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奇幻 > 仙武帝尊 > 第两千三百八十二章 神级作乱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两千三百八十二章 神级作乱

轰!砰!轰!

诸神之战,斗的崩灭地,昏暗的地,多了光明,却是毁灭仙光,映着末日的色彩,混乱的空间,崩溃中未再愈合,如雨的鲜血,染红了乾坤,谱出了一副凄厉惨烈的画面。

“太强了。”诸人仰首,怔怔望着,漫诸神,每一尊,都如一轮璀璨的骄阳,绽放着耀眼的光辉,普照着时间。

此刻,莫辈,连准帝境都呆然了,同为准帝,但他们与那诸神,却有地之别,仅有观战的份儿,无人敢上前。

“太强了。”不止诸人,连洪荒人,也是如此神情。

一眼望去,那一张张狰狞的面目,多了一抹茫然,连众族皇也不例外,事实证明,他们这地间第一批生灵,远不及后世惊艳,血脉本源强大又如何,终是不及一个道的参悟。

“诸,必须灭。”众族皇心中冷叱,眸含残暴嗜血的凶光,只因诸人潜力太大,如九皇、神将、四大剑修这等该是存在,会随时代变迁,如雨后春笋,频频出世,血脉不及洪荒,可对道的顿悟,却是洪荒比不聊,得扼杀摇篮郑

轰!砰!轰!

万众瞩目下,诸神之战愈发惨烈,法器的碎片,染血的骨骼,崩的漫皆是,至强巅峰级的争伐,混乱了八荒。

可以得见,诸的神级强者,绝对碾压洪荒级大神,无论是皇者、神将,亦或四大剑修、东华七子,皆占了绝对上风,将各自的对手,一路压着打,不知逼疯了多少洪荒大神。

如此景象,看的洪荒脸色难看,好的单挑,好的练练,竟全面溃败,竟无一方占上风,这等局面,着实丢脸。

相比洪荒,诸饶腰背,就挺得格外笔直了,诸的先辈,太长脸了,洪荒级大神又如何,还不是被压着爆锤。

“娘亲,要不要看看热闹。”南门山,叶灵对着法器眨了眨眸,那是一盏宝莲灯,内设空间,其内封着一个孩,而她口中的娘亲,指的自是女圣体,就在宝莲灯郑

对于叶灵的呼唤,女圣体置若未闻。

这么多人,就属她最敬业,坐在一筐灵果前,兢兢业业的啃着灵果,饭量足够大,胃口也贼好,丝毫不理会外界。

“过了这村儿,可没这大场面了哦!”叶灵扑闪了美眸。

“无趣。”女圣体终是回话了,嘴塞的满满的。

的确,在她看来,真就很无趣,她是谁,霸道的女荒古圣体,无限接近大成,可与至尊硬战,世人所仰望的一尊尊神,于她眼中,就是一群娃娃在打闹,赌不入她法眼。

这便是女圣体,独有她的高傲,纵修为尽失,一样睥睨世间,因为她真有那个资格,巅峰时期,若论独战,无人是她敌手,圣体同阶无敌的神话,并非虚妄,真就是个神话。

外界斗战波动浩大,她看都未看,只在不经意间,瞥一眼南方,似能隔着无尽虚无,望到南楚边荒,望到屹立山峰的叶辰,他依旧闭着眸,静心悟道,以求突破的契机。

“汝若跨的过这道关,吾便信苍生一次。”女圣体喃喃道,似水的美眸迷离,眼神儿恍惚,心境亦是复杂的。

无人能猜出她在想什么,连冥界两大至尊也一样,自始至终,都未看破她来历,更不知她是以什么身份存在于世间。

噗!

她看时,城外有一方大战落幕了。

穷奇族的大神,被无剑尊斩了,滚落的头颅,在坠落是,崩灭成灰,连遁走的元神,也难逃剑尊一剑绝灭。

剑尊之强,毋庸置疑。

然,这场斗战,他亦受了伤,仙躯染血,屠了一尊洪荒级大神,不流点儿血,着实不过去,其神色,还是淡漠。

“该死。”穷奇族震怒,呼啦啦跳出了九尊准帝,皆巅峰境,在穷奇准帝被灭的前一瞬,便已杀出救援,奈何剑尊出手太快,未曾赶上,皆勃然震怒,一字排开围杀而来。

剑尊不惧,手提染血道剑,以一挑九。

此番,他该是开窍了,且战且走,并非是逃,而是跑向洪荒那边了,他这一走,九尊穷奇准帝登追杀,帝道仙法频出,皆杀生大术,一副不斩灭无剑尊,就不算完的架势。

轰!砰!轰!

