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都市 > 仙武帝尊 > 第一千五百二十章 打不死?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一千五百二十章 打不死?

见鲲鹏遁走,追是肯定不赶趟了,问题是,不知该朝哪边追。

叶辰豁然转身,直奔金乌,路过孔雀大公主时,并未去看。

孔雀大公主瘫倒在地,脸颊惨白,满眼泪花,似是遭了打击,眸中无光,有些疯癫了,神神叨叨的,一会儿哭一会儿笑。

被自己丈夫出卖,她难以接受,再强的心境,也为之崩溃了。

四方人看的唏嘘,还真是应了那句老话,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此刻她是可怜的,可不久前,却是让人恨的牙痒痒。

“别杀她,给老子留着,今夜必须得干服她。”还在围攻金乌的小猿皇,霸气侧漏的嚎了一嗓子,生猛生性外加不要脸。

“要上也是我上,你排老子后面儿。”大地武熊破口大骂。

“咱俩一块,你前我后,要不我前你后。”小猿皇咧嘴一笑。

“再嘴贱,撕烂尔等的嘴。”千殇月登天而来,狠狠瞪了一眼二人,孔雀大公主虽是可恨,但毕竟是孔雀家的大公主。

“俺...俺们就说说。”大地武熊和小猿皇干笑一声,各自抡动家伙,杀向了金乌太子,玩儿命的放大招,丝毫不计代价。

鲲鹏遁跑了,金乌太子哪还有心思大战,一掌劈退了夔牛,挥手祭出传送小阵台,一步踏上,精元灌入,疯狂复苏阵台。

还想走?小猿皇冷哼,豁然将乌金铁棒插在了虚天,铁棒嗡动,其上有雷霆撕裂,复苏了古老神纹,颠覆了这片空间。

金乌太子倒是传送走了,可这片空间已混乱,隔断了通道,传送不过百丈,便自空间中跌落,通体鲜血淋漓,狼狈不堪。

叶辰杀至,踏着黄金圣海,手持赤霄仙剑,堵在南方虚天。

夔牛抡动战斧,自北方虚天杀来,气势滔天,暴虐气汹涌。

千殇月不分先后杀到,祭出了本命法器,镇压了东方虚天。

小猿皇他五个,各个拎着凶器,杀机四溢,守住了西方虚天。

虚天轰隆隆作响,金乌太子被围在中央,这也是极好的讽刺,不久前他们群殴叶辰他们,这下好了,被群殴的却是他了。

这厮神色凶狞,双目通红,心中还不由扇了自己俩嘴巴子。

先前已走了,就因鲲鹏那厮一句话,他二话不说又杀了回来。

这下好了,鲲鹏金蝉脱壳,借阵台遁走了,他这杀回来帮忙的却被围了,倒是想借阵台遁逃,可这片空间已被混乱了。

“这么想与我清算,今日便给你这个机会。”叶辰淡淡一声,眸中覆满冰冷的寒芒,“伤我故友,你便要付出血的代价。”

