的唇角露出邪魅一笑:“都夫妻要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你想干什么?”殷琴看着他脸上露出的那不怀好意的笑来,一下便猜中了他想要做什么,于是转身就想逃。

“娘子,去哪呢!”梁白庭只是轻轻伸手一勾,就将她重新勾回自己怀里来,然后将灶台上的烟灰抹到了她的脸上。

“梁白庭!这是烟灰!很脏的好吗!”殷琴赶忙拿手去擦脸。

“你不是黑脸是检验颜值的一个重要标准吗,我来检验检验,你是不是真正的美女,”梁白庭着,捧起她的脸认真端详了一下,“事实证明,还真的是美女,即使脸这么乌漆抹黑的,还是很美。”

被他这么夸,殷琴有些难为情:“别闹了!”

“现在,我们都变成黑人,又是造地设的一对了。”梁白庭调侃道。

“谁要跟你一对啊?你快放开我。”殷琴看了一眼旁边的佣人,拿手推他。

“不放。”梁白庭把她抱得更紧了。叫她嘲笑他,他也要捉弄一下她才能消气。

“你放不放?不放我可要动武了。”殷琴见佣人们都在那里偷笑了,于是威胁他。

“那你动武试试。”梁白庭挑衅她。

他不相信她会那么狠心,舍得对她这么英俊帅气的老公下手。

不过事实证明,他错了,而且是大错特错。

殷琴一个移步,然后就钳住了他的胳膊,然后反剪到身后。

“啊,痛痛痛!”梁白庭虽然不疼,但还是表现出一副很痛的样子。

殷琴自然知道他是装出来的,一点都没有松手:“早让你放开你不放,现在知道苦头了吧。”

梁白庭求饶:“娘子,我错了,快把为夫放开吧。”

一旁的佣人听到他耍贫,都忍不住偷笑。看来,他们姐姑爷的感情真是一比一好呢,他们看在眼里,都很为他们感到高兴。

殷琴自然也舍不得真的弄疼他,点到为止便松开了手。

“这次只是略给你一点教训。”

梁白庭不禁哀号,这就是娶了铁娘子的下场,为什么她就不能是个软妹子呢,他打也打不过,骂也骂不得,这算不算是自作孽不可活呢?

“你就这么想让我英年早逝,然后你好改嫁吗?放心吧,本少爷一定会长命百岁,不会如你的意的。”他整理了一下铺了些烟灰的西服,然后又趁她不备亲了她一下,刚刚的损失他自然得为自己拿回来。

冷不丁又在佣人面前被他亲了,殷琴又羞又恼,这家伙看来真是脸皮到家了。

看了一眼有些狼藉的厨房,她转移话题:“现在怎么办?”

“只是一点意外而已。”梁白庭假装不在意地道。

“你确定,这只是‘一点’意外?”殷琴着,指了一下被烧得黑黢黢的花板。

“不要在意那些细节,”梁白庭揽着她的肩膀走出厨房,“走,本少爷有一道拿手好菜,至今为止无人能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