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仙侠 > 女boss坑仙路 > 第两千零八十章 清醒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此刻的月木正在对战,他的面前是灵悦,不是他打不过这个灵悦,但是她到底是肖果果的祖辈之一,月木不好真的下杀手。

而正是因为如此,月木处处留手了,所以到现在也抓不到灵悦,再加上一个雷浩,在周边护着,生怕月木真的伤了人,让他十分的无奈。

然而月木这边还是有贝贝帮忙,所以过了半个时辰,两人终于控制住了灵悦,可是灵悦被控制也被伤了,雷浩赶忙将灵悦接了过去,护在了怀中。

“你这样做,等一会人清醒之后,你会成为第一个被杀的。”月木冷冷的说道,雷浩苦涩一笑道:“我对她本就亏欠的太多,为了她哪怕是丢了性命,我也心甘情愿。”

月木看着雷浩,只觉得有些可笑,可是这是他自己的选择,谁也干涉不了。若是老大知道了定然会心疼,他们损失了一个帮手。

可是月木现在已经没有力气跟他相争,因为此前的对战,他吸收了过多的灵力,现在只觉得心口十分的难受。

“你怎么样了?”贝贝十分的紧张,可是月木只是不在乎的笑了一下,而后坐下了调息。

贝贝心中觉得不安,总觉得好似有什么事情要发生,看着月木不肯离开。而过了半个时辰之后,月木的神色越发的不好了,但是贝贝不敢轻易帮忙了。

现在在这里的只有她能守着月木,她不放心雷浩,谁知道这个家伙是不是在装模作样,因此她不敢露出底牌给对方。

而那已经昏迷过去的灵悦此刻却缓缓地睁开了眼睛,她的眼神和刚才没有任何的区别,一片通红。她感受到了自己身上的束缚,也不知道是什么法宝,便发狂一般的要挣脱。

“悦儿,不要折磨自己了。当年都是我的错,是我的错,不是你识人不清而是我太卑劣了,你没有责任的,不怪你的。”

雷浩说着接近灵悦,想要让她冷静下来,可是灵悦看着雷浩,好似看到了仇敌一般,猛的调动全部的灵力,挣脱了这法宝的束缚。

贝贝看到了,可是她没有动,贝贝觉得自己变了。若是以往,她或许真的会去帮忙,因为她会觉得于心不忍。可是现在,她只想守着月木,不让他有任何的损伤。

“雷浩!”灵悦突然喊了一句,而那雷浩忘记了闪躲。

他是知道的,现在的灵悦神志不清,现在的她的眼中和心中,都是那些她恨之入骨的人,可是她……却喊着自己的名字!

雷浩不闪不躲,他想着,若是他真的死在了灵悦的手中,应该是高兴的吧,毕竟能够让她报仇,让她放下,他的命也有价值。

一掌直接击打胸口,雷浩感觉到了,自己的心脉断裂了,他或许真的没有活路了,他刚才什么都没有用灵力护体。

一口血喷在了灵悦的脸上,灵悦的脸有片刻的迷茫,她好似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而雷浩用力的抬起了手,想要告诉她,不要怕,你没有做错。

但是雷浩没有机会这么做,他一点点的倒了下去,灵悦却下意识的一把抓着他,不让他倒下去。

贝贝看到了这一切,心中叹了口气,看着月木,却见月木一双眼睛赤红的盯着远方,道:“池玄。”

贝贝愣了,她怎么都没想到,月木心中最深的愤恨竟然是池玄,他竟然想要杀的人是池玄!这是为什么!这不可能啊!他们是伙伴,一直走到了现在,这不可能的。

猛的一个巨大的机械兽出现,那机械兽将雷浩一把抓了过来,灵悦一声吼叫,好似不许人动她怀中的人。

肖果果将一颗丹药拍入了雷浩的口中,这家伙真是不要命啊,死不是不可以,但是也要分场合的,他这样死的没有价值。

肖果果的突然出现让贝贝反应了过来,而她身后跟着的还有池玄和两个巨大的机械兽,想来是找到了解决办法了。

“池玄。”月木想要站起来,却被贝贝一把拉住了。

月木不解的看着贝贝,他虽然神识不太清醒,但是却知道,眼前的人不能伤害。他没有用力的挣脱,而是看着贝贝。

“你伤害池玄,她会伤心,非常的伤心,会丢了命的。”贝贝这么说着,在月木的耳边,一个字一个字的说给他听。

月木微微一愣,一双眼睛看着肖果果,此刻她已经在机械兽的配合下在控制灵悦了。此前的灵悦疯狂的攻击机械兽,想要抢回来雷浩,现在肖果果跟她对战有些吃力。

不过还好还有池玄的帮助,而后五族老他们也赶来了,大家一起控制了灵悦,而肖果果将一颗丹药给她吞下。

灵悦好似失去了力气,呆愣的看着前方,过了一会,猛的吐出了一枚红色的结晶,正是跟此前在池子里看到的一样。

肖果果叹了口气,看来老祖受到了的影响最深啊,这珠子这么的圆润,这么的大。所以肖果果想着,或许老祖心中的恨太深了吧。

“雷浩,雷浩!”灵悦的眼睛终于动了,好似突然想到了自己做了什么,飞速的往前奔,那里是肖果果和她的机械兽。

“老祖不用担心,性命可保。”肖果果这么说着,这一句话将灵悦定在了原地,她不敢往前走了。

她不该这样的,她也不该担心的,那是自己的仇人。她的哥哥若不是因为这个人不会死的!她怎么能够原谅他呢!

“不死就好。”灵悦说完这话,转身往前走,她坐了下来,好似在打坐调息。

但是肖果果知道,这位是不可能真的沉下心来的,她都弄不清楚自己的心,估计还有的纠结呢。

而肖果果下一刻也顾不得其他的人,直接到了月木身边,盯着月木的眼睛,这是受到了影响了。

“吃了。”肖果果这么说,月木毫不迟疑的将那丹药给吞了,他是真的能控制自己,但是并不意味着他就真的没有问题。

月木吞下了丹药,猛的捂着嘴,他知道自己也吐出来了一颗红色的结晶。他将自己的手攥了起来笑道:“这可以做留念了,差点中招了。”

“你没事吧?哪里难受吗?”肖果果这么问着,眼神之中的担心如同实质。

“我没事。”月木笑着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