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仙侠 > 女boss坑仙路 > 第一千四百八十四章 设计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一千四百八十四章 设计

“诸位夫人跟肖家主相识之时,修为都不高?”肖果果这么问着,大夫人点头。

“我们跟家主认识了几百年了,在一起也几百年了,当初我们的修为不高,都只是仙士。在外闯荡跟家主结缘,这才走到了一起。”

“那诸位的资质可真不错,几百年就到了大仙师的修为。”

肖果果笑了,韩萌一看还真是如此,这大夫人的修为最高已经是二级大仙师后期,剩下的几位修为弱一些。

“那是因为有家主疼爱,我们修为才能提升这么快。”二夫人到了这个时候,都还为肖家主说好话。

肖果果想着,这肖家主看来是从不曾采补这几位夫人,不然她们的修为不会提升的这么快,那么难道他真是喜欢这几位夫人的?

“呵呵,诸位夫人这些年想来被人误会了不少,看来是心中苦闷啊。”肖果果这么感叹着,几位夫人就好似找到了知己一般。

“谁说不是呢!这些年,我们连宗门都不敢回,就是生怕被人笑话。”

几位夫人叽叽喳喳的开始诉苦,而肖果果则想着肖寒说的没错,好多事情都能从几位夫人身上下手。那么,亲娘到底是打听了什么,竟然让那个肖家主抓起来了。

肖果果本以为这位家主是好色之人,但是现在看来,肯定不是。好色就难免的喜新厌旧,可如今看来,这位肖家主竟然能一碗水端平,这简直是不可理解!

手指头还有长短,面对几位夫人若是能一碗水端平了,那就只能说明一点,他哪个都不喜欢!

而且,几位夫人回忆当初相遇,那都是满脸的甜蜜,可是母亲是被抓走的,被关起来了。这套路不能说变就变,若是肖岖真是对母亲动了心思,肯定不是如此做派。所以说,母亲现在有风险!

肖果果心中更加焦急,决定今晚就行动,不行就绑了肖岖,怎么都能逼问出来母亲的下落。只要不在肖家动手就行!

肖果果想明白了,便带着诸位夫人出了府门,她今日要做很多事情,自然也包括宴请这位肖家主。

肖果果找了肖城最大的珍宝阁,将里面的东西扫了不少,送了给几位夫人,而后,便带她们到了最大的酒楼,珍馐楼。这可是让肖家弟子开了眼界,剑宗剑宗这么败家,剑宗知道吗?

“去请你们家主过来,说我想要答谢肖家主这些日子的招待。”肖果果这么说着,肖家弟子飞速的去了。

肖岖傻了,这算是什么情况,这一屋子的人可是等着给肖果果接风洗尘的,她竟然要反过来请他!这女人办事情这么随心所欲吗?剑宗弄不好会被这女人玩散了。

“散了吧,我去看看。”肖家主这么说着,众人不干了。

“家主,这剑宗宗主如此,岂不是在羞辱我肖家?”肖家一位长老站了起来,一脸的气愤。

“你想多了,这个剑宗宗主她不是针对我们肖家,而是她本来就是这么不靠谱。”

众人:“……”果然女人当宗主,就不是个正确的选择。

肖家主说着往外走,从肖果果第一次露面就没消停过,跟人家大殿上抢男人,帮着唐家管闲事,还非得跟他的船同行,这哪一件是正常人干的?他可不敢保证,肖果果在肖城会做什么!

肖家主走进去的时候,几位夫人已经开喝了,肖家主微微一愣。这平日里看起来十分娴静温柔的夫人们,怎么喝起酒来这么豪爽!

“石头剪刀布啊!输了的喝一口啊!”肖果果这么喊着,正在跟大夫人拼酒。

肖家主:“……”这算是什么不靠谱的行酒令啊!这么喝不得出事了!

“夫人,肖宗主……这是怎么回事!”肖家主一脸心疼的看着几位夫人,到底谁都没有搀扶,站在那里脸色阴沉。

“呵呵,我们女人高兴了,还不能喝一杯吗?”韩萌扭头不高兴的问着,诸位夫人也点点头。

这肖家也算是有规矩的人家,她们在肖家为了不给家主惹麻烦,也是过得小心翼翼,心中的苦闷谁能理解?如今这位剑宗宗主倒是个性情中人,她们很是喜欢。

“肖家主,不要理会她们,让这群女人去喝,我们单开一桌。”月木这么说着,不等肖家主出言反驳,便将人给抓到了隔壁。

肖果果见此,眼睛笑了笑,她相信月木和池玄,必然不会让她失望的!

“肖家主,我们兄弟陪你喝。”月木说着,开了一坛子灵力酒,这是酒楼的珍藏。

“谁跟你是兄弟。”池玄冷冷的说着,月木脸色绷紧了一下。

“池玄,不要觉得你比我长得好看,就有资格跟我耀武扬威,我和老大认识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里玩泥呢?”月木说邪魅一笑,看池玄脸色难看的发黑。

“现在陪在她身边的是我!”池玄说着狠狠的拍了一下桌子,却听到隔壁的笑声一直没有停下来。

“哼,那是因为你卑鄙无耻,钻了空子!如今我回来了,你该上哪里凉快哪里凉快去!”月木说着自己端起了酒杯猛的灌了一杯。

“她离不开我!”池玄笑了也独自饮了一杯,只是那翩翩公子的姿态,让池玄看起来更美了。

肖岖:“……”他这是听了什么不得了的故事啊!这剑宗宗主和这两个男的关系也太复杂了吧!

“她也离不开我,这是昨晚她亲口说的!”月木说着,池玄眼睛瞪得大大的,一伸手,就要杀了月木。

“你敢!”池玄直接动手了,月木飞速的侧身闪躲,而这个时候肖家主站了起来了。

“两位,两位,冷静一点,肖宗主就在隔壁,两位如此只怕肖宗主会不高兴!”肖岖觉得这肖果果也太豪放了点,毕竟是个女子啊。

“哼!”池玄坐下了,月木笑眯眯的,一副欠扁的样子。

“不如我们喝酒吧。”肖岖安抚了两人。

“喝酒多没意思,我们拼酒吧!”月木说着,拿起了一个小酒坛子。

“拼酒就拼酒,谁输了谁滚蛋!”池玄也拿起来一个小酒坛子。

“肖家家你主呢?”月木和池玄都看着肖岖。

“你们拼吧,我酒量不佳。”肖岖说着往后退,他可不想掺和这些乱事。

“那就我们来!”两人如此开喝了,一坛子接着一坛子,喝的这一屋子的酒气,两人晃晃悠悠。

而肖家主肖岖自始至终滴酒未沾,看着两人争风吃醋一脸的笑容,顺带着听了不少私密,心中很是满足,看来剑宗宗主也不过如此。

只是,肖岖才站起来,就感觉到一阵子头重脚轻,猛的心中一惊,才想要喊叫就觉得识海一阵疯狂的疼痛,人也晕了过去。

“行了,可算是倒下了。”韩萌说着,一把将肖岖提了起来,而池玄和月木的眼神清明,哪里还有刚才的半点的醉意。

这个瞬间,肖寒推门进来,飞速的说道:“我们得快点,免得夜长梦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