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仙侠 > 女boss坑仙路 > 第一千五百六十五章 争吵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一千五百六十五章 争吵

“我该拿你怎么办?”韩萌转动手中的剑穗,好似看到了少年的她和黎剑。

他们一起习剑,一起下山玩耍,做错了事情一起挨罚。但是韩萌心中很是清楚,有些事情,黎剑就是跟着她背了黑锅,可是黎剑从来一句话都不反驳。

现在想来,那个时候的自己很让人讨厌吧!因为父亲是宗主,因为黎剑是父亲的弟子,所以每次只要她犯错黎剑都跟着挨罚。或许从一开始师兄就从来没喜欢过她,只是她从来都不知道!

韩萌感觉到眼眶发热,泪还是掉了下来。便是不在意了,每次想起过往来还是觉得扎心,胸口闷闷的,便是她的委屈和不甘。

“你先跑出来,就为了找个地方哭吗?”身后一道声音传来,韩萌赶紧转过脸去,生怕被无剑老祖看到了。

“要你管!知道人家哭了还特意来取笑,你就是这么当人家师叔祖的吗?”韩萌越说越生气,一转头愤怒的看着无剑老祖。

韩萌的眼神中带着愤怒和委屈,那眼睛被泪水洗过黑亮的让人心中发烫。无剑老祖只觉得自己的胸口好似被人捶了一拳,闷闷的难受的不行。

“你为了什么哭?为了自己,还是为了黎剑?”无剑老祖这么问着,韩萌咬着嘴唇不肯说话。

“我在问你话,你既然哭了,总要有个原因吧。”

韩萌第一次觉得无剑老祖的脾气让她忍受不了。

没错,她是冲动爱惹事,他这些年也帮了她不少,还有救命之恩在。但是现在,在她这么狼狈的时候难道不应该假装没有看到,给她留那么一点脸面吗?

在她这么难堪的时候,一定要来往伤口上撒盐,趁着机会讥讽一下吗?她到底做错了什么,让他这么的不顺眼!

“为什么不说话?”无剑老祖看着韩萌的眼神只觉得心口冰冷,她竟然在怨恨自己!

“你想要我说什么?”韩萌冷声反问。

“你为什么哭!为什么这么看着我!”无剑老祖的脸色越发的冷了,看着韩萌攥着自己的手,生怕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为什么哭?为了我自己傻不行吗?”韩萌一边这么说着一边站了起来,下巴高高的抬了起来,高傲的看着无剑老祖,故意反击。

无剑老祖觉得难受,每次韩萌同人较劲的时候就是这样的表情,这样的姿态。现在她竟然将自己作为了敌人看待,他为何要在这里自讨没趣?为何现在还不离开?

“不行!要是你觉得委屈难受,你可以去打黎剑一顿,打不过我可以帮你!可是你这样,他看得到吗?有用吗?”

无剑老祖在生气,气愤韩萌在黎剑面前一副胜利者的姿态,可是回头便在这里哭,败的一塌糊涂。

“你是我什么人?我为何要你帮!”韩萌愤怒嘶吼,有些歇斯底里的样子。

黎剑即便不再是她的心结却是个伤疤,这个伤疤不碰还会隐隐作痛,若是碰了,便是新伤口。她好不容易在黎剑的面前保留了尊严,他却要逼着自己成一个笑话。

她要问什么?你有什么资格去问?问了之后又想要什么结果?

不!她已经不想要任何的结果了。哪怕是今日黎剑回心转意求着娶她,要陪伴她一生一世,她也不愿意了。因为那个人已经不是自己想要的人了。

“我不是你什么人,你也不需要我帮。那你就继续当个无用的懦夫吧!”无剑老祖这么说着转身离开了,只是脚步急速,显然十分的愤怒。

肖果果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看到无剑老祖迎面走来,她感受到了强大的威压,让她灵力震动,忍不住的后退了两步。

池玄也是微微一愣,将肖果果给扶稳了,再看无剑老祖竟然已经离开了。他们这些日子一直在一起,不曾想到,他突然就走了。

“师叔祖!”肖果果喊了一句,可是无剑老祖根本就没有理会,而是直接撕裂了虚空,这么消失了。

肖果果:“……”果然能撕裂虚空的人就是任性。

韩萌见此,胸口不断的起伏,大口的呼吸,只觉呼吸都困难了。这是第一次看他这么生气,甚至骂了她是个没用的懦夫!

“我愿意!不用你费心!”韩萌这么喊着,手中的剑穗扔了出去。

肖果果看着这场面就明白,这两人是吵架了。这还是第一次她看到两人这么吵架,虽然不知道是为什么,但是好似闹得很厉害。

“师姐,你别气坏了自己。”肖果果这么劝慰,就见韩萌眼泪噼里啪啦的落了下来。

肖果果愣了,这是受了多大的委屈哭的这么厉害,眼睛都不眨一下的哭,也不出声音,胸口不断的吸气。这样容易哭伤了身子的。

“师姐,你要生气就骂两句,不要憋屈坏了自己。”肖果果这么说着去拉韩萌的手,就见韩萌将手中的宝剑也一把扔下了,转身飞身而去。

肖果果赶忙去追,生怕韩萌这脾气做出什么冲动的事情来,而两人身后的池玄将那火红色的宝剑和剑穗捡了起来叹息一声。这剑穗是从黎剑那边拿过来的,而这宝剑……肖果果给的,或者说是无剑老祖给的。

这两人的东西都给扔了,看来韩萌师姐气的不轻啊。不过女人的心思看不透,他不给捡回去,她估计得后悔死。

“果然无理取闹的女人最烦人了。”月木这么冷冷的说着,一脸冷淡的往前飞,他反正不关心韩萌如何。

池玄见此摇摇头,也跟着追了过去,原地空无一人,好似他们都没有来过。

黎剑看看那阵法,这阵法几百年的时间,都是用这地底深处的灵脉支撑滋养着凌芸的神魂。她是个炼丹师,火灵根的属性最高,在这里最为合适。

就这么站在了原地,黎剑一动不动的好似雕塑一般,过了半个时辰的功夫黎剑才看到一个虚影逐渐凝聚,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对面的女子正是凌芸,还是曾经他们见面时候的那个模样,只是再也没有了曾经的温柔目光,明媚笑容。或许这笑容,便是自己的求而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