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都市 > 仙武帝尊 > 第一千五百三十九章 雇凶杀人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一千五百三十九章 雇凶杀人

瘦老头儿清点了源石,便转身进了内堂,“道友在此稍等。”

叶辰闲来无事,便在杂货铺中逛游,期望能淘些宝贝出来。

这天网分阁还真是专注卖情报,丝毫不关心这货铺的生意,货架上摆放的物件儿都蒙上了灰尘,恐怕自开张便摆在这里,

货架的角落,他瞅见了一件让他心仪的宝贝,那是一方古印,古印倒是平凡,不平凡的乃是其上烙印的字:遁甲天字。

下意识的,他抬起了手,将那古印摄了过来,握在手中查看,其上烙印的古字,是遁甲天字无疑,时而还会闪烁亮光。

“道友若喜欢,送与你了。”瘦老头儿回来了,手中还握着一储物袋,倒是慷慨,“皆是不值钱的物件儿,拿走便是。”

“如此,倒是谢过了。”叶辰自不会客气,收了那方古印,接过了瘦老头儿递来的储物袋,往里扫了一眼,便收入怀中,再次看向那瘦老头儿,“不知天网可有东神瑶池的情报。”

“东神瑶池?”瘦老头儿眉毛再挑,有些愕然,今日这客人还真是奇怪,方买了金乌族的情报,转眼就要东神瑶池的,这两人貌似前后不沾边,一个南域,一个东荒,相差太远。

一秒愕然后,他这才讪讪一笑,“东荒的情报,天网远远触及不到,再说那东神瑶池,远古遗迹后,貌似就已消失了。”

“那你可知玄荒西漠降临无泪之城之事。”叶辰淡淡问道。

“这个自是知晓。”瘦老头儿笑了笑,“一月前便已听闻。”

“无泪之城中,有一人出来,但不知贵阁可知她的身份样貌。”

“不知。”瘦老头儿摇头,“听那女子很神秘,无人得见真容。”

“如此,再会。”叶辰当即转身,当真雷厉风行,不做作。

“又是一个怪人。”瘦老头儿捏了捏小胡子,倒是见怪不怪,做情报这行,啥样的没见过,伪装之下,才是真的面目。

叶辰走了,捏碎玉简,其内每一宗情报,皆被其烙印在神海。

不得不说,天网的情报的确庞大,此番情报,比他想象中还要详细,每一个金乌族外出弟子长老,其修为境界、其在金乌族的地位、其此刻所在方位,皆情报中被列的一清二楚。

可惜的是,并无金乌太子,他在金乌族内,而且短时间内不会出来,既是在族内,他便不会去冒险,好戏才刚刚开始。

他微微闭眸,牵动元神印记,感应阴冥死将此刻所在方位,已有那么三五尊阴冥死将到了指定位置,等待进攻的命令。

他并未下令进攻,因为其余阴冥死将还在路上,还未到指定位置,此刻一旦下令,必定打草惊蛇,这不是他所想看到的。

他需要众多阴冥死将都到指定位置,一同进攻,才会是雷霆一击,不会给金乌族反应的时间,也会给他们救援的机会。

所以,这三日他不会闲着,总要给自己找点事做,金乌族那些外出的弟子和长老,便是他的目标,挨个擒下,要赎金。

心里这么想着,他直接出了城,直奔东南方,那个方向十万里外,有一座山谷,其内有金乌族人历练,一长老一弟子。

最主要的是,那弟子的身份不简单,乃金乌族庶出的皇子。

他到时,那金乌长老和金乌皇子正盘膝在山谷深处,那是一处古老的秘境,两人修为不算低,长老是圣王,皇子乃准圣。

“谁?”金乌长老感知力不低,叶辰刚到,便被觉察到异样。

“小看你了。”叶辰缓缓走出,饶有兴趣的看着那金乌长老,声音苍老,气息浑厚,煞气与杀气共舞,让天地也动荡。

“我乃金乌族长老,但不知阁下深夜前来此谷,所为何事。”金乌长老倒是聪明,自报家门,想凭金乌族威势逼退叶辰。

“不用那金乌族吓唬我。”叶辰悠笑,焚寂剑已显化在手中,“找的便是金乌族人,既你自报家门,也省的老夫问了。”

“你到底是谁。”金乌长老冷喝,圣王级气势,瞬时暴涌,倒是那金乌皇子,吓得脸色惨白,怪只怪叶辰气势太强了。

“你无需知道。”叶辰一步踏碎了大地,一剑凌天斩了下来。

金乌长老色变,拂手一把鬼头刀,双手紧握,举起来格挡。

金属碎裂声当即响起,金乌长老的鬼头刀裂了,难挡焚寂剑的威力,最主要还有大圣级肉身的助威,一击破了他的防御。

鲜血飞溅,金乌长老鬼头刀碎裂,一条手臂被叶辰当斩下,都还未起身,叶辰一掌便压了下来,压的金乌长老肉身崩裂。

这便是大圣级肉身的威势,叶辰借的就是这份威势,不然凭真本事,还真要有一场血战,能不能拿下金乌长老还两说。

金乌长老跪了,被镇压封禁,那金乌皇子欲遁逃,也被叶辰拎了过来,圣王级都被镇压了,你个准圣级,还好意思跑?

