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武侠 > 至尊小神农 > 第2335章 欺凌弱小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院长还未开口,但那怒气就已经无形之中化作一道利剑,冲了过来,吓得轩睿不自觉地后退了一步。

“好啊你,本座让你带队做事,你竟然把整个结界给本座弄塌了!这就是你临行之前和本座说的,绝不会出错?你倒是给本座讲一讲,你的保证,都保证到哪里去了?”

轩睿吓得慌忙跪地,道:“师父息怒,徒儿甘愿受罚。”

风院长怒极失态,一脚踹在轩睿身上,道:“你的错,岂是单单一句受罚就能解决的?你毁了东麟学院的万年基业,就算我顾及师徒情分要保你,怕也是保不了了!此事,我若不严惩你,如何对得起我东麟学院的列祖列宗?”

“师父尽管惩罚徒儿,徒儿自知罪孽深重绝无怨言。”轩睿道。

杜金山发现,轩睿这家伙脑子还是够用的,而且也很能抗。到了此时这个地步,竟然还能自己担下来,并没有将他供出。

只因轩睿心里清楚,如果说出他与蓝战天交手的事,一旦学院彻查,他的罪孽反而更深重了。到那时,可就不是一个带队疏忽能够搪塞的。

杜金山毫不遮掩地冷笑一声,心想道,我岂能让你这么捡便宜?

“轩睿师兄”,杜金山从人群中走上前来,道:“你不必一力为我开脱,该怎么回事,就怎么交代嘛,我的过错,我是绝对不会否认的。”

轩睿见此,心中暗骂杜金山该死,面儿上却也不好表『露』。只是得硬撑着说道:“我这不是还没来得及同师父说,你急什么?”

“怎么能不急呢?”杜金山道:“我的过错,却让轩睿师兄担下,我寝食难安啊。”

“院长,结界的破裂,或许同学生的一个所为有关。”杜金山道。

风院长沉声道:“到底怎么回事?你细说来。”

“蓝家家主蓝战天,带着两个徒弟追杀我到结界之中,我为了自保,将蓝湛天给杀了。随即,结界便出现了一阵猛烈的动『荡』,不多时便崩塌了。我在想,是不是因为有除试炼弟子之外的人进入其中、并且死在其中,才使得结界的环境发生了改变?”

杜金山话音刚落,执法堂长老们便是一声惊呼。

这反应,不用说话大家也明白了,很显然,他们是确定了蓝战天之死,同结界的破裂有直接的关系。

风院长眉头紧锁,也是怒道:“你个逆徒!原来毁掉我东麟学院万年基业的人,竟然是你!”

杜金山却是神态悠然,道:“院长,我承认我与结界之破裂,有着不可分割的关系,但是我并不赞同您此时的说法。我只不过是为了自保,这才杀了蓝战天而已,如果蓝战天没能进入到结界之中,我又怎么会这么做呢?所以,那个放蓝战天进入结界的人,才是真正的罪魁祸首。”

杜金山此言,得到了同行弟子们的一致认同。

虽说他们都因为结界破裂而心有怨言,但显然,杜金山主动站出来承担责任,就等于撇清了他们的干系,使得他们安全了。这样一来,他们也就对杜金山多了几分好感。当杜金山说的话有道理的时候,他们会自然而然地站在杜金山这边。

“东麟学院对幽雨城的防守非常重视,没有入境符的人,是不可能进入其中的。所以我有理由怀疑,蓝战天之所以能够带着两个弟子进入结界,必定是得到了入境符。”杜金山道。

不用他提气,风院长便想到了赵福生。他怒道:“原来是他!赵福生提前回到学院,说是入境符被人给偷了。能被选进幽雨城试炼的,都是我东麟学院的翘楚,怎么可能随随便便就被人偷了东西?本座怀疑,是他将入境符给了蓝战天!”

其他几位先生长老,也都赞同风院长的说法。

很显然,赵福生这个没有家世地位加持的人,即便在不在场的情况下,也要成为所有人攻击的对象。

结界崩塌之事,总要找一个人来扛下罪责。轩睿是风院长费心培养的大弟子,他在东麟学院的地位,谁人不知谁人不晓?如果这件事情将他太过严重的牵扯,第一个没面子的,就是风院长。

杜金山呢,又是这一辈的后起之秀,多少个先生、长老,都将东麟学院崛起的希望寄托在他身上,他显然也是不能动的。

剩下赵福生这个倒霉鬼,自己能力不是十分出挑,且有真真切切地自己承认丢了东西,最主要的是,他是个乡下人,没钱没背景,好欺负。

“来人!去将赵福生给本座押来!”风院长当下便下了命令。

杜金山也不阻拦,由着他们折腾。

反正不管怎样,赵福生都是这件事情中很关键的一环,过啦对峙一番是迟早的事。

就看这赵福生自己够不够聪明了,过了这些天,能不能想到是轩睿害了他。

不多时,赵福生就被几个执法堂弟子给抓来了。

他看到这么多人都在,又是用抓的方式将他带到问道堂,当下便不满道:“不知院长这是何意?若是帮我找到了真凶,不应该请我过来么?为什么要让执法堂弟子去抓我?”

风院长道:“赵福生,你同蓝家相勾结,将你的入境符给蓝家一世,本座已经尽数知晓了。来龙去脉,你还不速速招来?”

院长这一招是诈供,希望赵福生能够被吓到,痛快招了。

赵福生一听,更是大怒:“院长怎能不分青红皂白,就把这莫须有的罪名加在我身上?学生受了委屈,被人偷走了令牌,学院不说为学生尽快断案找出盗贼也就罢了,如今却要扣上这么大的罪名冤枉我!是何道理?难道这天下真的没有王法了?任由你们在东麟学院里胡作非为?”

杜金山心想,兄弟啊,你真说对了,这天下,就是没有王法的。

“你说你是冤枉的,那么你倒是说说,到底是谁偷走了你的入境符?你如果能指认出凶手来,本座同几位先生、长老们一查确是如此,自然会为你主持公道。”风院长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