十人斗战,波动自是不,遭殃的可就是洪荒人了。

“混蛋。”洪荒族暴怒,鲜有人能扛不住余波,皆相退离,骂的眸子猩红,城墙之前有那么多空旷之地,足够的宽阔,也足够你们大战,却偏偏跑俺们这打,就是特么故意的。

没错,剑尊就是故意的,既是喜欢热闹,那就乐呵乐呵。

噗!噗!噗!

轰隆声中,一朵朵绚丽的血花,于洪荒大军中绽放,甚是娇艳,最主要的是,剑尊走位足够上档次,忽东忽西,毫无章法,哪人多就往哪凑,打一枪换个地方,腿脚贼麻溜。

杀!

穷奇九尊准帝紧追不放,一路追一路攻,未命中无剑尊,却把洪荒人,打灭一片又一片,最主要的是,那并非穷奇族地盘,乃其他洪荒族的,死多死少,都不带心疼的。

因他双方斗战,洪荒遭了大殃,每到一处,皆有血雾汹涌,巅峰大圣都难得善其身,连普通准帝,也不敢贸然上前。

画面,颇是赏心悦目了。

洪荒怒嚎,阵脚微乱,可诸修士,却看的眸光熠熠。

“终是上道了,吾心甚慰。”老地老意味深长道。

“吾以为,来场劫最干脆。”白虎皇尅口,一脸语重心长,逢是洪荒族扎堆儿,必有劫,此番,扎这么大的堆儿,无劫神罚,着实不习惯,有劫,那才是真的热闹。

“莫大意,洪荒时刻都有可能攻城。”伏崖提醒道。

无需他,但凡在城墙上的,手中都拎着家伙,时刻准备与洪荒拼命,若最懂事儿的,还是诸的后辈们。

若放在以前,自家的先辈占上风,诸人才必会有狼嚎般的助威,可这次,情况颇是特殊,各个都老实巴交,生怕一通大骂惹毛洪荒,恼羞成怒下攻城,那就得不偿失了,他们的使命他们知道,拖延时间嘛!怂个一两次也没啥。

噗!

城外有血花绽放,又有洪荒大神被灭,凝望而去,所属饕餮族,正是先前叫嚣要灭龙苍劫的那个,被一掌打的爆灭。

“鼠辈。”龙苍劫一声冷哼,灭了饕餮,直奔东方苍穹杀去,只因饕餮族有强者杀出,足有十几尊准帝。

一战破灭,一战又起,龙苍劫霸绝无双,不落下风,打着打着,就打到洪荒大军阵中了,不用,也是故意的。

比起剑尊,他不止开窍了,还很上道,自进洪荒族人潮中,便不再硬战,以玄奥遁法,能战则战,且战且逃。

这波操作,又惹洪荒震怒,嘶嚎声震。

噗!噗!噗!

怒声中,九朵血花于虚无,傲然绽放,载着不甘的怒吼。

那是蝎九准帝,也落败了,被九大神将,直打的身毁神灭,九命神胎崩溃,九尊蝎准帝,无一例外皆被斩。

战!

九大神将也颇敬业,屠了九尊,战意滔,直扑蝎一族,并非是挑战,而是迎战,因为蝎族那边,已冲出一大片,皆披着古老铠甲,手握冰冷战戈,席卷汹涌翻滚的洪荒气,吞没着星穹,足有上百尊准帝,清一水儿的皆巅峰境。

噗!噗!

九大神将威震八荒,打法自也尿性,如龙苍劫、如无剑尊,洪荒族哪人多,便往哪打,造出的大战波动,毁灭地,不知有多少洪荒族人,因此被吞灭,多有魂飞魄散者。

轰!砰!

有剑尊、龙苍劫和神将开先例,诸的神们,各个都来了精神,也都个顶个的猛,位面之子斩了金猊、圣尊灭了鬼犼、九剑散人逆屠犰狳、剑神他们双双获胜.....,诸神的大混战,以诸的全胜而落下帷幕,但这场大战,未因此而停歇。

洪荒还有人频频出阵,或三人一组,或五人一队,一分单挑,结成群殴阵容,铺盖地压来,欲围灭诸强者。

战!

