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都市 > 仙武帝尊 > 第一千一百六十三章 平局一场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一千一百六十三章 平局一场

在场的人,都纷纷坐正了,眸光熠熠。

本是来参加寿宴的,没人会想到还能赶上一场大戏,有大戏上演,自然不会拉下。

嗡!嗡!

万众瞩目之下,丹府炼丹师和岳真不分先后的取出了炼丹炉,随后便是炼丹的材料,还未真正开战,火药味儿便已蔓延。

“你会死的很惨。”岳真冷冷一声。

“话说的太满,小心闪了舌头。”丹府炼丹师一脸不以为然,不紧不慢的温养丹炉。

“你说谁会赢。”见二人皆是自信满满,有人小声问了一句。

“那必须是岳真。”

“那丹府炼丹师我在炼丹选拔时见过,乃是一五阶炼丹师,而岳真,他可是枯岳座下的弟子,六阶对五阶,岳真没有理由会输。”

此起彼伏的议论声中,岳真和丹府炼丹师已然各自祭出了真火,岳真速度不慢,而丹府炼丹师速度也是杠杠的,手法皆是娴熟无比。

在场人的目光都被吸引过去,俨然把今日的主角给晾到了一边儿。

再看枯岳,面若寒霜。

今天是什么日子,今日是他的寿辰,哪一个不是恭恭敬敬的送礼,就连若天朱雀也不例外,可偏偏就有一个当众让他出丑的人,高高在上的他,何曾这般丢过颜面,这是天大的耻辱。

枯岳眸中寒芒四射,对叶辰的杀心已然到了无法而至的地步,若非今日众目睽睽,他必定会出手杀叶辰,哪怕是顶着幽都法则雷霆。

岳山等人已是如此,杀机无限。

倒是叶辰依旧翘着二郎腿儿坐在那里,旁若无人,埋头擦拭灵珠。

待到枯岳和岳山等人把目光挪向斗丹台,叶辰这才微微抬起抬首,隐隐开启了仙轮眼,眼眸微眯扫过了在场每一个人的元神。

真是让我震惊!

叶辰喃喃一声,被枯岳种下咒印之人,远超他的想象,朱雀家皇子、公主、圣主、世家圣主、老祖,就连岳山和岳晋等人也不例外。

最后,叶辰目光最后定格在了枯岳身上,一眼便看穿了枯岳的元神。

仙轮眼窥看之下,他寻到了枯岳体内的咒印,而在场被种下上古巫咒的人,都连接着枯岳体内的咒印,只是旁人看不出罢了。

“如何。”穆玄公和若天朱雀纷纷传音过来。

“被种下咒印之人的数量,很惊人。”叶辰传音道,“正如我先前所猜测,枯岳体内的确有主咒印,他若身死,主咒印亦会破灭,在场半数以上的人都会为之陪葬,皆是幽都身份尊贵之人。”

“既如此,那便不用再留。”穆玄公冷冷一声。

“莫急。”若天朱雀悠悠一笑,“我倒是很想看看,丹府和灵丹阁孰弱孰强。”

“你闲的吧!”叶辰揉了揉了眉心。

“这么久都等了,也不差这些时间。”穆玄公也笑了,“当是满足我们这两个老家伙的好奇心,就如枯岳所说,逗个乐子嘛!”

“老实说,你俩还挺般配。”

“别闹。”

“出丹。”三人暗自交谈之际,突闻斗丹台岳真一声轻叱响起,但见一道丹虹冲天而去,六纹丹出世,有丹之异象,甚是绚丽。

“收。”岳真挥动大袍,将那紫色的六纹丹收入掌心。

“我就说嘛!”见岳真出丹,在场大多数人都捋了捋胡须。

“枯岳的弟子,岂是闹着玩儿的?”

