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仙侠 > 女boss坑仙路 > 第一千五百五十二章 教训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一千五百五十二章 教训

“竟然真的回来了!”青云真人一脸惊奇的看着文文,这也太奇怪了。

文文根本就没有理会青云真人,她皱着眉头看着远方,心中实在是不明白为何肖果果和池玄要一起渡劫!

“他们这是要做什么?这样一起渡劫也太危险了吧!”青云真人到了现在才看出来,这两人竟然要一起渡劫。

“老大做什么事情,必然有她自己的原因。”文文这么说着看着远方,此刻,劫雷落下了。

肖果果和池玄心意相通,他们身边聚集无数的剑气,那雷电一起落下,两人都直接用剑气扛着。众人也没想到,不仅肖果果能用剑气扛着雷电,这池玄竟然也能做到。

这就刺激了剑宗弟子了,怎么身为剑宗之人,他们就做不到呢!剑宗弟子还能自我安慰,毕竟他们是弟子,肖果果和池玄一个是宗主一个是长老,实力肯定比他们要强大。

而那长老会的众人心就没那么大了,他们可是仙尊啊!他们都做不到如此,这一下子就被肖果果和池玄给比的自惭形秽,心中憋屈了。

宗主他们到底是怎么想的,这样渡劫,真的没有问题吗?上次宗主渡劫,他们就觉得这么做万分的惊险,这次池玄也跟着如此做,他们这些长老们的脸面往哪里放啊?自己都觉得丢人。

“这能行吗?”青云真人这么问着,看看文文的脸色,而文文看了看月木。

“你跟老大他们一起回来的?”文文看着月木问道,月木微微一笑。

“没错,我跟老大他们一起回来的,可惜我不能陪着老大渡劫。”月木这么感叹,青云真人突然觉得有点同情他。

有池玄在,总是会比的一塌糊涂,这种感觉青云真人早就体验过了,因此能够大概明白月木现在的心情。所以他同情他,但是却帮不了他。

还好,文文对池玄那是半点意思都没有,甚至有时候隐约的还有一些嫉妒。所以,他算是放心了,可是看月木的意思,这是喜欢肖果果?

“大兄弟不用着急,我们总有能够追上他们的那一天。”青云真人这么安慰的拍了拍月木的肩膀,月木回头看了他一眼。

“你追上了吗?说这话,你自己相信吗?”月木这毒舌的样子,青云真人愣了。

“月木,不要欺负他。”文文转头警告的看了月木一眼,青云真人心中十分的感动。看来在文文心中还是自己更加重要一点。

“为什么?”月木一歪头不解的问着,一点也不害怕。

“欺负老实人,太不厚道了。”文文这么说完了,月木点点头,对着青云真人微微一笑。

“你好,老实人。”

青云真人:“……”有本事咱们出去单挑!这小子哪里值得他同情了!

青云真人这一刻才突然明白了,为什么文文让他不要跟月木说话,说他性子桀骜不驯,而且还乌鸦嘴。当年他就该明白的,这样的家伙招惹不起。

不过他为何看自己也不顺眼呢?看池玄不顺眼他能理解,他又什么时候得罪了这个月木呢?难道是因为方才的安慰吗?

文文不理会月木,知道他心情复杂,但这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情。她不管是月木也好,池玄也好,只要老大能真正的开心,跟谁在一起她无所谓。

不过真的要说起来,月木这些年在妖兽界到底做了什么,他们谁都不知道。而且她能够感觉到,月木已经变了,不再是以前那个没心没肺,满身防备却十分温暖的金毛了。

现在的他虽然笑的更多了,可是那笑容有时候她看了都觉得心寒,没有一丝的温度。难道老大,真是没有感觉出来吗?

“文文,你这么看我,你那个什么云的该难受了。”月木龇牙一笑,看着文文说道。

“金毛,你笑的真难看。”文文这么评价,月木微微一愣,是吗,笑的比以前难看吗?

“文文,你不是说这辈子绝对不跟男人有什么牵扯的吗?你不是说男人都是蠢货的吗?我以为你最终会选个女人喜结连理呢。”月木继续挑衅,文文又看他一眼。

“金毛,你还记得不记得有一年我们出去玩,后来我的空间转移出了问题,你在哪里被找到的?”文文这么问着,月木的脸都绿了。

“姐!我错了!我真的错了,不该这么刺激你的。”看着文文的手伸了出来,月木的心砰砰的跳。

“你知道,我不是什么善良的人。”文文说着手指一点,青云真人满脸的震惊,月木消失了,就这么消失了!

“你刚才做了什么!”青云真人一脸紧张的看看这周边,竟然没有一人发现他们这边的情况,可能是因为肖果果和池玄在渡劫,大家都在看他们。

“让他重新学习一下做人。”文文这么说着看着前面,不再言语。

而此刻的月木看着眼前的澡堂子,一澡堂子的男人全部看着他,一脸的不解。这人怎么穿着衣服就出现在这里了?

“文文!”月木一声怒吼,不敢停留。

他知道老大在渡劫,所以文文做的不会太过分,他一定在剑宗附近,剑宗附近的男澡堂子里面!

“这不是个神经病吧?”看着月木飞速而出,众人十分的惊恐。

一身的修士服,他们招惹不起,只是不明白修士怎么肯贵足踏入这样的澡堂子里面。

文文嘴角一笑,不知道为什么,好似听到月木呼喊的声音。没错,她就是故意的,让他欺负人,让他不学点好。

所以,当月木一身愤怒的跑回来的时候,众人都愣了。这位怎么的了,怎么突然变了脸色,他刚才离开了吗?

“文文!”月木才喊了这两个字,就看文文再次抬起了手,赶忙变了笑脸。

“姐,我真的知道错了,这些年我可想你了。”

月木这么说着,文文才将手给放下了。众人都不知道,这两人到底是怎么的了,觉得十分的奇怪,只有青云真人内心越发的觉得不安了。

或许是他想多了吧,但是,文文这一手好似不是术法,也没有用空间法宝,而是纯粹的,自身的技能。这让青云真人觉得不安,十分的不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