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都市 > 仙武帝尊 > 第两千三百八十四章 羽化护道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两千三百八十四章 羽化护道

轰!砰!轰!

混乱的大楚,轰鸣笼暮,暗黑的天地,嗡隆动荡。

杀!

狰狞的嘶吼,残暴嗜血,更多的洪荒人,杀上了南楚城墙,纵横东西的雄关上,堆满了尸骨,被洗的血淋淋的。

战!

诸天的抗争,极为顽强,前仆后继,血战洪荒。

北方战火连天,硝烟汹涌。

而南楚边荒,叶辰也在战,斗的并非洪荒,而是该死的诛仙剑,它神出鬼没,总在毫无征兆下杀出,招招皆绝杀。

这一幕,看的冥界两大至尊,都神色冰冷了。

如今是什么时候,诸天与洪荒决战之时,为给叶辰争取悟道的时间,整个诸天都在战,死守城墙,寸土不让,所争来的时间,每一分每一秒,都载着苍生的血骨,何其的珍贵。

偏偏,诛仙剑不给机会,在这个节骨眼上捣乱。

有它在,叶辰怎能安心悟道,非但不能,还的时刻担忧被绝杀,没有悟道的时间,那进阶准帝的机会,将更渺茫。

磅!

两至尊看时,诛仙剑又被斩翻,继而,瞬身不见。

铮!

叶辰手提的道剑,铮鸣而动,有鲜血淌流,乃他之荒古圣血,肩头上被诛仙剑斩出了一道血壑,璨璨金血刺目。

他并无言语,可双目血红,冰冷彻骨的杀机,致使这片天地,都寸寸结了寒冰,无法悟道,会丢了苍生的希望。

蓦然间,他抬了眸,望向了北方。

南楚边荒距南楚城墙,不知多少万里,可他却能清晰望见,望见那一道道血色的背影,有他的妻儿、兄弟、先辈和战友,皆在浴血奋战,每一人葬灭,他的心,便猛地疼一下。

铮!

一瞬的恍惚,诛仙剑又显,自他身后刺来,堪称一剑绝灭,七彩的仙芒虽绚丽,却冰冷无比,定要斩了这尊圣体。

未等叶辰动身,便见其身后,有一道似隐若现的仙影显化,翻手一掌,崩天灭地,刺来的诛仙剑,被一掌掀飞。

“羽化仙王。”已回身的叶辰,父母望见的便是一道背影,虽不见其尊荣,但却知是谁,可不正是羽化仙王吗?单名一字清,万古前,亦是东华女帝的爱慕者,帝荒的情敌。

叶辰怔了一下,未想到羽化仙王会来。

“安心悟道。”羽化仙王淡道,无喜无忧,就那般背对叶辰,背影萧瑟沧桑,古老而遥远,他白衣白发,真就是一尊谪仙,无愧仙王之名,屹立于岁月长河上,苍老了时光。

“谢前辈护道。”叶辰拱手一礼,忙慌盘膝坐下。

仅一瞬,他便遁入了悟道状态,越是紧急,他便越发冷静,无太多时间踌躇,只能加紧悟道,不能辜负苍生重托。

峻峭的山巅,因他的盘坐,陷入平静。

羽化仙王如立世丰碑,翩然而立,叶辰悟道,他则护道。

绕到其身前,看其尊荣,青年的模样,却难掩内在的老态,浑身上下,都蒙着岁月灰尘,拂也拂不尽,不属这个时代,早已该葬灭,逆天存活,便是顶着岁月,逆天而行。

如他这等人,诸天万域何其多,如大楚皇者、如帝尊神将、如四大剑修,哪个不是古老人,无尽的尘封,不止是道的沉淀,更是岁月的蹉跎,在麻木中,浑浑噩噩的活着。

微风轻拂,仙王的嘴角,流溢了鲜血。

没错,他有暗伤在身,先前的诸神之战,他亦是其中一个,只不过世人未曾看到,葬身他手中的洪荒准帝,不下几百尊,杀的洪荒闻风丧胆,不知多少洪荒强者,铩羽而归。

因他的护道,再未见诛仙剑。

诛仙剑之灵智,更甚众极道帝兵,怎不知羽化仙王的强大,有他在此护道,它无丝毫的机会,虽未再攻,却一直在。

仙王神色淡漠,如石刻的雕像,一动不动,更是目不斜视,或者说,是目空一切,不惧诛仙剑,却时刻盯着诛仙剑。

不知何时,才见他抬眸,望向了缥缈虚无。

他的眸,才多了一抹复杂色,似能望到界冥山。

如他这般,帝荒也在看。

隔着人冥两界,一尊大成圣体,一尊羽化仙王,目光似有交错,皆不属这个时代,皆爱着一个名为月殇的女子。

无尽岁月后,他二人都还在,可东华女帝,却早已葬灭了,延续万古的情缘,也随着那女子的消散,仅留记忆。

蓦然间,羽化仙王抬了手,朝着东方拍了一掌。

磅!

