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仙侠 > 女boss坑仙路 > 第一千五百四十二章 神通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一千五百四十二章 神通

“杀了他们,他们肯定是假的!冒充的!”有人这么说着,好似终于明白了他们上当了。有人,冒充傅长老,闯入了暗夜阁!

“大家快跑!”黑衣人都想要逃命,但是身边的高手太多,他们不得不应战,这一应战便暴露了身份,黑衣人一个个的竟然全部都是妖兽!

此刻,肖果果和无剑老祖他们已经远离了那个暗夜阁。不曾理会被留下的这些妖兽,而妖兽们拼命厮杀,想要找到一条出路。

暗夜阁主身亡的瞬间,密室之内有一人猛的睁开了眼睛,一脸的惊讶和怒火。他缓缓的一伸手指,暗夜阁的场面就出现在了眼前。

他看着眼前一片狼藉的暗夜阁,眼中有怒气燃烧,可是找遍了这周边的山脉,竟然不见暗夜阁主残存的神魂?竟然一丝都没有!

“这手段还真是高,到底是谁做的?”男子这么喃喃自语,再看看地上的妖兽尸首,觉得应该不是妖兽族做的,不然这妖兽族也太傻了点。

“圣境?”男子这么猜测着,空气之中好似残存着一个圣境的灵力波动。

男子又细细的观察一遍那断壁残垣之下的暗夜阁,皱着眉头,总觉得自己忘了什么。他的手指再次的晃动,指尖之上光芒璀璨,十分的刺眼。男子的手指微微的朝着左侧转动,让人万分惊奇的事情发生了,他面前的图像竟然开始发飞速的后退,好似在倒放一般,竟然出现了无剑老祖戴着面具的样子。

“还真是个圣境,可是我怎么感觉到,他身上有黑色的魔气?”男子说着细细的看,这圣境虽然伪装的很好,但是他还是看出了黑色魔气的痕迹。

难道是魔修一族?他们故意陷害了妖兽一族。可是他们为何跟暗夜阁过不去?

“魔修还有地魔族,他们要做什么?”男子这么说着,再次缓缓的闭上了眼睛,那场面消失了。

他这时空掌控的能力还是不行,只能往回看一小段虚拟的影像,实在是无用。若是他能拥有真正掌控时空的能力,那么他才是真正的强者,真正的天下第一!

看来,这魔修是对暗夜阁不满了,他们之间最近有什么冲突吗?男子想不到,也就不准备去想了。暗夜阁只是他的一颗棋子,丢了虽然可惜一些也不算什么的。

关键是灵家人的下落不明,少了一个得力的手下,着实是让人恼怒。等到他这次闭关结束,还是要给这群人一个教训的。

……

修仙界的主城边缘,总会有一些普通人居住地,这样的一个小镇之内,灵姝在院子里面走来走去,忍不住的担忧。身边肖泰见她如此,宽慰道:“没事的姝儿,果果是跟着无剑老祖一起去的,你放心就是了。”

“可是那是暗夜阁啊!他们这么去闹,真的能行吗?”灵姝怎么都没想到,本是打算回剑宗的,可是肖果果突然就改了主意,要去一趟暗夜阁。

去暗夜阁做什么,别人不知道灵姝却是知道的。当年肖家的事情,隐约好似有暗夜阁的手笔,果果去肯定是要查验个明白的,可是她竟然不肯带他们。

“放心,他们要是打探不到想要的消息,那么无剑老祖也会保着果果平安归来的。”肖泰其实也很担忧,但是他不能表现出来,不然这一院子的人都得乱了。

院子外面,池玄看着夜空,又看了一眼月木,这家伙非得要跟着他在外面等,他也不能说什么。其实现在面对月木,池玄倒是没有了脾气,只因为他知道,肖果果喜欢的人就是他。

“老大这次去,也不知道能不能嫁祸成功。”月木这么自言自语,池玄看他一眼。

“你就这么恨妖兽族?非得将这件事情嫁祸给妖兽族。”池玄知道月木的身份,也知道他这日子过得不顺心。

“我恨妖兽族做什么?我只是想要帮老大,至于帮老大会影响到谁,我不在乎。”月木这么回答,池玄心中一寒。

也就是说,他这么为肖果果这么出谋划策,用妖兽转移暗夜阁的视线,根本就不是因为他痛恨妖兽族,而只是因为他想要这么做而已。

换一句话说,若是害了修士能帮着肖果果,他也会毫不犹豫的这样做的。在月木眼中根本就没有什么族类的分别,他的眼中只有自己和敌人。

“你这样岂不是没有一点是非观念了?”池玄这么问道,月木看他一眼,笑了。

“原来你觉得我是个有是非观念的人?告诉你吧,我的是非观念早就在进入妖兽族的时候就粉碎了。现在你才了来说这些,太晚了些。”

月木这回答让池玄沉默了片刻,才开口问道:“你这样,就不怕果果她疏远了你吗?”

“池玄,我知道老大喜欢你。但是,老大喜欢你对我来说根本就没有什么意义,我不会因此高看你一眼,或者喜欢你一点。不要将自己看的太重要了,你又有多了解我老大?她若是知道了我如此,也根本就不会厌弃我一点,只会更加心疼。”

月木说完了还温和的笑了笑,池玄这才发现,到了现在他都没看明白月木这个人,到了今夜他才算了了解了月木。

“你这样会伤害到她的。”池玄冷声说道。

“你放心,我就算是伤了自己都不会伤害她分毫。因为老大喜欢你,我就算是那么讨厌你,不也没有对你出手吗?”

月木这么说着就见远处一阵光芒闪耀,他知道是肖果果回来了,飞速迎了上去,一脸明媚的笑容,哪里有半点刚才的戾气。

“老大,你如何了?你有没有毁了暗夜阁给咱们报仇?”月木这么问着。

“你跟暗夜阁什么时候有仇了?”肖果果不解的看着月木,月木冷哼一声道:“当年如果不是他们给了我那父亲秘境的碎片,我怎么能被派去找宝物?你不知道,回去之后因为办事不利,我被那老头狠狠的责罚了一番。”

月木这么说着,肖果果拍拍他的肩膀,一脸心疼的说道:“说到底还是我连累了你。”

“老大你说的什么话,没有你那秘境我都出不来,说到底是你救了我才对。”月木这么回答,神态很是真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