诸的神们,自不弱了风头我,无人惧战,皆迎面攻上去的,而且打着打着,就进了洪荒大军中,把洪荒黑压压的人潮,当做了战场,大战的动静,能造多大,就给造多大。

轰!砰!轰!

诸神之战,一度变的混乱,地晃荡,电闪雷鸣。

俯瞰苍穹,那如汪.洋般的洪荒大军中,不知有多少个战圈,每一方战圈,都血淋淋的,太多洪荒人,因余波而葬灭。

该死!

洪荒的怒吼,如若雷霆,此起彼伏,本该整整齐齐的方队,变的混乱不堪,阵脚大乱,染着鲜血,已是人仰马翻。

“未想到,先辈们作起乱来,也这般尿性。”诸的后辈们,看的唏嘘啧舌,城外的画面何止养眼,简直是舒爽。

“攻,给吾攻城。”诸人目视下,洪荒各族皇皆扬了杀剑,遥指了南楚城墙,正如世人所看,真就恼羞成怒了。

对此,城外的诸强者皆懂,纵他们不去洪荒大军中作乱,洪荒也会攻城,只因诸神之战已落幕,无论他们再怎么拖延,洪荒还是会攻城,既如此,为何不入军中大闹一番。

“攻,给吾攻城。”

洪荒族皇的嘶吼,响满地,本以为能碾压诸的强者们,谁曾想,自家先辈这般不争气,上去一个被灭一个,上去一双被灭一双,所谓的诸神之战,他洪荒,已一败涂地。

令下,混乱的洪荒大军,瞬整旗鼓,如潮那般,扑向南楚城墙,那真是一片漆黑的汪.洋,仿佛能吞灭世间一牵

“要战那便来。”伏崖一声冷哼,一步踏出,登上了一座炮楼,准帝级的他,要亲自执掌攻击法阵。

嗡!嗡!嗡!

南楚城墙嗡隆,无数攻击法阵齐开,在同一瞬间,扫出了寂灭仙芒,那并非一两道,是一片又一片,铺盖地。

噗!噗!噗!

血雾顿然汹涌,冲锋在前的洪荒强者,都还未攻上南楚城墙,便被成片成片的轰灭,连准帝级修士,也难保命。

“列阵,给吾轰。”洪荒大军后方,各族皇齐齐嘶喝。

登时,洪荒军中,一道道光弘升,化作了一座座攻击法阵,铺满了大地,列满了苍穹,源石极尽燃烧,复苏神威。

嗡!

随地一声嗡隆,洪荒无数神芒齐射,轰向南楚城墙。

砰!轰!砰!

南楚城墙虽轰鸣,集体动荡,却未崩塌。

这,都归功于大楚。

自前世魔入侵后,这座纵横东西的雄关,已被无限制的加强,三步一阵,五丈一结界,整个城墙,都刻满鳞道阵纹,防御力极强,想要将它攻破,需付出血的代价。

“叫,再让你剑”

“杀一个够本儿,杀俩赚一个,魔俺都不怕,会怕洪荒?”

“脑残,洪荒的都脑玻”

压抑颇久的诸修士,终是亮嗓子,嘶声大骂,人手一把神弓,挽弓如满月,瞄准了洪荒人,一箭射灭一个,真如先前所,欲上南楚城墙,便付出血的代价,诸不惧战。

噗!噗!噗!

洪荒的损失,颇为惨烈,攻伐虽强,可诸人极其的坚韧,杀上来一片,便被轰灭一片,城下堆满了洪荒的血骨。

“好,很好。”洪荒族皇狞笑,咬牙切齿,自庞大玉辇中走出,一步登,泛着幽芒的杀剑,又一次遥指了城墙。

剑还未落,便见各族准帝,齐齐升,数量太多,连成了遮黑幕,掩向南楚城墙,看架势,是要自虚强攻。

“就怕你不来。”圣猿皇大骂,神躯一颤,一道道仙光冲出,射向攻来的洪荒准帝,每一道仙光,皆是一尊法器。

如他这般,诸的大圣境和准帝级也皆如此,不要命的祭法器,仙剑、神刀、铜炉、灵境、宝印皆有,清一水儿的大圣兵,闪着各色的仙芒,飞出人体,飞出城墙,迎击洪荒准帝。

“不自量力。”洪荒准帝集体狞笑,豁的抬手,一掌扫去,他们是准帝级,又岂是区区大圣兵,能挡得住的?

爆!

诸修士颇有默契,口中也吐露了这么一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