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都市 > 仙武帝尊 > 第两千三百七十九章 大楚结界破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两千三百七十九章 大楚结界破

“轰,给吾轰。”

浩瀚星空,这等暴喝声,震颤星域。

遥望而去,洪荒大军如汪.洋,黑压压一片,遮了璀璨星光,将诸天门,围的水泄不通。

比起洪荒,大楚的便如一叶飘零,闪烁着微弱的光,时刻都可能被洪荒吞灭。

轰隆声愈发响亮,昭示着洪荒的攻击,更加猛烈。

大楚结界嗡颤,时刻都有破裂的可能。

远方,一颗死寂的星辰上,五道身影俨然而立,皆身穿古老道袍,静静望着大楚方向,眉头紧皱,脸色亦难看。

那是禁区五大天王,也已归位,也早已来了这颗古星,静静观战。

“大楚防御虽强,也挡洪荒攻伐。”忘川天王悠悠道。

“这还是借了他们十尊帝器,不然,早已被攻破。”黄泉天王叹道。

“过了应劫厄难,却有更大的厄难。”冥土天王无奈的摇头。

“该死的诛仙剑,真好大的神通。”炼狱天王冷哼,是个暴脾气,古老深邃的眸,寒芒四射,杀机太狠,致使四方星空,都寸寸结了寒冰,这股杀机,是对诛仙剑,也是对洪荒。

天虚天王不语,眸中难掩无奈。

自归位的那一瞬,便知这场战火,禁区参与不得.

或者说,这场战火,来的太不是时候,禁区纵有心相助,也没那份心力,十尊帝器,已是禁区所能援助的最大极限,能否扛住洪荒攻伐,还需要诸天自己,他们无能为力。

哎!

随着一声叹息,五人齐齐转了身,踏着虚无,渐行渐远。

可以得见,在归途中,五人都在不经意间,望了一眼虚无,似是能透过人冥两界,望到界冥山,望见峰巅的两大至尊。

轰!砰!轰!

大楚的轰隆,并未因他五人离去而停歇,反而更甚雷霆轰鸣,震颤着大楚山河,动荡着乾坤阴阳。

诸天的修士,已无言语,各司其职,镇守在各个疆域。

南天门山,叶辰的妻子们,还是一道亮丽风景,自始至终,都未曾回归眸,只披风烈烈,自上城墙的那一日,便没打算下去,身为妻子,独有一份决然,要为丈夫,撑起那道防御。

如她们这般,城墙上的修士也如此,一个个巍然而立,时刻准备应劫攻入的洪荒族,无人惧怕,也无人惧战。

“求求你,归顺他。”

城墙一侧,身披战衣的念薇,埋首低眸,满眼希冀的望着丹海,望着紫色的太初神火,她的语气,充满了哀求。

然,太初神火油盐不进,虽认了念薇为主,却不怎么听她的话,或许,高傲的火焰,还未真正认她为主,它心系的还是以前的主人,之所以念薇,也正是那古老的渊源。

“当真见死不救?”异象委婉的念薇,一起变了,多了一抹冷叱。

可惜,回应她的并非太初神火,而是一道凌天雷电。

没错,这片天地的结界,被轰出了裂缝,裂缝虽只两三丈长,却有极道帝威窜入,化作了寂灭雷电,凌霄倾泻。

念薇色变,瞬身后遁。

奈何,那道雷电太快,而且似有灵性,仿佛盯着她那般,直奔她劈了过去,携有可怕帝威,快到极致。

电光火石间,太初神火一涌而出,化作了一面火焰盾牌。

磅!

金属碰撞声顿起,可怕的雷电,未能劈开盾牌,只在盾牌上,擦出了雪亮火花。

不过,太初神火也不好受,萦绕的紫色神光,暗淡了不少,蔫不拉几的,溜烟儿又窜回了念薇的丹海。

“女娃,闪开。”

诸天的准帝,已自四方围来,合力祭了法阵,补上了那道裂缝。

轰!砰!