“丹府此番托大了。”

“师尊,徒儿幸不辱命。”惊叹声中,岳真已然将六纹丹放入了宝盒,双手奉给了枯岳,感觉到那四方的敬畏之光,还让他有些飘飘然。

“为师甚慰。”枯岳接过宝盒,都还不晚冷笑的瞥了一眼不远处的叶辰。

“你还有何话说。”岳山对着冷喝一声。

“还未比完,咋呼什么。”叶辰瞥了一眼岳山。

“不见棺材不落泪。”岳山等人纷纷冷笑一声。

“出丹。”岳山话语刚落,斗丹台便传来一声轻叱,丹府炼丹师也出丹了,丹虹冲天,惹来异象,竟比岳真的更绚丽夺目。

“一个五阶炼丹师,竟炼出了六纹丹。”下方惊异声一片。

“很显然,丹府那炼丹师是六阶炼丹师。”

“逆天了,这才过了多久,一个五阶就晋级六阶了?”

“怎么可能,他分明是五阶炼丹师。”下方,岳山紧皱着眉头。

“你确定是五阶?”枯岳沉声一句。

“不会有错。”岳海慌忙说道,“炼丹师选拔时,他只炼出了五纹丹。”

“一个天赋如此之高的炼丹师,竟会被尔等刷下去,为师有些怀疑尔等的眼光了。”枯岳冷哼一声。

“徒儿知错。”岳山等人各个惊恐一声,心里也是无比的后悔,若那日选拔便将那炼丹师选入灵丹阁,便也不会有今日之事。

“一月五阶进六阶,真是让我意外。”枯岳眼眸微眯,瞥向了不远处的叶辰,老眸中还有深意之光闪烁,“真是小看你了。”

“府主,没有给您老丢人吧!”议论声中,丹府炼丹师已然下台,将六纹丹呈给了叶辰。

“干的不错。”叶辰又将六纹丹推了回去,“当是奖励。”

“多谢府主。”那炼丹师咧嘴一笑,拂手收了丹药,屁颠儿屁颠儿的跑开了。

“我灵丹阁率先炼出丹药,此局我灵丹阁胜。”另一方,岳山冷哼了一声。

“谁输谁赢,你说了算?”叶辰又用他那迷人的小眼儿瞥了一眼岳山。

“你.....。”

“好了。”若天朱雀开口了,声音缥缈,现场顿时鸦雀无声了,倒是忘了这斗丹还有一个裁判,而且是整个幽都最有话语权的人。

“双方皆炼出了六纹丹,平局如何。”所有人注视之下,若天朱雀悠悠一声。

“两位,可有异议?”若天朱雀瞟了一眼叶辰和枯岳。

“无所谓。”叶辰很随意的耸了耸肩。

“无异议。”枯岳真人沉声一句,脸色不是一般的阴沉,自己座下真传弟子,竟与丹府随便拉出的一个炼丹师打了一个平手,脸上怎会有光。

“既如此,斗丹继续。”若天朱雀轻轻摆了摆手。

“我来。”若天朱雀话语刚落,岳墨便豁然走出,一步踏上了斗丹台,而后还不忘用挑衅的目光看向了丹府,“你丹府何人出战。”

“自己选呗!”叶辰依旧很随意。

“狂妄。”

“我有狂妄的资本。”叶辰冷笑一声。

“好,很好。”岳墨怒极反笑,豁然遥指一方,定格在了角落一个正在啃鸡腿的一个丹府炼丹师。

“瞅啥,就你,赶紧的。”

“呃呃呃。”那丹府炼丹师慌忙起身,临了都还舍得把鸡腿放下,而是塞进了嘴里,叼着就过来了,走出两步,竟是化作了一条狗。

“真是眼拙了。”有人揉了揉老眼,“竟是一只狗妖。”

“丹府各个都是奇葩啊!”

“开整。”丹府那炼丹师上台之后,便又化作了人形,许是嘴里叼着鸡腿儿,说话都是支支吾吾的听不清,看的在场人一阵扯嘴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