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军事 > 绝地兵神之藏界风云 > 第958章 崆峒禁地的人影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958章 崆峒禁地的人影

焉素衣听了贺良的话不敢迟疑,带着贺良来到一座房子和一口水井的跟前。

崆峒禁地中的房子,是按照地面上正常的建筑,按比例设计建造,虽然里面也能住人,但是要比真实的房子小很多。房子的斜对面有石制的磨盘。

焉素衣转动三圈碾盘,房门突然一下子打开!

这就是埋藏空城宝藏的地点了!你们跟我来!焉素衣说道。

房门打开,屋里的陈设比较简单却干净整洁,屋子里只能容纳四五个人并不宽敞。

焉素衣坐在紫檀木的床上道,我安排一下分工吧,咱们一共来了20多个人,不可能一下子进来这么多的人,崆峒禁地只有掌门人才能进入,现在是特殊情况。我有一条要求,请大家不要把今天的事情公布于世。这关系到我们崆峒派的秘密,这个要求大家能答应吗?

贺良说的,这是自然,你是崆峒派掌门,理应你来挑选队员。

焉素衣选了贺良,邓文迪,秦虎,和田二,这四个人跟着她继续探险。

姜秋燕焦急的都快哭了,姐姐你把我落下了,我也要去!

傻妹子,我劝你还是别去的好,此去非常凶险,很有可能遇到鬼神,你不是最怕吗?妹妹乖,你就留在上面道友们和你作伴。

我不!我离开你们心就没底儿,要吓死我了!

焉素衣无奈的摇摇头,用眼睛看着贺良。

贺良说道,你就听姐姐的留在这儿,下去太危险了。很有可能经历一场厮杀。

那我也去!生死都和你们在一起!

贺良的心底升腾起一股暖流,他感觉到姜秋燕心底浓浓的爱意,虽然,她为自己的害怕找托词,可明知道下去危险也一定要跟着贺良。

田二说道,哦,你们人够了,我就不去了啊……我最怕鬼魂了,让我这样一个顶尖的科学家下去也起不到什么作用。

田二说完,在脑袋上画着十字架。

邓文迪瞅了瞅田二又看了看姜秋燕,阴阳怪气道,哎呀,不该留的留下了,该留的人家还不干,这就是矛盾吧!

贺良道,既然是在崆峒派,一切就让焉掌门来做决断,你说带谁去谁就去,大家都要无条件服从!

田二见贺良一脸严肃,也不好再说什么。

焉素衣想了想,田二不去就不去吧!科学家手无缚鸡之力什么忙也帮不上,到关键时候还不如姜政委呢!就秋燕,咱们下去!

贺良点头,事不宜迟。

田二长舒了一口气,祝哥哥姐姐们好运啊,我在上面等着捷报!

贺良狠狠的瞪着田二,没出息的东西!还要和我学什么特战呢?贪生怕死!

姜秋燕歪着脖子,就是!一点男子汉气概都没有,难怪没有女人喜欢你……

田二嗔怒的举起拳头,以示抗议。

焉素衣扭了一下八仙桌子上的茶杯,吱呀呀……地面闪开一条裂缝,渐渐的露出了一条通向底部的青石楼梯!

焉素衣拿着桃木剑率先下去,贺良拿着强光手电紧紧的跟着。

田二在洞口观察,道士们议论纷纷,突然,啪的一声,地道口自动的关闭了,恢复了往常的模样!

田二在地面上叹了口气,哎,生死有命,富贵在天了!

道士们说道,这是崆峒派的密宗,咱们不用担心。

贺良仔细打量崆峒秘境,这里别有洞天,越走越宽敞。

原来这是喀斯特地貌形成的,常年由河水冲刷形成的一个天然溶洞。千百年来,经过历代掌门不断的修缮和维护,把这里修建的非常的豪华。

焉素衣脖子上项坠发出微弱的绿光!紧接着他们那一股腥臭的味道!

焉素衣大叫一声,不好,有情况!她唰的一声抽出桃木剑,这把桃木剑混铁凝钢打造而成,只不过剑鞘和剑把是桃木制成,即使这样降魔驱鬼的力道丝毫不减。

一个黑影从,焉素衣的脑袋上突然飘过去。焉素衣猛的用剑一划,扑啦啦,掉下了几根羽毛。

贺良调整好强光手电,在地上捡起几个羽毛,无奈的说道,焉掌门,你也太紧张了吧?洞里好像住着一只大鸟啊!

焉素衣否定道,别胡说!崆峒禁地我来了几次,也没有遇见过这样的一只鸟。

贺良举着几根羽毛递到她面前,你若是不信就看看。

焉素衣也纳闷:好端端的,怎么还有一只猛禽存在呢?

贺良解释道,或许是你们几次来大鸟不在洞中。

焉素衣惊奇,如果这只鸟一直在地下,连觅食都成问题,怎么能活呢?如果这么算,崆峒禁地一定和外界还有单独的联系通道,只不过我们还没发现。

姜秋燕吓得呼吸急促脸色苍白,紧紧的抓住焉素衣,这只大鸟是哪来的呀?

焉素衣并没回答问题,妹妹,你躲到贺良的身后去,他那才安全。

姜秋燕来到贺良身边,贺良轻轻的一笑,推开她的手臂,让邓文迪保护你,我要帮助焉掌门降妖除怪。

姜秋燕气的一甩手,我下来成了你们的累赘了!谁都嫌我碍事儿!

邓文迪奸笑道,姜政委到我这来吧。别看我一条腿是假腿也能保护你。

姜秋燕斜着眼睛说道,我才不要你保护。

焉素衣道,大家多加小心,我这块护身符发光了,说明了地下还是有邪灵存在的,以往来到这的时候护身符没有任何反应。

十几米开外影影焯焯的站着一个人……

素衣,你让我等的好苦啊!

众人一听,头发根儿都竖起来了,这声音也太熟悉了!这不是杜天仇的说话声吗?

焉素衣声音有些颤抖,大师兄,真的是你吗?

是我呀!在师傅金光道长的玉成下,我本想与师妹喜结连理,白头到老,可天不遂人愿啊!我杜天仇死而无怨!只是冷落了师妹对我的一腔情爱!

杜天仇缓缓的向焉素衣走过来。

焉素衣手里的桃木剑在瑟瑟的发抖,她浑身战栗,泪水模糊了眼睛,师兄,我也爱你!没想到你走的这么早。我想让你登上掌门之位,承接师傅金光道长的衣钵的,我一个女人家,何必强出头呢?

贺良感觉杜天仇走路的姿势有些异样,大声的叫道,注意!不要被他迷惑,他不是杜天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