方才补上这道裂缝,他方又有裂缝显化,每一道裂缝,都有雷电倾泻,身在齐下的人,底蕴薄弱者,稍有不慎便会被劈的灰飞烟灭。

“速速补裂缝。”

这等嘶吼声,各方皆有,响满大楚。

大楚结界在削弱,更多裂缝被轰出,南北楚、各大域皆不例外,窜入的帝道杀机,毁天灭地,化作的一道道雷电,连接天与地,肆虐在天地间。

这一日,又是厄难的一日。

因裂缝频现,不知多少人葬身,亦不知多少阵脚崩坏。

幸好,诸天修士够顽强,硬生生的撑过了。

比起北方的轰隆,南楚的边荒,却宁静一片。

山峰上,叶辰惨白的脸色,又显红润,傻傻坐在那里,静静发呆,前一次强行进阶,反噬太可怕,此番是真变老实了,再不敢妄自菲薄,若再来几次反噬,他也不用悟道,会身毁神灭。

大楚第十皇,天赋不低,却也需要垫脚石。

夜幕,又于悄然间降临。

沉默的他,又一次进了悟道状态。

而洪荒的轰击,可不管白天黑夜,他们才是真的有毅力,日夜不停歇的轰击,对大楚的防御,都有了一种想骂娘的冲动,着实小看了诸天门,比幽冥大陆,强悍了太多。

强悍归强悍,那也得轰,无非多耗些时间罢了。

因他们的毅力,无休止的轰击,一次次淹没大楚。

轰隆声,如丧钟,为诸天而敲。

苍生的嘶吼,却如葬歌,提前吟唱,祭奠着战死的英魂。

这一夜,厄难不断,被轰出的不止是裂缝了,而是森然的豁口,窜入的雷电,也不再是一两道,而是一大片,如银河瀑布,倾泻而下,普通的法阵,极难补上,而普通的准帝修士,也无力去补,只能至强巅峰准帝出手,以帝道法阵去堵。

遥远的南楚边荒,静坐的叶辰,如若石像,纹丝不动。

映着一抹暗淡的星光,他之眉头,皱了一分,只因心猛地一阵疼。

他的疼,来自南天门。

楚萱儿受伤了,遇见上血壑触目,伤口萦着寂灭的雷息,化解着她之精气,使得伤口非但不愈合,反而还向外扩张。

她的受伤,并非偶然,先前裂缝突显,若非她反应足够快,恐怕叶灵已魂飞魄散,只因那道雷电,是劈向叶灵的。

叶辰的妻,还是极为狠心的,从未回眸向南看。

而楚灵和姬凝霜她们也一样,哪怕一个回首,都可能扰了叶辰悟道,距离不是问题,她们笃定叶辰看的到。

事实证明,叶辰不止看的到,亦能感觉到,嘴角有鲜血流溢,悟道的心境,也因此有了波动,道心不稳,极难入定。

这等画面,看的冥帝和帝荒,那叫一个叹息。

还真为难叶辰了,在这等境况下悟道,能静心才怪,战势越紧急,他道心越不稳,道心越不稳,便越难寻到进阶的机缘。

还好,叶辰定力足够强,楚萱她们不回首,他也未曾开眸,在混乱的心绪中,又一次入定,而楚萱的伤、大楚的伤、诸天的伤,会是他冥冥中的一股动力,死也要封位准帝。

深邃的夜晚,被黑暗笼暮,大楚的山河,再不见一缕光明,连照明灵珠所映出的光亮,也显得越发的暗淡。

去往大楚,已是残破不堪。

俯瞰虚无,所谓的护天结界,已是残破不堪,太多太多的补丁,斑斑驳驳,防御力与巅峰时期,俨然已非一个级别。

“至多两日,结界必破。”楚皇仰望缥缈道。

“此番,该是能杀个痛快。”战王狠狠扭动着脖子,霸烈的气息汹涌,战龙的嘶吼,雄浑冗长,似隐若现。

大楚人不惧战,大楚的皇者,自也不惧战。

如他们,众神将、剑神、剑尊等巅峰准帝,自也不惧,洪荒攻入又怎样,诸天倾覆又如何,必让洪荒,付出血的代价。

众位先辈,并未绝望,纵是绝望,却有一缕希望的曙光。

每逢此时,他们都会往难看一眼,看看大楚第十皇。

他们的目光,叶辰能感受到。

楚萱受伤,他未开眸,但这一次,他开了。

伴着轰隆声,他仰了首,望向缥缈。

看着看着,便下意识起了身,眉头紧皱,脸色难看到了极点。

不怪他如此,只因洪荒又有援兵。

所谓援兵,其实并不多,也只几百人,却是清一水的准帝,更准确说,是清一水的洪荒族皇。

没错,那些个族皇,便是先前被叶辰搬进黑洞的族皇,此番都出来了,不止他们出来的,六尊洪荒帝器,也都出来了。

这都归功于诛仙剑,是它,为洪荒族皇和帝器开了道,助他们出了空间黑洞。

此事,叶辰不知,可冥界的两大至尊,却看看清清楚楚。

几百多族皇,无关紧要,棘手的是那六尊洪荒帝器。

诸天的极道帝兵,数量本就落下风,诸天的战力,也绝对被压制,大楚的护天结界,也已支离破碎,此刻又来六尊洪荒帝器助战,如何扛得住。

嗡!嗡!嗡!

