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仙侠 > 女boss坑仙路 > 第一千五百五十五章 谁怕谁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一千五百五十五章 谁怕谁

“放了什么?”肖果果好奇的问着,突然脸色一变,问道:“你不会是放了那种助兴的东西吧?”

“呃……还有这种东西吗?”池玄一脸的好奇。

肖果果:“……”感觉自己给自己挖了个坑!

“你赶紧说,这里面放了什么!”肖果果有些羞恼。

“我是寻了连心果放在了里面。”池玄个回答,肖果果怎么都没想到。

“那就是个传说,我是炼丹师我知道,那个连心果,只是因为形状好似两颗心,不是吃了就对你痴心不悔的。”肖果果这么说着,池玄点点头。

“这个我知道,只是我问了许多成亲的同门,他们说这是风俗。”池玄笑眯眯的说着,肖果果看他一眼,觉得很多时候这货智商不在线。她就很想知道,这么丢人的问题,他到底问了谁了?

“喝吧。”肖果果不知道说什么好,但是池玄的心愿总要满足,不然他们出不去。得亏他们吃过了道果,知道在心魔劫中,若是池玄不知道他们估计更出不去了。

喝了交杯酒,吃了一桌子的饭菜,两人坐着看着彼此,肖果果对这流程不熟悉,自然不知道其中的规矩,只能问池玄。

“下面做什么?”肖果果这么问,就见池玄脸都红了。

“洞房花烛。”池玄这么回答。

“池玄,你难道是想要跟我在这里过一辈子吗?”

肖果果身体微微的往后倾,脸色也发红,她虽然不知道这成亲的步骤,但是洞房花烛的步骤,她还是真知道一些。

“不是,我们该出去了。我们还是出去吧。”池玄这么说着一脸的羞红,但是,等了半天,场景也没有任何的变化。

“你不是说要出去的吗?”肖果果咬牙问道。

“我是这么想的,但是,我没想到,这里面竟然出不去。”池玄的回答让肖果果无语叹息,难道他们一辈子要被困在洞房花烛里?

肖果果真是没想到啊,她竟然有这么一天。人家是渡劫她也是渡劫,人间的心魔劫想的都是成为天下主宰……天下第一才子,第一美女,第一富人也可能。

她呢,被困在了洞房花烛夜。

认真的算起来,他们等了两个时辰了,池玄也在那边打坐了两个时辰,可是就是出不去。这样下去,弄不好就算是这么等一天两天,他们都出不去了!

果然,两天过去了,洞房还在那里,便是那个胖胖的喜娘和打酱油的丫鬟们都不曾再次出现过。这里只有她和池玄两个人。

肖果果算是明白了,不是池玄不想出去,是这个心魔劫不肯让他们出去。若是这么下去,他们岂不是要被困住一辈子!不知道身处心魔劫之中被困也就算了,知道了还不出去,肖果果觉得不能受这个委屈。

“来啊,谁怕谁啊!”肖果果这么说着站了起来,池玄傻了,这是什么意思。

“果果怎么了?你找到办法了?”池玄愧疚的厉害,他让肖果果深陷这个心魔劫之中出不去,他其实才是最着急的人。

“我还就是不相信了,咱们就出不去了。”肖果果这么说着,抓着池玄的衣服就往那大红色的喜床上面去。

池玄:“……”这个氛围不对啊。

“果果你想清楚,我们可是都清醒的,出去之后……怕是这些也都还记得!”池玄不得不又说了一句,肖果果看他一眼笑了。

“你不想吗?”肖果果这么问着,池玄咽了口水,开不了口。

怎么可能不想呢,他想着两人成亲,他还想着他们一起过一辈子。但是,不是在这样的无可奈何的情况下,而是要肖果果心甘情愿。

“我也是有尊严的!”池玄这么说着,肖果果忍不住的噗嗤一声笑了。

“这可是你的心魔劫,不是我的!”肖果果看看四周,池玄脸色羞红,这也太打击人了。

“果果你起来,我们的洞房花烛不能是这样的!”池玄很坚持,这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他们两个好。

“那应该是什么样子的?”肖果果还真好奇,这还不够好吗?

“我想要给你最好的,一切都是最好的。不是为了渡劫而不得不将就。”池玄这么说,肖果果的心感动了一把,这个傻瓜。

“你是觉得我是为了渡劫,不得不委屈自己?”

肖果果见池玄点了点头闷头笑了一声,才点了点他的胸口问道:“你觉得我是受得了这委屈的人吗?我会吗?”

池玄听了这话摇摇头,不会,果果不会的!想明白了这些,池玄欣喜若狂,心也狂热了起来,但是还是在努力控制着自己。

“你倒是想的清楚,那你还不让这心魔劫赶紧醒过来?”肖果果低头,轻轻的咬了池玄的脖子一下。

这个瞬间,肖果果想到了当年看过的很多知识点,比如说,情侣之间喜欢的无聊小动作。

“别这样。”池玄一边说着,一边翻身将肖果果压在身下,双手给固定起来。

肖果果:“……”这就是所谓的心口不一吧。

“告诉你一句实话,我最多也就只会这样了。”肖果果笑着说道,每次看到这个部分就跳了,现在想来,知识点还是匮乏了点。

池玄:“……”这个可恶的小女人。

对于很多事情,尤其是爱侣之间,虽然不曾知道,但是总是能摸索出来的。肖果果只觉得脸色绯红,这些步骤她觉得大概……是对的吧?

而两人的身子越来越滚烫,那红艳艳的锦褥就在眼前,她却在分神看看上面的图案,戏水的鸳鸯绣的很是漂亮。心口的瘙痒越发的明显了,羞涩的情绪在心中开始消退,可是想要什么却并不太清楚。

肖果果猛的睁开了眼睛,看看周边的迷雾,愣了一会……不会吧,这就从心魔劫中出来了!

‘池玄!’肖果果一边咬牙,一边有些羞涩的攥着拳头,他们竟然这么出来了。衣服都……你给我看这个!

“果果!”一个身影飞奔过来,肖果果看着那俊俏的脸上一脸粉嫩,看来是羞涩的。

“呵呵。”肖果果一声呵呵,池玄知道大事不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