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都市 > 仙武帝尊 > 第一千五百六十六章 请吃酒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一千五百六十六章 请吃酒

见夔牛战意战意高昂,叶辰并没有说什么,只是微微一笑。

对夔牛的战力,他还是知根知底的,与同阶的帝九仙不相上下,可若对上西尊,多半会败,西尊之强,他早就领教过。

正说间,他嘴角又溢出一缕鲜血,乃是黑色的,掺杂雷电。

夔牛又皱眉了,双目微眯,萦绕神芒,盯住了叶辰的元神,“老七,你修炼的到底是何种功法,这反噬竟是如此霸道。”

“多年的诟病,无大碍。”叶辰宽慰一笑,擦拭了嘴角鲜血,并不打算与夔牛说解缘由,剑神都无奈,更遑论是夔牛。

“越发看不懂你了。”夔牛深沉一声,眸中闪烁深意之光。

叶辰一笑,只顾埋头喝酒,周天演化的反噬,的确霸道无比。

他至今还未寻到任何一种力量,能抵挡它的侵灭,算天算地,终是算不过命运,举世无双的推演,也终将付出惨痛代价。

夜,逐渐深了,小酒肆人影逐渐稀少,也有那么三两个嗜酒的醉汉,还躲在角落里喝闷酒,醉眼朦胧,酒嗝一个接一个。

“听说了吗?雷霆战体又灭了妖族一尊准圣王。”本想起身离去的叶辰,听闻门外此等话语,又很自觉的坐回了原位。

很快,三道人影便先后踏入了这间小酒肆,一邋遢老头儿、一光头大汉,第三个还算正常,乃是一个面目清秀的少年。

无论是清秀少年、光头大汉还是邋遢老头儿,皆是货真价实的老家伙,修为在准圣级,其年岁也相仿,约莫近千岁了。

三人许是从远方来了,皆是风尘仆仆,前脚刚坐下,那光头大汉便开喷了,“老子是看的真真的,妖族准圣王被生撕了。”

“俺都不晓得,那雷霆战体哪冒出来的。”清秀少年唏嘘一声,“这些时日,妖族为捉他,可是下了血本,通缉令上的赏金,足可打造一支修士军队,这么多人,却愣是没捉住他。”

“玄荒还真是人才辈出。”邋遢老头儿揣着手,也一个劲儿的啧舌,“前是荒古圣体,后是雷霆战体,个顶个的猛啊!”

“战体与圣体还差点火候。”光头大汉猛地灌了一碗烈酒。

“论搞事情,就服荒古圣体,那才是狠角色,从玄荒星海到瑶池盛会、从瑶池盛会到东荒古城、从东荒古城到远古遗迹、从远古遗迹到玄荒南域,一路走来,到哪哪热闹,动静一次比一次大,死在他手中的天骄人杰,不能论个,那得论群。”

“东荒、中州、南域,玄荒五域,被他闹了三个,吊炸天。”

“只可惜,任圣体再强,也难逃万族通缉。”清秀少年无奈摇头,“如此一个盖世的妖孽,葬身冥土,让人不禁感叹。”

“目测,雷霆战体也会步圣体后尘,身后没有强大势力做支撑,一人之力,怎敌大族大教,那圣体便是血淋淋的例子。”

“谁说不是呢?我等.....。”邋遢老头儿话还未说完便定住了,只因一道鬼魅人影嗖的一声便现身在了他们酒桌旁了,来人不用说便是叶辰了,蒙着黑袍,戴着鬼冥面具,很神秘。

“你谁啊!”清秀少年和光头大汉也侧目,上下扫量着叶辰,俺们聊的正欢,你丫嗖的一声窜出来,吓得老子差点尿了。

“三位道友这顿酒,我请了。”叶辰微微一笑,很是慷慨。

“这...这怎么好意思。”有人请喝酒,三人瞬间喜笑颜开了。

“方才听三位谈论雷霆战体,在下也喜听八卦。”叶辰也坐下了,笑看三人,“不知那战体此刻在何处,我也想瞧瞧。”

“最近一次是在佛渡城外,便是在那里,斩了妖族一尊准圣王。”光头大汉说道,拿人手短吃人嘴软,他倒是很敬业。

“佛渡城外。”叶辰轻喃,脑海显现了一副地图,其上便有佛渡城,亦是佛门净地,距离此城甚远,起码有八百万里。

“妖族此番着实被惹毛了。”清秀少年灌了一口酒,接过了话头,“下了通缉令,号召四方追杀战体,阵仗很是浩大。”

“年轻一代天骄,诸如凤凰神子、神族神子、魔族神子以及寂灭神体和仙族神子,也都参与了进来,欲把战体当做历练对象,争相追杀,各个扬言,要踏着战体血骨,帝道争雄。”

“要说那战体也着实吊,妖族和各族神子如此庞大的阵仗,愣是没捉住他。”邋遢老头儿也差了一句,口上唏嘘不断。

“神出鬼没,与那圣体有一拼。”光头大汉喝的脸红脖子粗。

三人你一言我一语说的兴起,作为听客,叶辰却稳稳静坐。

很明显,他的眉头是皱着的,三人喷的越火热,他眉头越皱越深,萧辰的处境很不乐观,问题是,他此刻不知萧辰在哪。

一缕清风拂来,他起身了,来的快,去的也快,嗖的一声。

见状,光头大汉三人嚎了一嗓子,“你丫的,把酒钱付了啊!”