“那便来。”金乌怒喝,脚踏玄奥步法,但攻向的却是小猿皇他们镇守的西方虚天,相比其他三方,这方才更好突破。

咋地,看不起俺们?小猿皇五人不干了,一涌扑杀了过来。

滚,金乌暴喝,一掌横扫虚天,掀翻了大地武熊和小猿皇,后冲上来的仙王鹤、穿山甲和北冥鱼,也一并被干翻出去。

然,未等他跳脱出去,夔牛便来了,凌天一斧,霸绝无双。

金乌咬牙切齿,一剑斩出一条银河,夔牛虽强,也被逼退。

这短暂一瞬,千殇月寂灭一剑杀至,在其后背斩出一条血壑,隔着伤口还能得见璨璨的筋骨,一剑太强,险些将其生劈。

金乌受创,手捏大印,震退千殇月,不敢停留,疾速遁走。

在他眼中,无论是夔牛、千殇月还是小猿皇他们,皆敌不过一个荒古圣体,他的攻击才是霸道,随时皆有斩他的可能。

事实也证明叶辰的强大,方才杀至,便一拳将其轰翻出去,还未定身,寂灭一指便到,在其神躯之上戳出一道森然血洞。

金乌满眼疯狂,燃烧了精气,其身每一处伤痕,皆有璀璨仙光萦绕,生出新的血肉,愈合残破神躯,恢复力极为霸道。

叶辰他们围杀,皆不留手,秘术神通、诛杀阵法、凶悍秘器,无封顶的砸出,就不给金乌太子喘息机会,玩儿命的干。

金乌惨了,双拳难敌四手,神躯一次次愈合,却又一次次被打爆,恢复力虽霸道,却跟不上受伤节奏,整个人血呼啦的。

对于他这等可怕存在,叶辰他们的宗旨便是:直接打成灰。

观战者们,已有不少脸色苍白了,这种级别的大战太惨烈,叶辰他们也太畜生,就没打算给金乌留活路,不死不算完。

一方,玄武暂时收了目光,看向荒林深处,似能隔着诸多古树,看到一老叟,盘坐在一棵老树下,不紧不慢的刻木雕。

那老叟身份可不简单,正是这届万族盛会的主持者、也是南域五大王族之一的玄武族老祖,在这片土地,人称玄武王。

“爷爷,你这般袖手旁观,若金乌皇来了,会不会寻你麻烦。”玄武用秘术传音,“搞不好会再起万族混战,南楚**。”

“小辈的事,自行解决。”玄武王很随意回道,“没心情管。”

“那圣体呢?为嘛立地成圣,这也忒吓人。”玄武疑惑一声,“若非亲眼可见,我都不知还有人成圣能越过天人五衰。”

“他是一个异类。”玄武王温和一笑,依旧刻着,不急不躁,一刀一顿皆有道蕴,“老夫看的出,他早可成圣,只不过是压制了那股力量,此番成圣也是被动成圣,也算另辟蹊径。”

玄武皱眉,又一次看向虚天,对于叶辰,有惊叹也有忌惮,他的战力,已超想象,妖孽般的存在,有睥睨一代的资格。

再看金乌太子,已成一坨血肉,不知第几次被打爆,可霸道的恢复力,让那滩血肉在蠕动中仙光四溢,他又重塑了人形。

嘿,夔牛和小猿皇等人没脾气了,再次抡动家伙,继续打。

叶辰也并未闲着,盖世神通层出不穷,金乌太子极为难杀。

这厮能一次次重塑,皆归功于金乌血脉,只要他还有一滴精血在,便能再度活过来,对于他这号的,打就直接打成飞灰。

众人干的正凶,突闻洪荒之森外一声轰隆,震得天地动荡,继而便是滔天的云雾,汹涌滚滚,碾灭了成片成片的古树。

叶辰侧首,眉头顿皱,有诸多强者来了洪荒之森,数量不少。

“竟是来的这般快。”千殇月也皱眉,知道杀进来的是何人。

今日盛会,死了太多种族的太子,他们身份高贵,在各自家族必定有元神玉牌,人死玉牌碎,家族长辈可不就杀过来了。

“何人杀吾儿。”怒喝声隔着很远传来,如一道万古雷霆,震得苍穹巨颤,乃太古凤雕族的圣主,在南域人称凤雕皇。

“何人杀吾儿。”怒吼声一道连着一道,上古血雁、银眸飞虱、金翅大鹏、九头鸟、八岐大蛇、九翼神鹏这些被斩的太子,家族强者皆扑了进来,各个都是大圣,各个都杀气通天。

“速退。”叶辰赫然一声,第一个转身,趁那些大圣还未杀到,他们犹有逃生的希望,若他们杀至,多半没机会逃走。

千殇月和夔牛纷纷跟上,巅峰身法,速如惊芒,不敢停留。

倒是小猿皇那厮,临了走时,还不忘给了金乌太子来了一棍。

不错,金乌还没死,又是一坨血肉,却在蠕动,有仙光萦绕,不断重塑,生长出新的血肉,前后不过十几息,再成人形。

这便是金乌族的霸道之处,纵是杀的只剩一滴血,依旧刻重塑,这一族的皆是妖孽,太过难杀,同阶下,鲜有人能杀死。

他该是庆幸的,若非一帮大圣杀来,迫使叶辰他们无奈退走,他今日必定难逃死劫,你是难杀点,但不代表杀不死你。

“何人杀吾儿。”凤雕皇率先杀至,血眸通红,喝声震天。

“是他们杀的。”金乌方才有神智,便狰狞的嘶吼,遥指逃遁的叶辰他们,“都是他们杀的,各位前辈切莫放过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