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都市 > 至尊小神农 > 第161章 不只是牛逼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城管的这一声暴喝,顿时吸引了很多过路的群众。

“快看,城管发火了,不知道会不会打人?”

“这个卖炸鸡的姑娘挺好的,不至于犯到城管吧?”

“难说!这个城管叫王峰,外号大马蜂,是城管的二把手,他可比一把手都威风啊,上周日在红旗桥头打那个卖凉皮的小伙子,打得人家满脸是血,人家都叫了他爷爷啊……”

很多群众忍着满街的臭味凑了过来,他们交头接耳,明显对王峰这位城管怀有敌对情绪。

“你们看什么看,没事都给我闪一边去!影响城管执法,把你们都抓起来!”

王峰猛一回头,像个恶棍一样大声暴喝,还真把几位胆小的群众吓退了几步。

趁他回头的当儿,杜金山在豆豆耳边说了句话,然后又一脸微笑地面对王峰。

“营业执照,卫生许可证,税务登记证,有没有?拿出来给我看看,要老……要我说几遍?!”

王峰冲着杜金山和麦云莎大喝,豆豆却在旁边玩弄着手机。

“王哥,大热天的,消消气吧。”

杜金山笑着,让麦云莎递过一只炸鸡来,然后亲手送到王峰面前,笑道,“王哥,你既然来了,我总不会让你空手回去,一只炸鸡,不成敬意,请品尝……”tqR1

啪!

王峰猛一扬手,直接将杜金山手里的这只炸鸡打掉,喝道,“谁是你王哥!拿一只臭鸡来贿赂执法人员,自以为很会办事是吧?!”

那只炸得黄澄澄、香喷喷的炸鸡,不但被打落在地上,而且滚落到了粪水里,已经不堪入目了。

看到这一幕,很多围观群众都变了脸色。

香喷喷的炸鸡,硬是让这位城管变成了臭鸡,这可不只是糟蹋粮食而已!

“好一个执法人员啊!这只炸鸡就算是泥捏的,你也不能这么糟蹋吧?”

杜金山咬着牙,愤愤地说道。

“少废话!我要看的三种执照呢?没有是吧?没有,那就连你的小吃车也收了,你就别心疼那一只臭鸡了!”

王峰粗声粗气的,一副老子想办谁就办谁的架势。

“行啊,你说的这三种执照,咱这边确实没有,你要收咱的小车,咱也不拦。”

杜金山淡淡地说着,突然沉声道,“可是,你刚才把我的炸鸡打掉了,这个怎么算?”

“什么怎么算?你企图向我行贿,这只炸鸡就该打!”王峰大声道。

“呵呵,一只鸡也能行贿?我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儿向你行贿?你说行贿就是行贿?”

杜金山连发三问,倒让王峰为之一怔,一时难以作答。

“少废话!你们啥证也没有,我这个执法者就要扣你的车!给我滚开!”

王峰是蛮横惯了,看到杜金山有些单薄的身板堵在面前,直接就提起他那猪蹄般的胳膊,向杜金山肩上打去。

“呵呵,动手了!金山大大,还手呗!”

这时候,豆豆挺乐呵地说道。

“不急!善恶终有报,天道好轮回。不信抬头看,苍天饶过谁?”

杜金山一边念着这首小偈,右掌突然暴开,啪的一声,手掌直接抓住了王峰的拳头。

“唔?唔!”

王峰那肥肥的拳头使劲发力,整个手竟像被铁箍箍住了似的,既抽不回来,又递不出去。

“乡亲们,大家帮忙评评理,说句公道话!这位城管,他吃着人粮食,却不办人事!我们年轻人做点小买卖不容易,忙一整天,也就挣一只炸鸡的钱,这个城管却直接给打到粪水里,你们说他这是在执法,还是在欺负人?”

杜金山紧紧握着王峰的拳头,同时向群众们大声说道。

“欺负人!这不就是明摆着欺负人么!要是他上司的儿女在这里摆摊,他还会办这种事么?”

“这城管啊,整天闲得没事,不是弄得鸡飞狗跳,就是欺负人,专门欺负庄稼人!”

“又是打人家炸鸡,又是要打人的,这不就是披着城管外衣的恶棍么?”

“还不如恶棍呢!恶棍只吃炸鸡,不打炸鸡,把好好的一只炸鸡打进粪水里,就不怕伤天理,下辈子全家挨饿么?”

围观的这些群众们,也都是有情有性的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说开了,都对王峰这位城管痛加责骂,就差没拿鸡蛋扔他了。

“小子,放开我!你敢攻击执法人员,我看你是想吃牢饭了!”

王峰的拳头被杜金山攥着,疼得整条胳膊都发麻,却怎么也挣不开,只好拿官话威胁。

“攻击你?这才哪到哪,我攻击你还在后头呢!”

杜金山冷笑一声,接着提高嗓门道,“乡亲们,你们说,像这种披着城管外衣的恶棍,该不该打?该不该让他知道,人民群众的尊严不容践踏?”

“该!该!太该了!”

“小伙子,揍他!这种人就是欺软怕硬!”

“这种恶棍就是该揍!事儿如果闹大了,大家帮小伙子说理,就不信一百个群众,还抵不过一个恶棍城管了?”

看到群众们如此激愤,杜金山点点头,大声道,“那好!城管打人的场面很常见,人打城管的场面可很稀罕!大家看好了,我这农民的拳头,是怎么教这恶棍做人的!”

说完这话,杜金山身子向后迅速一撤,同时手上一掀,王峰那胖壮的身躯顿时向下弯了下来。

嘭!

杜金山右脚一记勾踢,狠狠踢在王峰的面部,一脚便踢得他鼻血直流。

“小子,你敢打老子……老子扒你三层皮……”

“这时候了还发狠,确实欠揍!”

杜金山冷笑着,一把将他拎起来,左右双肘连挥,两肘狠狠击在他的头部。

“唔!”

王峰被击得头晕目眩,几乎要歪倒,杜金山右脚连踢。

嘭!嘭!嘭!

三记重脚踢在他的小腹处,接着又是嘭嘭两声响,两记快如闪电的重脚,又狠狠踢在他的面部。

短短一秒之内,杜金山连踢五脚,踢得王峰全身酸软如泥,杜金山再一个华丽的斜脚撂,将王峰那肥猪般的身躯推击出去。

嘭!

王峰重重地落到五米外的粪水地上,发了发力想要起身,却还是躺倒在了粪水地里。

“我靠,金山大大,刚才你那一秒钟内五脚侧踢,不论是角度、姿势还是力道速度,都和《猛龙过江》里李小龙踢罗礼士的那一幕非常神似啊,不只是牛逼啊!”

平头少女豆豆非常兴奋,“我给你录下来啦,快来看看效果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