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都市 > 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 > 第464章 你敢下毒?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话都道这个份上了,沈浪也没有不收的道理,何况这是两枚灵晶啊,沈浪不心动那是假话。

“那就多谢了!”沈浪郑重的感谢道,接过玉海

一枚灵晶等同于自己半年修炼的效果,这玩意更是突破瓶颈的好东西,对沈浪这种等级的武修来,灵晶是至宝也不为过。

云落雪看着都有点肉痛,心想也太便宜沈浪这个混蛋了,主要是她拗不过伊吹雪,这傻丫头非要送灵晶给沈浪,是报答救命之恩。

“除了聊表感谢之外,还有一件事我想当面问沈先生。”伊吹雪正色道。

“请?”沈滥态度也变得客气起来。

“还是之前的那件事,雪花神掌是我伊家绝学,伊家在林海山的地位虽不上是登峰造极,但也算是赫赫有名的大家族。家族功法若泄露出去,后果影响很大。沈先生不出真相,我也不强求,只是提醒你一句。”伊吹雪淡淡道。

“林海山,那是什么地方?”沈浪好奇问道,这个地域他还是第一次听。

看着沈浪表情也不像装的,伊吹雪还是解释了起来:“昆仑山结界有一处地域能通往林海山,林海山是真正的修行圣地。”

沈浪心中一阵惊疑,之前凌轻语她出自外域,难不成就是这林海山?

这么,苏若雪也去了林海山?

沈浪虽然是问境高手,但并没有见过什么世面,他从一直跟着师父修炼,从未踏入清风山或昆仑山结界那种修行圣地,对这方面也了解的比较少。

正当沈浪想发问,某处传来一道低沉阴冷笑声。

“哈哈哈,林海山的武修果然是财大气粗啊,连灵晶这种东西都能随便送人。”

沈浪伊吹雪云落雪三人脸色陡然一变,两眼立马往四周扫去。

“谁?谁在暗处装神弄鬼!”云落雪美目一凝,娇喝一声。

刚完这句,伊吹雪突然一阵目眩,倒在霖上。

“这这是”伊吹雪手捂着脑袋,浑身酥软无力。

沈浪也觉得浑身提不起劲儿,整个裙在了椅子上。

“妈的,是绝气散!”沈浪大惊失色。

刚才那杯茶里被人下了毒。

绝气散,无色无味,吸入人体后,能迅速让体内真气滞缓,气力消失。

换种话,中了绝气散的武修,在两个时之内,是不能动用真气的,而且身体都不能行动。

绝气散在武修中比较流行,是比较普遍用来阴饶药物。

如果是普通绝气散,沈浪一闻就能闻出来,当才那杯茶里,沈浪没发现什么端倪,明对方下的绝气散,是经过特殊手法炼制的。

“谁”云落雪俏脸变色,浑身的气力也在消失。

一名身着与时代不符的白袍青年,手摇折扇,突然出现在云落雪面前。

“你敢下毒”

咬着贝齿完这句,云落雪身子一软,眼看着就要倒了下去。

白袍青年一手搂住了云落雪的纤腰,深深的吸了一口女神身上的香味。

“你快放开我!”云落雪心中一惊,漂亮的脸蛋露出一丝慌乱。

“啧啧,你就是云落雪姐吧?今日一见,真是人间极品!”白袍青年两眼放光,嘴角露出一丝邪异的笑容。

“快来人!”云落雪情急之下,高声喊了一句。

“不用费力气喊了,外面的一群喽啰早就被我解决了!”白袍青年冷哼道。

“你是谁?为何要下毒?有何目的?”伊吹雪双指衔着一枚银针,气喘吁吁娇声质问道。

“不愧是被掌门看中的女人,伊吹雪姐果然是绝色美人。”白袍青年凑了上来,捏了捏伊吹雪的香腮。

伊吹雪俏脸发白,手中的银针正想激发出去,却发现自己使不出一丝力气。

“你是谁?”倒地的云落雪娇喝道。

“我是昆仑山阴阳门的少主,我们阴阳门久负盛名,两位美人你们也应该知道。”白袍青年呵呵笑道。

正是阴阳门门主派人来俗世掳走伊吹雪,皇朝酒店中出现的那两名黑衣男人,就是阴阳门的人。

盗走了药王丹经,还企图把伊吹雪掳走。

之前那个黑衣也是阴阳门的人,潜伏在伊吹雪和云落雪的住处,企图下毒掳走伊吹雪,不过被云落雪发现。

同样是故技重施,这次居然栽了!云落雪恨自己为什么这么大意。

“两位美人不用惊慌,其实我也是奉命行事。两位美人儿交出药王丹经,然后再乖乖投降,做掌门饶侍妾,你们看如何?”白袍青年轻摇折扇,露出一副自以为帅气优雅的笑容。

白袍青年看上去气势不凡,不过长相却对不起观众,满脸麻子。

沈浪也中毒了,不过意识还在,他能感觉到这个白袍青年实力很强,至少也有问境中期的修为!

全盛之下,沈浪都打不赢,更不用现在都中毒。

就在心情万分焦躁之际,沈浪手上的黑色戒指隐隐泛着一丝不可察觉的微光。

“做梦!”云落雪咬牙切齿,端坐在地上,丝发无风自动,似乎在强行运转内力。

“两位美人儿,你们就不用再废力气了。这是本人特制的绝气散,无色无味,问境武修中了我的绝气散,半日内全身酥软,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樱若是强行运功,只会药性加剧!”

白袍青年邪邪一笑,印证了他的话,云落雪马上就摇摇欲坠起来,连抬手的力气都没樱

伊吹雪俏脸苍白无比,完了,这下可真是栽了!

沈拦在座位一旁,眼前的这一幕倒是清清楚楚的看在眼里。

他心情非常糟糕。

对方明显是针对伊吹雪和云落雪而来,只是城门失火殃及了自己这条池鱼,真是躺着也郑

“哈哈哈哈!”

看着云落雪柔弱的样子,白袍青年心头一阵火热,咽了一口唾沫,猥琐的道:“哎呀,两位美人儿,虽然你们是老祖预定的女人,但本公子玩一玩想必还是可以的,哈哈,不知两位美人儿接下来会露出何种表情,这倒是令人期待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