“你到底是谁。”金乌长老嘶吼咆哮,“金乌族不会放过你的。”

叶辰直接无视,将二人封入了一道灵符中,继而转身不见。

接下来一路,他就有够忙碌了,不断出没,也可谓神出鬼没。

每到一处,皆有金乌族人被他活捉,有大圣级的肉身助他,圣王远不是对手,至于那些金乌小辈,在也难逃他的镇压。

三日来,他皆是这么干的,不伤性命,只活捉,这些可都是一个个肉票,而且被捉之人身份皆不简单,赎金可不会低了。

期间也有那么一两个意外之喜,本只想捉金乌族人,可偏偏遇见那么一两个鲲鹏族人,既是赶上了,他自然不会放过。

干了金乌族后,接下来便是鲲鹏族,此番收了,日后有用。

第三日夜晚,他才罢手,只因被派出的阴冥死将,皆已到了指定位置,只待他令下,金乌族分阁便会在同一时间被攻杀。

他并未下令,他还有一步计划,也是送给金乌一族的大礼。

又是深邃的夜晚,他进了一座古城的阁楼,依旧是一间杂货铺,但并非是天网分阁,而是天灭的分阁,他要雇凶杀人。

杂货铺座椅上,躺着一个黑衣中年,修为不算低,乃是一圣人,用一斗篷盖着脸庞,可杀伐之气浓厚,有杀手的气质。

“时间、地点、人物。”黑衣人淡淡一声,“还有足够的源石。”

“汝之级别太低,找你主子来。”叶辰话语也平淡,最主要是带着威严,大圣级的威严,让黑衣人不由拿掉了盖脸的斗篷,一双鹰眸忌惮的扫了一眼叶辰,他面前这位,很强大。

“道友,里面请。”黑衣人未说话,此声话语,乃是自后院传来了,声音苍老,枯寂阴冷,让人听了,便感浑身冒冷气。

叶辰无言,一步踏入了后院,后院长满了杂草,有一两间瓦房,却是坍塌了,其后便是一张石桌石椅,以及一棵老树。

而那老树下,倚躺着一个黑衣老者,带着斗篷,遮盖了他的面目,修为可低,乃货真价实的圣王级,其气息甚是隐晦。

叶辰抛出了一张白纸,其上写满了名字,无一例外皆是金乌族的人,有长老,也有弟子,相同的是,他们皆不在族内。

黑衣老者挥手接下,扫了一眼,眉头不由皱下了,透过斗篷缝隙看向叶辰,老眸闪烁深意之光,纸上皆是金乌族的人,而且数量还不少,那面前这位雇主,很显然是金乌族的仇家。

“接是不接。”叶辰悠悠道,知黑衣老者在窥看,却直接无视,有周天演化遮掩契机,自认黑衣老者看不破他的真容。

“金乌乃大族,这佣金,自也很高。”黑衣老者神色恢复正常,语气依旧枯寂阴冷,“按道友所列之人,需九千万源石。”

“价格公道。”叶辰抛出了储物袋,这三日捉人,也扫荡了不少源石,他不在乎钱,只要能重创金乌,不惜一切代价。

“时间,地点。”黑衣老者收了储物袋,又一次看向叶辰。

“今夜,一个不留。”叶辰说着,挥手又抛出了一个储物袋,其内封存着诸多玉简,每一个玉简皆对应一人,修为境界和所在位置皆有,此乃从买天网的情报,被他直接拓印了。

“这桩买卖,成了。”黑衣老者起身了,把斗篷拉低了一分。

“我要今夜每个被杀的金乌族人身上,皆挂上这样的白布。”叶辰转身了,临走前有一条白布飞出,落向那黑衣老者。

黑衣老者接下,白布上有几个血淋淋大字:怪就怪你家太子。

黑衣老者双眸微眯了一下,白布上的太子,不用说便是金乌太子了,仅此七字,他很容易能猜到些什么,必是金乌太子惹了仇家,仇家这才雇凶杀人,以至整个金乌族都被捎上了。

收了白布,黑衣老者呼唤了在外的黑衣中年,将叶辰给的储物袋和暗杀名单递给黑衣中年,“今夜这单不小,仅凭我等这一分阁无法完成,传讯其他分阁相助,莫砸了天灭的名声。”

“金乌族。”黑衣中年皱眉的看着暗杀名单,“数量如此庞大。”

这边,叶辰已在路边寻了一个茶摊,叫了一壶古茶,只待天灭出击,他亦会下令阴冥死将开攻,此乃双管齐下,也是酝酿已久的雷霆一击,不会给金乌一族反应时间和救援时间。

好戏开始了,更好的大戏还在后面,他要让整个金乌族都感受到他滔天的怒火,还有那金乌太子,终要付出血的代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