危机之事年年有,今日特别多,除了那六尊洪荒极道帝器,还有另外三尊帝兵,自星空深处杀来。

这三尊帝器,亦所属洪荒,乃螣蛇族、梼杌族和旱疆族。

昔年,三族被灭,可帝器也逃走了,藏于不为人知的地方,如今大战,也得到召唤,欲助洪荒族,踏平诸天。

“来的好,一举攻破结界。”洪荒各族皇笑的肆无忌惮。

嗡!嗡!嗡!

话方落,便见新到九尊洪荒帝器,齐齐升天,集体绽放了极道帝威,璀璨如九轮太阳,帝道法则流溢,载着毁灭之威。

嗡!

与此同时,其他的洪荒帝兵,也帝光乍现,几十尊帝器气势相连,加持着寂灭帝道,将星空,碾的寸寸崩塌。

“速退,退入南楚。”楚皇铿锵的话语,加持元神之力,无限响彻北楚,叶辰望得见,身为大楚第一皇的他,又怎会望不见,又有九尊洪荒帝器,大楚结界必破。

令下,一座座域门开启,诸天修士如潮涌动,撤向南楚,大楚结界扛不住的,北楚也守不住的,诸天仅存的屏障,便是南楚城墙。

“退,速退!”

这等喝声,覆盖南楚,上至巅峰准帝,下至天境小辈,皆在撤退,结界是守不住了,只能据守南楚城墙,已争宝贵时间。

“给吾破。”

大楚外,洪荒各族皇,一同挥了杀剑,遥指了大楚。

嗡!

几十尊帝器嗡动,各自扫出仙光,几十道仙光,又各自融合,聚出了一道摧枯拉朽的极道仙芒,能轰开世间一切防御,帝道仙芒还未真正落下,星空便崩溃了,乾坤逆乱,阴阳倒转,各种毁灭异象齐显,时间定格,仅留那可怕的攻伐。

轰!

随着一声轰鸣,大楚的护天结界,轰然崩灭。

噗!噗!噗!

这一声轰隆,不知多少诸天修士,被震成血雾,亦不知多少大山巨岳,被震的崩塌,还未完全撤入南楚的人,更是成片葬灭,寂灭的雷电太多,一朵朵血花,于天地间绽放。

嗡!

诸天的帝器动了,如一道道仙芒,直插天宵,迎击洪荒帝器,连凌霄铁棍和白玉龙椅,也都杀去助战了,出了它二者,还有无涯的残破帝器、北圣的残破帝器,齐齐杀出。

嗡!

洪荒的帝器,凌空而下,数量占据绝对上风,并非一对一,多有二对一的阵容。

帝器的征伐,并不在大楚,而在星空。

诸天的帝兵,灵智不低,自不会与洪荒帝器在大楚开战,若是那样,仅仅是余波,就不是诸天人能承受的。

洪荒帝器嗡隆,紧追不放,真要将对方斩碎才算完。

杀!

洪荒大军嘶吼,攻入了大楚,或腾云驾雾、或脚踏飞剑、或催动战车,铺天盖地,漆黑色的汪.洋,卷着滔天翻滚的洪荒之气,吞没着大好山河,所过之处,再无一座完整的宫殿,再无一座挺拔的山峰,皆在天魔铁蹄下,被踏成一片废墟。

无需去看洪荒的人,便知他们神色狰狞,皆舔着猩红舌头,亢奋道暴虐,兴奋到嗜血,一双双猩红的眸,覆满了阴森的幽光,打了这么久,终是破开了大楚防御。

拿下大楚,便是拿下了诸天。

此乃洪荒执念,而这种执念,注定伴随尸山血海。

杀!

喊杀声震动寰宇,此刻的洪荒,俨然已成一支恶魔大军。

尤属叶辰的仇家,最是凶狞,咬牙切齿的,早已迫不及待,这一日也等了太久,要踏平大楚,屠尽所有与叶辰有关的人,要用他们的鲜血,来扑灭洪荒滔天的怒火。

安心悟道!

南楚城墙上,诸天修士们异口同声。

这一语,是对叶辰说,无需他参战,只需他悟道。

“定不辱使命。”

叶辰说着,缓缓闭了眸,屹立山巅,如一座雕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