叶辰踏出了酒肆,并未回音,只有一储物袋飞回了小酒肆。

这下,三人安心了,各个捋袖,敞开肚皮喝,聊的很欢实。

不晓得,若让他们知晓请他们吃酒的乃圣体时,会是啥表情。

大街上,叶辰和夔牛并肩而走,二人脸色,都不怎么好看。

虽是深夜,可大街上行人依是不少,多是街边茶摊,议论声此起彼伏,谈论的自是雷霆战体,偶尔也会捎上荒古圣体。

“敢整咱家老八,干,必须干。”夔牛火爆的牛脾气又上来了,一路骂骂咧咧,既是叶辰的兄弟,自然也是他的兄弟。

“不知他在哪,有点棘手啊!”叶辰无奈摇头,此番再去佛渡城,萧辰必定已不在那,他需要更准确的消息,才能动身。

“且先去灵山,保不齐他就去凑热闹了。”夔牛摸了摸下巴。

“你我想到一块了,先去灵山。”叶辰一笑,直奔传送阵。

“来都来了,去瞅瞅那禁区忘川。”夔牛上前,一把拽住了他,“灵山**乃三日后,时间足来得及,听我的,准没错。”

叶辰无奈,任由夔牛拉着,飞出了忘川古城,直奔西漠禁区。

夜空深邃,碎星如尘,西漠大地庄严祥和,伴随静谧与宁寂。

是夜,忘川一派平静,有神秘力量交织,幻化成一幅幅古老的异象,能得见凤舞九天,也能望得神龙盘旋,很是不凡。

星辉月光垂落,给其遮了一层璨璨的外衣,添了一缕莫名的神秘,可那月光掩不住它古老,那星辉也盖不住它的沧桑。

忘川外,有不少人伫立,亦有人远远徘徊,眺望着这片海。

这些人皆非西漠本土,而是外来者,要去灵山听释迦尊者**的,既来了西漠,怎能不来忘川禁区瞧瞧,也算好奇心。

“禁区忘川,果是名不虚传。”有人感慨,却不敢妄自上前,只是远远眺望,那如梦似幻的海,颇不真实,充满神秘。

“交织出如此之多的绚丽画面,忘川也不似传说中那般可怕。”

“说的轻巧,莫不如进去瞧瞧。”有人嗤笑,“能与东荒炼狱、南域冥土、北岳黄泉和中州天虚齐肩,凶名毋庸置疑。”

“前些时日的荒古圣体,葬身冥土,这便是极好的证明。”

一句话,让在场人不由打了个寒颤,南域的事,他们早有耳闻,除了圣体,还有一尊大圣两尊圣王,其死相甚是凄惨。

正因那惨状,慑退了金乌、鲲鹏等九尊准帝,饶是他们都被忌惮,更遑论低修为者,妄自踏入禁区,后果可想而知的。

世人有理由相信,与冥土齐肩的忘川,也必定无比的可怕。

天边还有不少人前来,远远便驻足,不敢靠近,只是远观。

任外面热闹,忘川却一派宁寂,水面平静,没有丝毫波澜,仔细去凝看,才见忘川深处还有人,如梦似幻,恍若梦境。

那是一女子,静坐在那里,抱着双膝,清风不解意,一抹抹的轻拂,撩动了她的秀发,一丝一缕的拍打在她脸颊之上。

这女子,不用说便是姬凝霜了,也便是东神瑶池,神色凄美,惹人爱怜,倾世的容颜,美的让人窒息,让人心神也恍惚。

自从来了这忘川,她便坐在那,如一座冰雕像,一动不动。

谁人会想到,风华绝代的东神,会因一句话,变得恍似没了神,似水的美眸,暗淡无光,就如忘川的水,死一般的沉寂。

不知何时,才见她侧眸,静静看向忘川外,似能隔着很远,望见那些观看忘川的人,她看得到他们,他们却看不到她。

她凄美一笑,感觉风也越发的冷了,柔弱的娇躯,不由蜷缩。

然,正当她收眸时,忘川外又有两人人影落下,伫立在虚空。

一瞬间,她那暗淡的眸,绽放了仙光,有泪滑落,晶莹闪亮。

那是叶辰,她可清晰看到,纵他蒙着黑袍、纵他戴着鬼冥面具,可在她朦胧的眼中,一切皆虚妄,她记得他的那双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