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仙侠 > 女boss坑仙路 > 第一千五百三十五章 缘分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一千五百三十五章 缘分

“父亲,母亲,我相信师父。她也是我的亲人,绝对不会害我们的。”肖果果这么说着,肖泰和灵姝便不再说什么了。

肖果果有时候比起他们两个人来还要稳重,这也是让灵姝和肖泰觉得安慰的地方。不过这样的女儿他们也心疼,她承担的太多了。

“前辈刚才说您见过我们夫妇?”灵姝十分好奇的问着,那肖盈笑了笑。

“我的神魂一直在这芥子空间之内,早在几百年前曾经清醒过一次,那个时候你们才成了亲,生了这个小丫头。我看你们情况不太好,不想这个孩子跟着你们吃苦,这才指点肖泰去找了那《全灵经》。”肖盈这一段话将肖泰和灵姝给说愣了。

“前辈!您就是那个在我的屋子里面留下了字条的前辈!”肖泰这么说着,肖盈点点头。

“呵呵,我一直以为那是哪位先祖随手记下的随笔,不想到竟然的是您!”肖泰一脸的傻笑,肖盈看了觉得刺眼。

这家伙真是跟当年一样,脑子用的也太少了,这么漂亮的媳妇,当年是怎么追到的呢。

“《全灵经》在整个肖家也只有我一人知道,哪里来的什么随笔。”肖盈这么说着,肖泰连连点头。

“这是自然,这是自然。原来前辈早就对我们一家有大恩了!”肖泰为了自己刚才的小心防备而觉得脸红。

此前他只知道《全灵经》只有肖果果一人可见,他还觉得暗自庆幸自己当年为果果找到了这本术法呢。现在看来,根本都是人家肖盈前辈的恩德,他自然感激了,果果拜师也是应该的。

肖泰这才发现,肖果果的很多事情根本都不曾告诉他们,反而是告诉了池玄。一看池玄那么淡定的站在那里,好似早就知道了,肖泰心中就有些不是滋味。

“你也不用如此,我不是为了你,我做这些都是为了果果,怕她吃了我当年吃过的苦头。全灵根不好修炼,一个弄不好便是废材,即便有了《全灵经》,没有后面的资源,也不能成就现在的她。”肖盈这么感叹,肖泰想到了肖盈和肖家的矛盾。当年这位前辈,肯定也十分的艰难。

“多谢前辈的恩德,才让我们的孩子这么的优秀!”灵姝一脸感激的说道。

“你们夫妇不用谢我,反过来说不是因为这《全灵经》你们一家三口也不会被盯上,每次想到这些我心中倒是愧疚。”肖盈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着灵姝。

“前辈这是什么话,若是没有您我们能不能安稳的活到现在都不一定。当年肖岖和那女人也是早就看我不顺眼,毕竟我是嫡系,我对肖岖还是有些威胁的,只是我父亲和母亲早亡,没有多少人肯归顺罢了。那肖岖名不正言不顺的,那女人必然心虚。我躲出去,也是因为那个女人当年总是想着谋算我。”

肖泰回想起当年,这个肖家家主还好他没有去争,将这样的心思牢牢的压制住了,才能有了今日的生活。不然只怕早就丢了小命!

“这都是我们的要走的路,要闯的劫,不是前辈您的错处。没有您,没有果果,我们不一定能闯过去。”灵姝也这么说着。

见肖泰和灵姝对肖盈十分的感激和信任,肖果果心中也松了一口气,这两头都是她的亲人,她也希望他们三人能和睦相处。

池玄笑着看了肖果果一眼,肖果果突然明白了他的意思,池玄若是不提醒,她差点忘记了,空间之内还有那一块聚魂石精。

“师父,这是庄奇圣尊给您的东西。”肖果果说着拿出了一块石头来,肖盈看了微微一愣。

“我都说不要了,他竟然给了你。”肖盈叹了口气,不想总是欠下这样的人情。

“庄奇圣尊就是知道您不肯要才给的我,但是我知道您的心思,因此我了着道果作为回来,庄奇圣尊也很高兴。师父,比起这些来,我觉得还是您的神魂早点凝聚重要。”肖果果这么说着,肖盈看着她半天没有吱声。

“你这运道还真是……道果你都能找到?这道果树能活下来的可没有多少棵,你竟然得到了,可是却为了我送出去了。”肖盈觉得有点心疼肖果果,那可是道果。

“师父我给您说,我这里的道果可不只是一颗。您吃吗?我这里还有。”肖果果一脸调皮的问着,肖盈愣了,不只一颗?

“我一个神魂可是吃不得的,不过你这道果要好好的放起来,不可浪费了。道果和这聚魂石精的价值相比,两者倒是不相上下,只是一个是我急需的东西,这么算起来,到底还是又欠了他一次。”肖盈如此说道。

“师父您可不要如此介怀,您要是如此只怕那庄奇圣尊才觉得更加难受呢。”肖果果如此感叹,肖盈看着她笑道:“若是让他舒心了,我这心中就该难受了。”

肖果果想想还真是这个道理,这两人的关系复杂,不是他们这些后辈能评判的。因此,她这个做徒弟的人也不好多说什么了。

“你和池玄你们两个是生死剑的主人,你们要好好的,莫要……莫要学了我们。不管是有什么事情,你们要相互体谅,有话要说开,不要憋在心中,那样不好。”肖盈怜惜的看着肖果果,如此叮嘱的都是她的肺腑之言。

“前辈您放心,任何时候我都不会让果果受委屈的。”池玄听了肖盈的话赶忙这么保证,肖盈满意的点点头,而那肖泰看着池玄表情很是复杂。

“肖泰。”肖盈这么喊了一声,肖泰赶忙走了过来。

“前辈我在。”肖泰一脸的恭敬,自从知道《全灵经》的事情,他便服了肖盈了。

“我知道你是心疼女儿,但是这儿女大了不由爹娘。池玄和果果他们两个是生死剑的主人。这生死剑那也是我炼制的神器,这生死剑法只有真心爱慕彼此,心意相通肯为对方牺牲一切的两人才能施展。他们是生死剑的主人,一次你相信我,他们的缘分断不了。”

肖盈的话让那肖泰愣了,为何这些事情女儿从不曾告诉他呢?

这是真的?她和池玄的情分到了这样的地步了?他这个父亲怎么这些都没有弄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