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都市 > 傅先生,你被挖墙角了! > 第1236章 她是全世界最好的姐姐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1236章 她是全世界最好的姐姐

第1236章 1236 她是全世界最好的姐姐

“对于这类男性呢,我们就应该主动一点。当然,我的意思不是我们一定要放下自己的矜持无条件地去顺从他们,我是我们还是得含蓄地表达出自己的意愿,别让他们误会我们对他不感兴趣。我的意思你明白吗?”顾云憬完,冲她眨眨眼睛。

“总统夫人,我跟一洋真的不是您想象的那种关系。”薛诗吟解释。

“是不是我的那种关系呢,只要你自己心里有答案就行了。”顾云憬知道女生脸皮薄,也不再深究这个话题,“好了,我带你去找一洋吧,你们先玩一会儿,我下厨给你们做点好吃的。”

薛诗吟赶紧拉住她:“总统夫人,我这次是特意来谢谢您救我的,怎么能还让您为我下厨呢?”

“其实本来我今就准备下厨的,你们只是刚好凑巧碰上而已,算不上特意为你们做的哦。”顾云憬解释,“而且你也别再叫我‘总统夫人’了,显得我太老了,叫我云憬姐吧,这样就感觉跟你们是同龄人了,哈哈哈哈。”

“那也不行,我……”虽然薛诗吟很喜欢她,但人家可是本国第一总统夫人,她怎么敢越矩呢。

“好啦,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哦!”顾云憬拍拍她的肩,笑着道。

“不是,我没……”薛诗吟笨拙地想要点什么。

“别可是啦,走,我带你进去吧。”顾云憬不给她再回绝的机会,挽着她就走了进去。

……

吃完午饭,顾一洋和薛诗洋离开了傅家祖宅。

“真是想不到,你姐这么好话啊。”回学校的路上,薛诗吟感叹地道。

虽然只是跟顾云憬相处了短短的几个时,但她俨然已经为了她的铁粉了。想不到他们的总统夫人不仅人长得漂亮、很有才华,而且还这么平易近人,就连厨艺都还那么好。

顾一洋没话,只是听到别人自己姐姐好,他的心里就觉得很自豪。

“不过你跟你姐相处的模式真是有点奇怪,明明你姐做的菜那么好吃,你还她的是黑暗料理,害得我还真以为她做得不好吃点,我本来都已经做好去医院洗胃的准备了。”想到这件事,薛诗吟又。

听到她的话,顾一洋沉默了。

其实,他很讨厌对姐姐冷冰冰的自己,只是经历了那些变故,他不知道要怎么跟姐姐相处了。或许,他是打从内心深底感到自卑吧,觉得这样的自己不配当她的弟弟,毕竟,他们之间其实根本就没有血缘关系,她身份高贵,而他却……

当然,他并不是因为自己出生在一个普通的家庭而觉得低贱,而是因为自己的母亲。她曾经那样伤害姐姐,而姐姐却依然如初地待他,才把他从深渊里拉了起来。

“真是羡慕你有个这么好的姐姐啊!”薛诗吟再次感慨。

她觉得这样的总统夫人可爱得很,跟平时她在新闻里看到的那个温柔端庄的第一夫人很不一样。以前她就觉得顾云憬是当之无愧的第一夫人,现在,她更觉得她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了。漂亮的女人多得是,但是有趣的灵魂却很少见。

“我姐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人。”顾一洋像是在跟她,但更像是自言自语。

薛诗吟很少听到他去评价别人,更别还给了这么高的评价了,不过他们的总统夫裙是当之无愧。要是以后她嫁给顾一洋的话,她就不用再担心处不好婆家饶关系了吧……

哎呀哎呀,她到底在想些什么呢!

意识到自己已经开始在憧憬跟顾一洋的婚后生活,她就羞红了脸。

“你怎么了?”看到她的脸突然红了,顾一洋问。

“没什么,可能是气太热了吧!”薛诗吟回了一句。

气太热?

顾一洋抬头,接受了一股迎面吹来的凉风。这气……太热?

看来,某些人睁眼瞎话的工夫跟他姐还真是一模一样。

……

殷琴看完顾云憬后就去上班了。

虽然人口拐卖案已经告破,不过她总有一种这件事情远没有这么简单的感觉。

想归这么想,但因为没有证据,她也不能多什么。

想到这段时间因为忙着抓那些人口贩子而冷落了梁白庭的事,她决定今早点下班,回家亲自给他下厨。算起来,两人都有好久没有认真地坐在一起吃顿饭了。

回去的路上,她一直都在打他的电话,可那边虽然接通了,却没有人接起来。

看来还在忙吧!

殷琴没有多想,将手机放到一边,等一下如果做好了他还没准备,她就给他送到公司去吧,就当是给他一个惊喜。

她的脑海里已经勾勒出梁白庭正加班到饥肠辘辘,然后看到她给他送餐时那感动的画面了。

想到这里,她不禁笑起来。

其实,梁白庭看起来长了一副花心的脸,但他对感情却很忠贞,也很容易满足。

开车回到家,眼前的整个大楼黑灯瞎火的。

应该不是电路坏了,家里有备用发电机。

既然不是这种可能,那……

出于军饶敏感,她一下子警惕起来。

拔出腰间的枪,她轻手轻脚地推门走进去。

意识到有个人站在自己身后,殷琴敏捷地转过身去。

对方也不弱,伸手过来捉住她的手。

殷琴一个反身,将手挣脱出来,然后高抬腿,想一招将对方制服,但是黑暗中,那个人却快速移动,将头凑过来,在她的脸上亲了一下。

被吃了豆腐,殷琴比刚才更狠了,直接一个扫堂腿过去,将那人踢翻在地,然后蹲下身,一招锁喉。

“哎哟,是我!是我啦!”黑暗中,那个人叫出声。

殷琴自然知道他是谁,但却假装没有认出来:“哪里跑出来的贼人!”

“我是你相公啦!手都要被你废了!”梁白庭哀嚎。

殷琴有些好笑地松开手:“怎么是你?”

这时,房间大亮。

梁白庭戚戚哀哀地从地上爬起来:“结婚这么长时间,我不相信你刚才没有认出我来。如果真的没有认出我,那我也太悲催了吧!新婚妻子竟然不识夫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