伴着这等声响,欲要再偷袭的诛仙剑,被羽化仙王一掌逼出,它倒是逃的快,未等仙王第二掌,便有遁的不见踪影。

至此,仙王才看向叶辰,如看帝荒,神色也复杂。

他与帝荒乃情敌,贼不喜欢圣体,如今,却为了某种希望,守在了这尊小圣体身侧,为他护道,为他抵挡诛仙剑。

别说,有他护道,叶辰毫无后顾之忧,游走于冥冥中的诛仙剑,也老实不少,并不在巅峰状态,哪敢硬钢羽化仙王。

叶辰悟道,静立的仙王,则化出了一道分身,嗯,准确说,是一尊道身,踏出了峰巅,三两步之下,消失不见。

他之道身,去了北方,在血色的城墙上,很精确的寻到了紫萱,当是护佑她,虽非真的东华女帝,但毕竟是残魂。

这是一种执念,羽化仙王独有的执念,纵东华女帝早不在,也会守护她的残魂,以此,来延续万古前遗憾的情缘。

“多谢。”紫萱轻语,贝齿轻咬,东华女帝的残魂,自有女帝残存的记忆,对羽化仙王,有着一种莫名的愧疚,可她,也如东华女帝那般,爱的还是帝荒,自始至终皆这般。

仙王道身不语,手提仙剑,斩出了一条银河,扑来的一尊洪荒准帝,连神躯带元神,一并寂灭,真真的一剑绝杀。

当即收了思绪,紫萱开了禁法,攻向一尊洪荒强者。

仙王道身如影随形,不离她左右,不为苍生,只为护她。

他虽为道身,却有本尊战力。

女帝的残魂,虽为大圣境,却能斩准帝。

两人一左一右,已成亮丽风景。

如这等风景,城墙上比比皆是,风景是亮丽,却染着血色,苍生的执念,便是守护这片大好山河,守住的大楚,便是守住了诸天,无人惧战,纵知飞蛾扑火,还是前仆后继。

“攻,给吾攻。”

“后退者,死。”

城外,洪荒众族皇嘶嚎,立身大军中,站在玉辇上,疯狂挥动杀剑,眸子猩红,咬牙切齿,只因攻上南楚城墙的洪荒大军,又有被打退的架势,兵力绝对压制,愣拿不下城墙。

“真看不惯那号的。”城墙东侧,六神将花倾落瞥了一眼城外,每见洪荒族皇叫嚣,都忍不住杀出去,灭了他丫的。

“当年该劝帝尊,踏平洪荒。”第四神将北林无奈摇头。

“后悔无用,杀便好。”五神将冷哼,手提神剑一路攻杀,所过之处,皆尸骨成山,血流成河,仙武帝尊座下攻伐最强,并非闹着玩儿,杀上城墙的洪荒人,远远见之便远遁而走,那是一尊盖世的狠人,道行不到家,最好别去找刺激。

比他更猛的乃帝萱,并无言语,出手皆帝道仙法,城墙上的几尊绝代女王,她便是其中一个,看的帝姬,都为之侧目,第一神将葬灭了,她补上了神将孔雀,比天清还更可怕。

“叶辰,或许便是帝尊的轮回身。”

正杀间,天玖微微一笑,一语传遍了众神将。

此话,听的众神将集体侧目。

天玖只顾攻杀,对众神将希冀的目光,只回了一个笑容。

但,就是这个笑容,使得众神将希冀的眸,集体绽了璨璨神光,知那笑容代表的寓意,并非玩笑那般的简单。

尤属帝萱,那双冰彻侧美眸,盈了水雾,映着血色的幽光,凝结成了霜,昏暗的天,于她眼中,多了耀眼的光明。

战!

天玖一语,着实振奋人心,一时间,众位神将皆来了精神,多显老态的他们,一瞬年轻了许多,连攻伐,都霸道不少,攻上城墙的洪荒人,连脚跟都未站稳,便成片的被诛灭。

战!

神将们大展神威,诸天修士更热血沸腾,一个个舍生忘死,一股无敌的战意,汹涌在世人心中,战力集体攀升。

噗!噗!噗!

