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仙侠 > 女boss坑仙路 > 第一千四百六十七章 筹备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一千四百六十七章 筹备

三个月的时间转眼就过去了,为了这次继任大典,整个剑宗都忙碌了起来,甚至是外出历练的弟子也纷纷归来,他们都想看看这个新的宗主。

然后,他们见识到了关于肖果果的各种传言,这位宗主……让人觉得有点一言难尽啊。但是,剑宗的弟子已经对肖果果万分的推崇,甚至是剑阵塔之中的弟子和前辈们也纷纷的出来了,就为了参加这位宗主的大典,可见这位宗主的影响力了。

道贺的宾客被统一安排,一个个的宗门在这两天的时间内纷纷到达,有大的宗门,也有三级的小宗门,但是都带着礼品,而且都是精品。这些东西如同流水一般的被抬入了肖果果的主峰。

只是肖果果并没有细看,只让胖婶帮着记录,有些礼品要以后还人情的。毕竟人家也有掌门替换,而修仙界的人长寿,肖果果她也不知道自己能活到什么时候。

而肖果果和池玄本人一直都在芥子空间之内,安心的修炼。此刻,两人手中拿着生死剑,只是随着生死剑的剑法变化,这生死剑竟然在变化形状。

有的时候它是一把长剑,有的时候就成了双剑,甚至是双刃剑……不得不说,便是肖果果和池玄对战了无数次,每次肖果果和池玄还是惊叹这锻剑老祖肖盈的本事。

她不仅是个锻造大师,而且是将全部的心血都放在了生死剑上,每次剑招的变化,这生死剑都能变形,达到最大的杀伤力。即便是生死剑不会变形杀伤力就够大的了,但是它还是会变形,这简直是将杀伤力又提升了三成。

随着两人的配合,两道金『色』的剑意也环绕在两人,好似伺机而动,又好似在守护两人,不让对手有可乘之机,对他们进行偷袭。

这样的控制难度更大,但是肖果果和池玄却游刃有余,不断的有剑气产生,环绕在他们周围,这两人好似存在于剑气的海洋之中。这一层层的剑气,不仅成为了他们最可靠的保护,也是最强大的攻击。

最后一击结束,肖果果和池玄调整呼吸,看着彼此微微一笑,明白彼此心中的感受。

“看看你这汗。”

池玄说着给肖果果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却不敢做别的。墨玉防贼一样的盯着他,有时候池玄真怀疑,墨玉这家伙就没点别的事情可做了吗?

“主人,按着你们现在的剑法,便是碰上仙尊也能杀了!”墨玉兴奋的说着,万分感叹。哪里想到肖果果真的得了剑宗的真传。

“这生死剑的确是厉害,便是当初一代老祖的法宝也没有它的威力巨大。果然是肖盈前辈一辈子的心血凝结。”肖果果看了看手中的宝剑如此感叹。

肖果果他们自从出了剑阵塔便一直在空间之内修炼,他们需要赶紧将在东城分校那段日子的收获巩固下来。所以,这两年半的时间,他们不停的磨合生死剑法,适应生死剑的每一次的变化。此外他们还不断的修炼神识,池玄也已经掌握了神识攻击的诀窍。

自从去除了忘情种子池玄已经恢复了记忆,这让肖果果觉得十分欣喜。当然,池玄的『性』格还是有了变化,毕竟后面经历了许多池玄不可能还是曾经的样子,比起曾经,池玄如今腹黑了许多。

只是他面对着肖果果的时候,还是一样的温柔,而且比起曾经腻歪了许多。只是一直有墨玉在身旁,他也不敢放肆,至今只限于偷『摸』的亲亲抱抱举高高的阶段。

但是肖果果明白他的心思,两人配合生死剑之时,肖果果总是能感受到池玄的情谊流『露』,而这情谊让他们配合的越发的默契,让生死剑法更加精湛。

果然,这是锻剑老祖为情所创的法宝和剑法。想来这也是为何每次池玄跟她腻歪,墨玉并不经常『性』的出现煞风景的原因。

“你现在还在分割神识,是不是?”池玄看着肖果果坐下吃果子,顺带着问了一句。

他记忆恢复之后想起了很多事情,这便是其中的一件。池玄到现在还记得这分割神识的痛苦,那真是折磨。他不曾想到肖果果竟然到了现在还在继续,若不是上次神识离体,他到现在都不知道。

“池玄,你只有一个元婴,对不对?”肖果果认真问着,池玄点头,总觉得肖果果会说出什么骇人听闻的话来。

“但我告诉你,我有七个元婴,你相信不相信?”肖果果这么问,池玄的眼睛眨了眨,然后点点头。

“你应该知道你说的话我都会相信!只是一时半会儿有些不好接受,你等我顺一下。”

池玄说着真的沉默了片刻,然后看着肖果果的肚子,那眼神好似肖果果有了身孕似得。惊奇中带着震撼,震撼中带着欣喜和苦恼。

“你那什么眼神?”肖果果郁闷了,这货心情变化也太复杂了吧?

“七个元婴,对你有没有影响?”池玄只关心这一个问题。

“这就是我想跟你说的。你的神识分割,不过是为了让神识变得更加强大,让神识能够进行攻击。但是我不是的,你忘记了在飞仙宗的时候,在后来参悟剑道的时候,它们都出现过。”

肖果果这么说池玄想起来了。在飞仙宗,肖果果曾经消失后出现,参悟剑道的时候,曾经出现了几个肖果果一起的情况。

其实关于肖果果的很多事情池玄都很好奇,但是都不曾主动去问,因为他相信总有一天肖果果会愿意告诉他的。看来今日就到了时候了。

“那些便是我的元婴分身。”肖果果这么说,池玄不知道该如何作答。

“也就是说人家的元婴一直都在丹田之内,你的能出来?”这是池玄最直观的感触。

“也可以这么说,它们是真实存在的,能成为分身的。”肖果果这么解释,池玄还能说什么。

“不要让它们随便出来,我怕分不清楚了。”池玄有些担忧的说着。

“呵呵,你放心,你一定能分清楚的。”肖果果觉得这一刻的池玄很可爱。而池玄一脸委屈的将她抱在怀中。

“真的对你没有什么影响吗?它们若是受伤了呢,你也会受伤吗?”

“不会的。”

“若是它们喜欢上别的男子,你也会喜欢吗?”

“不会的。”

“那要是它们打起来呢,你会帮谁?”

“……池玄,我们聊点别的吧。”

“好的。我就是太好奇了,那它们不会喜欢我吧?”池玄还是看着肖果果的肚子,觉得十分的惊奇。

肖果果:“……”什么时候这么自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