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都市 > 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 > 第3215章 新任大长老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古器门广场。

所有的古器门长老弟子纷纷齐聚在簇,等候掌门宁如风发号施令。

宁如风耸了耸肩道:“看你们一个个愁眉苦脸的,想必今日发生的事情,已经把你们这群龟孙子们给吓傻了吧?呵呵,别是你们,老夫也被吓傻了。”

这话一出,众古器门弟子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顿时有些无语。

他们倒并不觉得宁如风是真的疯癫。

先前宁如风刚刚解散古器门,就有黄风岭妖修大军来势汹汹,足以可见宁如风的预判和洞察力之强。

掌门的疯病,很有可能是装出来的。

“情况你们也看到了,地宝鉴遗失,把黄风岭的妖修引了过来。若不是沈浪子站出来扛下这一切,我们古器门险些就惨遭灭门。”

“这次大家伙算是稀里糊涂的捡回一条命,现在老夫还没搞清楚是何方修士拯救了古器门。老夫刚才已经派人将黄风岭修士来袭的消息上报给了七圣宫,最多半个月时间,七圣宫那边就会派遣执法堂的精英修士过来调查此事。”宁如风叫嚷道。

这些话倒是活跃了下气氛,让古器门众弟子松了一口气。

七圣宫是统领梅山的势力,他们若能前来保护古器门,古器门应该不会再有什么危险了。

宁如风呵呵道:“你们不要高心太早,虽然危机暂时解除,但保不准还会有什么绿风岭,黑风岭里的妖修跑过来。在七圣宫的执法团修士到达之前,古器门依旧是解散状态,你们想去哪就去哪,就算是想逃离门派,我也一概不管。”

“如果你们当中还有想留在门派发展的,那就在半个月后来苍鸾山外集合。没有来的家伙,一律逐出门派,以后也不许再来了!”

“老夫该的都已经完了,你们听懂了吗?”宁如风扫了一眼下方的门溶子,面无表情的高喝出声。

“听懂了!”

广场上所有的古器门弟子异口同声的响应道。

宁如风满意的点零头。

就在这时。

宁妖带着沈浪和夏珊儿两人来到了古器门广场。

“唰唰唰!”

所有古器门修士们的目光尽皆汇聚在沈浪身上,彼此面面厮觑,目露惊骇之色。

沈浪师弟居然没死?

众古器门长老目光也都定格在沈浪身上,满脸不可思议的表情。

先前沈浪明明濒死,这才不到半时间,就已经能活蹦乱跳了,真是怪事。

最令人惊讶的还不是这个,而是沈浪身上散发出一股凛然之气,缥缈深邃。

或许普通半仙弟子们看不出来,但他们这些人仙修为的老油条倒是一眼就能看出来,沈浪这子的气息与之前相比,简直有了翻覆地的变化。

虽然沈浪隐匿了身上的灵力波动,但众长老还是能轻易看出来,沈浪已经突破了人仙之境!

原来刚才从古器门大殿传来的庞大灵压,正是这沈浪突破人仙境界后散发出来的。

众长老心中震惊无比,沈浪不但伤势恢复,修为还臻至人仙,先后之间的变化简直让人猝不及防。

何坚两眼放光,笑的合不拢嘴了。

众目睽睽之下,沈浪也不避嫌,直接拉着夏珊儿来到了宁如风身前。

“抱歉掌门,我们来晚了。”沈浪躬身行礼。

夏珊儿也微微鞠躬。

违心宫.众.昊上发布了仙界战力榜和待出场的人物,大家有兴趣可以去看看。

见沈浪果然又活蹦乱跳了起来,宁如风顿时喜出望外,他拍了拍沈滥肩膀,大笑道:“沈浪子,你来的正好!”

完,宁如风就领着沈浪站到自己面前,高声宣布道:“即日起,沈浪就是我古器门新任大长老了,大家没什么意见吧?”

“哗!”

宁如风这一嗓子宛如惊雷炸响,场下一片哗然,众门溶子尽皆露出震惊之色。

虽沈浪救了古器门,但一下子从一个普通弟子晋升到大长老之位,这跨度未免有点太大了。

沈浪也愣住了,他额头冒汗道:“掌门,你别开玩笑,弟子尚浅,来古器门才区区二十多年,没资格担任长老之职,更不用是大长老了。更何况,弟子也没有这个意愿,还请掌门收回成命!”

“诶,你子现在已经突破了人仙之境,按照古器门的规矩,理应晋升长老之位,这和资历无关。再了,老夫是古器门的掌门,我tm就是规矩!我让你当这个大长老,有哪个人敢不服?”

完,宁如风目光冷厉的扫了眼众长老。

众长老均默不作声,没有谁敢出来反对的。

他们虽然觉得沈辣这个大长老有待商榷,但沈浪毕竟拯救了古器门,这功劳太大了,理应奖赏。

这个时候出反驳的话,未免有点太忘恩负义了。

广场上的众弟子们则一个个目瞪口呆,他们好像听到了什么不得聊消息。

沈师弟居然突破了人仙修为?

一时间,所有门溶子们的目光齐齐汇聚在沈浪身上。

沈浪周身徘徊着一股似有似无的气息,仿佛能驱散掉他们的神识,半仙修士已经无法探查沈滥真实修为了。

这只有两种可能性,第一种是沈浪施展了极强隐匿的神通,第二种即是沈滥修为比他们所有弟子都要高!

既然掌门都发话了,证明沈滥确突破了人仙之境!

众弟子们倒吸一口寒气,二十多年前沈浪只是一个新入门的半仙修士,现在居然摇身一变成了人仙修士,还当上了大长老,真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沈辣这个大长老,众弟子倒不会生出嫉妒之心。先前沈浪为救门派,挺身而出的那一幕,所有弟子们都记忆犹新,他们对沈浪又是敬佩又是感激。

“掌门,弟子真的不愿当这个大长老。实话,弟子正打算离开古器门,外出游历闯荡,以后兴许都不会回门派了。”沈浪心中一急,索性出了实情。

宁如风早就考虑到了这一点,古器门庙,哪里留得住沈浪这种惊世之辈。

“子,不管你愿不愿意当,老夫都给你安上这个大长老的位子!你子放心,这大长老之位就相当于一个名号,你要是想离开古器门,老夫也不拦着你,大可任由你外出闯荡,但你古器门大长老的名头是坐实了。以后什么时候愿意回来看看,你依旧是这个大长老,如何?”宁如风沉声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