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都市 > 仙武帝尊 > 第三百一十九章 对不起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三百一十九章 对不起

灵海中,随着叶辰在缓缓睁开了双眼,两道锐利的目光也随之射出了眼瞳,而他的双眸也随之变得深邃内敛。

醒了!

见叶辰醒来,丹辰他们纷纷围了过来。

见状,叶辰翻身跳出了灵海,对着丹辰他们恭恭敬敬的行了一礼,“晚辈昊天尘夜,见过诸位前辈。”

“不必多礼,不必多礼。”一个胖子白发长老当即就走了上来,狠狠的拍了拍叶辰的小肩膀,许是太激动,差点给叶辰拍散架了,“小家伙,干的不错。”

“前...前辈过奖了。”叶辰干笑了一声,说着还不由得狠狠的揉着自己的小肩膀儿。

“后生可畏啊!”丹辰也走了上来,温和一笑,拂手将叶辰炼出的那颗续命寿元丹递给了叶辰。

“谢谢前辈。”叶辰嘿嘿一笑,摸着这可泛着紫青之光的丹药,心里说不出的唏嘘暗叹了,就因为它,他简直拼了命的上啊!

“去好好休息一下吧!”丹辰笑了笑,“太多人想见你,明日丹城破例为你设宴庆功。”

“为我破例,前辈,这就不必了吧!”叶辰干咳了一声。

“要的要的。”一旁,又是那个长老再次笑着拍了拍叶辰的小肩膀,“你替我丹城保住了名誉,都是应该的。”

“那行吧!”叶辰慌忙点头,似有有想到了什么,看着丹辰,不由的挠了挠头,笑道,“前辈,我听说前三名的人,可以进万术宝殿的,不知我什么时候可以进去转转。”

丹辰温和一笑,“你且先休息,明日庆功宴之后,我亲自领你去。”

“多谢前辈。”叶辰嘿嘿一笑,颠颠儿的跑了出去。

“庆功宴,丹辰,你是要给他求封号吧!”看着叶辰跑出去的背影,一个白衣长老笑着看向了丹辰。

“你称得起封号。”丹辰温和一笑。

这边,叶辰已经一路小跑走出了地宫。

“尘夜哥哥,你好厉害。”刚出地宫,守在门口的洛曦就跳了过来,一手挽住了他的胳膊,扬着稚嫩小脸儿嘻嘻一笑,她是一如既往的纯真烂漫天真无邪,就像是一个无忧无虑的小精灵。

“还行吧!”叶辰咧嘴一笑。

“我..我为之前的鲁莽向你道歉。”这边,玄女抿了抿嘴唇走了过来,高傲的丹之玄女,此刻竟然不敢直视叶辰的目光,“谢谢你为丹城挽回声誉。”

“小意思小意思。”叶辰慌忙摆了摆手,笑道,“虽然我只是记名弟子,但也是丹城的不是?”

“无论怎样,还是要谢谢你。”

“谢就不必了,能不能给我找个地方,让我好好睡一觉。”叶辰咧嘴一笑。

“当然。”玄女难得露出了一丝浅笑。

“走了走了。”洛曦已经拉着叶辰向着一方走去了,“我给你找个好地方。”

月夜之下,三人的背影拉的很长。

一路上,洛曦依旧叽叽喳喳的,纯真浪漫无忧无虑的的,而且一路上都是挽着叶辰的胳膊的。

对于这些,叶辰是不抵触的,对于洛曦,他从来没有男女间的那种所谓的情,他是把这小丫头当做是妹妹的,就是不晓得小洛曦是怎么像的。

不过,一旁的玄女倒是一路的沉默,时而也会看一眼叶辰和洛曦,眼中还有复杂之色闪过。

这一路,并不平静,丹府的人,无论是老者或是小童,但凡看到叶辰的人,基本都会投来微笑,不似之前那般冷漠了,特别是那些年轻的弟子,眼中还有敬畏之色。

转了几个大弯儿,洛曦和玄女将叶辰带进了一个幽静的小园之中。

为了不打扰叶辰休息,这一次连洛曦都变得无比的懂事了,简单交代了几句,便牵着玄女的手蹦蹦跳跳的离开了。

两人走后,叶辰伫立在小园之中,先是深吸了一口气,这才微微闭上了双眼。

灵魂进阶之后,他感觉与天地的距离更近了,他甚至能清楚的感受到天地间那磅礴又缥缈的力量,一旦牵动,威力绝对是摧枯拉朽的。

除了这些,便是神海了。

此刻静神凝气,他才真正的感觉到神海的不凡,不起脑海,简直玄妙了太多,浑身也通透了很多。

蓦然间,他心念一动,祭出了神识,而后极近的伸了出去,所过之处,无论是花草树木、亦或者鸟鱼虫鸣,都能清晰的看到、听到,这比感知力感应的更细致、感知的范围更为辽阔,此乃质的飞跃。

“真是造化啊!”收回了神识,叶辰不由的睁开了双眼,眼中满是欣喜之色。

他从未想到,自己竟然能顶着灵魂的压力一炉炼两丹,而且奇迹般的把它们融合了,又奇迹般的引来了丹祖龙魂,这一切都是造化。

找了一个舒服的地方坐下,叶辰用意念召唤丹祖龙魂。

吼!

丹祖龙魂虽然只是丹魂,虽然只是丹之意志,但却很有灵性,低沉的嘶吼了一声,便自叶辰的眉心飞了出来。

不过,这一次,丹祖龙魂很善解人意的将自己庞大的身躯缩小了,缩小到如手指那般大,在叶辰的手掌心中盘旋环绕,时而也会吞吐龙气。

“真好。”叶辰伸出手指,轻轻抚摸着丹祖龙魂的龙首,感觉异常的亲切。

而且,最重要的一点,丹祖龙魂在他神海之中,给他一种异常温暖的安全感,它就像是一个神海守护神,守护着他的最重要的根基。

不知不觉中,叶辰倚在一棵灵果树下睡着了。

漆黑的夜里,丹城一座幽静的小道上,一个浑身血衣的少年伫立在那里,月光之下,他的面目是凶狞的,眼中暴露的是凶残的幽光。

这人,不用说便是血瞳。

“杀,杀,杀。”他似若疯狂一般,在咆哮,在嘶吼,歇斯底里的,黑夜之下,他像一头修罗,像一头恶魔,更是一只厉鬼一般,满是戾气。嗜血和残暴。

“他自然要死,但却不是在丹城。”黑暗之中,嗜血道人走了出来,满眼的寒芒,“我已经安排好了,定叫他有来无回。”

说到这里,嗜血道人瞥了一眼血瞳,阴阳怪调的说道,“倒是你,殿主对你这次的失败很是不满。”

“你什么东西,也敢对我说教。”血瞳冷哼了一声,“我成名之时,你还不知何为炼丹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