血色的城墙,下起了瓢泼大雨,皆猩红的血雨,有诸天的,也有洪荒人的,将南楚城墙一次次洗刷,血淋淋的。

这一日,又是血色的一日。

待夜幕降临,这场惨烈大战,才暂时落下帷幕,洪荒又被击退,狼狈逃下城墙,各族皇的命令,已成一个笑话。

笑话,能不笑话吗?洪荒联盟,如此庞大的战力,如此可怕的兵力,皆绝对碾压诸天,猛攻一日,竟还是未拿下。

“再不退,真撑不住了。”一方城墙,诛天帝子咳了鲜血,步伐踉踉跄跄,手提的仙剑,多有豁口,更鲜血淌流。

如他这般,众帝子也好不到哪去,帝道的传承,自不辱父帝威名,哪一个不是以一挡百,打出了帝子的赫赫威名。

“幸亏小爷多准备了一根。”小猿皇那厮一边咳血一边骂,手中的乌金铁棍已断裂,随意扔了,又取了一根乌金铁棍,杀到了疯狂,一阵乱抡,本命铁棍,都被抡的炸开。

“还是老子战斧硬。”夔牛说着,往嘴里塞了一把丹药。

做老大的,还是很照顾小弟的,完事儿,也给小猿皇塞了一把,连身侧的萧辰,自也不忘,都都是拜把子的兄弟。

南天门山,也是血淋一片,堆满了尸身。

众女都还在,各有伤势,战力弱的如玄女和洛曦,伤的最重,楚萱楚灵等人,并不吝啬丹药,竭力为二人疗伤。

形态最惨的,还是唐三少。

那小黑胖子,不是一般的坚挺,也不是一般的上道,此一战,他开了不止一次血继限界,与叶灵和大地之子并肩作战,不死不伤的状态,堪称肉盾,三人配合默契,他在前做盾,叶灵和大地之子专管输出,巅峰大圣来了,也铩羽而归。

“你,比我强。”大地之子淡道,不吝啬丹药,一颗颗融入唐三少体内,此刻的唐三少,已不在血继限界状态,伤的颇重,至此刻,口中还涌血不断,浑身血壑,触目惊心。

大地之子的话,并非奉承,乃大实话。

细数这个时代,如他们这辈人,能打的不少,但真正可怕的,也就那么四五个,而开血继限界的唐三少,稳坐第一毋庸置疑,大地之子不行,天谴之体和圣灵之体,一样不行。

对于大地之子,唐三少没啥好说的,就眼巴巴的看着叶灵,笑的乐呵呵的,“此战之后,让我睡一晚的呗!”

啪!

话落,便闻把掌声,圣体的宝贝女儿,一掌的力道绝对够分量,小黑胖子那张胖乎乎的黑脸,直接被打歪了。

“再嘴贱,掐死你。”叶灵恨恨道,从来只有她捉弄别人,可在小黑胖子这,却三天两头的被调.戏,自是火大。

唐三少老实了,埋着头,只顾抹鼻血。

“这的确是个人才。”城墙上,小灵娃意味深长道。

若说最有意思的,还是这小东西,明明是霸王龙,却偏偏用小人儿的形态,、速度贼快,也不杀人,每逢见洪荒强者冲上来,他都会朝人裤.裆里踹一脚,完事儿,再放个大招。

对此,霸王龙皇脸色极黑,霸王龙族的威名,从来都是以强打强,他这宝贝儿子倒好,专搞偷袭,还特别没节操。

“快快快,速度补上。”伏崖立身炮楼上,对城内招呼着,战死的人太多,需后续力量补上,俗称诸天常备军。

无需他说,诸天修士已涌上城墙,各自寻位置镇守。

“这辈子,真没白活。”诛仙镇来的天罡杨玄,望着城外,唏嘘不已,经历了天魔入侵,又来洪荒作乱,真见多了大场面,这些个,凡人界可看不见,着实开了大眼界。

“一样,不枉此生。”上官玖一笑,还拎着他的紫金神刀,不再是凡人界的乱世刀狂,而是一名真正的修士。

比起他二人,凌风依旧沉默,手握仙剑,静望城外。

他的到来,惹得剑神、酒剑仙、剑尊和九剑散人集体侧眸,四大巅峰剑修,皆望着他,眉宇微皱,神色诧异,并非因凌风有多强,而他对剑之道的参悟,超乎他们的预料。

“若他年,诸天有第五大剑修,必是他。”剑非道微笑。

剑尊、九剑散人和酒剑仙,也齐齐收眸,诸天剑神看的出,他们自也看得出,剑之道的境界,不在修为,在道的参悟。

“攻,给吾攻。”城外洪荒族皇的暴喝,蓦的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