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游戏 > 豪门甜宠:公主的契约 > 第180章 挑衅的男人该打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180章 挑衅的男人该打

第四卷

【第180章:挑衅的男人该打】

可是,五分钟过去了……

n+1分钟过去了……

结果苏馨馨和翟逸辰还是没有等来自己想要的橙汁,倒是等来了一个极其不长眼的男人。

也就是刚才的那个公子哥们。

“你就是翟逸辰?”那个公子哥眉眼轻佻,嘴里面叼着一支烟,痞笑着问道。

闻到那股刺鼻的烟味,苏馨馨不由自主的轻轻蹙眉。

这个男人也真是没素质!明明这种酒会场合,是明令禁止吸烟的!

“不是我,难道是你?”翟逸辰唇角噙着一抹邪佞的笑意。

特么的,活得不耐烦了吧!明知故问。

“翟,翟逸辰,我告诉你,你别太嚣张!我早就已经看不惯你了!”

叼着烟的公子哥尽量用烟来平复自己的心情。虽然只是简简单单的一句话,确实用尽了他平生的勇气。

眼前的这个叫翟逸辰的男人,气场强大到令人噤若寒蝉。

不过话他也没有什么好怕的,不就是个翟氏集团的大少爷么,更何况,现在在众多美女面前,自己绝对不能胆怯。

……

不是吧?!

苏馨馨一阵惊讶,这算不算是存心找茬?

竟然还有人存心敢找翟逸辰的茬?!

“翟逸辰,我你怎么好意思来主办这场酒会?想出风头是吧?你你在翟家活的这么窝囊,也好意思来这里装少爷?”

闻言,翟逸辰俊逸的脸庞划过一丝不明所以的晦暗神『色』,如墨染的双瞳中有着不易察觉的嗜血意味。

“哦?我倒是不知道我哪里活的窝囊了?以至于让你这种不干不净的狗狗,随随便便都可以欺辱我?!”

听到被人骂做是狗,那个公子哥的脸『色』很难看,一时间有些怒急攻心,出的话语也口无遮拦了起来:

“你拽什么拽啊?别以为你现在挂着翟家大少爷的名号就可以耀武扬威的,你还不清楚你在翟家是个什么身份吗?你妈早就已经死了!你爸另娶,现在翟家最受欢迎的是翟『吟』秋,人家才是名副其实的少爷!你以为你自己是个什么东西啊?”

那个公子哥本就生的丑陋不已,他的眼睛很,如此刻薄与尖酸下,那本就促狭的双眼显得更加让人厌恶不已。

偏偏此时此刻,一心想要在美女面前『露』一手的他,却是浑然不知自己的可恶。

翟逸辰是吗?

你不是最受那些女饶欢迎了吗?

你不是高傲到不可一世了吗?

那我现在偏偏就粉碎你所有的高傲,我看你还有什么资格可以这么拽?

那个公子哥恶狠狠的想着,遐想的同时眼角的余光还不住的瞥着一旁的苏馨馨。

也真是可惜了,这么一个如花似玉的大美女!

如果这么美的女人,跟了他该有多好……

只要能够与这样的尤物共度一晚……

就算是让他死,他也是毫无怨言的!

……

公子哥带有着『奸』~『淫』的目光,看上苏馨馨的眼神变得愈发『迷』离了起来。

都是翟逸辰这个男饶错,如果不是他,此时此刻,或许最受酒会上美女欢迎的那个人就是自己了……

如此想来,那个公子哥对于翟逸辰的怨恨不由得又多了几分。

“翟逸辰,你到底还要不要脸了?酒会不欢迎你!你能不能给老子滚……”

蛋……

蛋字还没出口,那个公子哥就已经被当头而来的一杯红酒给淋成了落鸡汤。

数秒过后,他从惊愕中清醒了过来,伸手抹了抹脸上的红酒,在看到罪魁祸首是苏馨馨时,双瞳中有着明显的气恼。

“你……你这个贱女人,你知道我是谁吗?你敢泼我酒,信不信老子分分钟削死你们?”

“泼了你又怎么样?”苏馨馨轻嗤道:“你知道什么叫贱人吗?只有一口一个贱饶人,才有资格称得上是贱!我当然知道你是谁啊,你不就是大师兄的二师弟吗?你有什么可得瑟的?”

“我告诉你,这里是翟家主办的酒会,翟逸辰是我的男人。你算什么东西?竟敢在这里挑事?如果再让我们听到你对翟家任何大不敬的话语,不用你分分钟削死我,翟家也会分分钟让你断子绝孙的!”

完话,苏馨馨再次拿过了一杯酒,在那个公子哥不可置信的目光下,依然尽数的泼到了他的身上。

“你不是挺喜欢贱的吗?这样才能对得起贱饶身份啊!还有,既然你都已经贱得一身『骚』气了,就不要出现在酒会上倒人胃口了。”

语罢,也不再做任何的理会,苏馨馨对身后的保镖阿乐哥打了一个手势。

一直潜伏在附近的阿乐哥瞬间会意,和简言等几个身形高大的保镖,将那个闹事的公子哥给架了出去。

世界终于清静了。

而在保镖将人轰之后,那个被泼了一身红酒的公子哥,想要去附近的商店换件衣服。

结果他才刚刚走到门口,不知道被哪个人给一棒子敲晕了。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这个公子哥既然敢做出得罪翟逸辰这种不长眼的事情,那他也就没有必要存活在这个世界上了!

简言迅速处理干净之后,和翟逸辰通了一个电话汇报。

“喂,少爷。已经按您的吩咐去做了,以后z市的商业竞争之中,这个男人和他的家族都将从此落败,永无翻身之日。”

很好!

翟逸辰微微勾唇。

他既然敢挑衅,必然就要付出代价!

——

等清理了酒会现场,苏馨馨拉着翟逸辰行走至一个没饶角落。

苏馨馨这才有些心疼的看着眼前的这个男人,轻言道:“翟逸辰,你没事吧?你不要把他的话放在心上了,狗嘴里吐不出象牙……唔……”

她的话还没有完,翟逸辰的唇瓣便用力的覆上了她的唇。

半晌之后,他才放开了她。

“谢谢你,馨馨。”

谢谢你能够帮我讲话,谢谢你一直陪伴着我。

谢谢你的心里有我。

其实他翟逸辰不是不知道,自己和亲生母亲,在翟父翟正阳心中的地位。

自从时候母亲离世后,翟父立即娶了现在的翟母,还有了一个儿子——翟『吟』秋。

每次翟母撒娇般地在翟父面前美言几句,翟父就恨不得把世界上所有好的都给翟『吟』秋。

所有他现在才有这个无忧无虑,整只知道玩乐的好弟弟。

不过,那又如何呢?

在翟家的事业上,翟父最放心交付的人,还在他翟逸辰。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