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仙侠 > 女boss坑仙路 > 第一千二百八十三章 这是误会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一千二百八十三章 这是误会

李堂主刚想要站出来打圆场,就听到肖果果开始嘀咕道:“真不明白,有些人这么处心积虑的要将罪名按在我们身上,到底是为了什么?难道这些黑衣人的身份,见不得人?”

肖果果这一说,李堂主就胆寒了,难道这还想要撕破脸,破坏飞仙宗的名声吗?

不过李堂主转念一想,便真是如此也说的过去,他们这几个人不过是为了求生,被逼急了。难道他们被人算计还能老实的等着吗?当然要反击,要想办法求生啊!

“你说什么!”叶老指着肖果果的鼻子问道,肖果果很是淡定。

“莫不是前辈认识那些黑衣人?不然为何来管闲事。若是这位前辈觉得不妥当,那么我们就不走了,我们就找飞仙宗的老祖们评评理!”

肖果果一句话十分的大胆,而那李堂主心中竟然觉得肖果果干的漂亮,对付这个叶老,只有老祖们管用。

“你脸皮可真厚,你觉得飞仙宗的老祖们是你想要见就能见得到的吗?”那叶老冷笑一声,却不得不收敛了几分。

这个陆汕如何,他们平日里不曾多嘴,他们都知道陆汕是烂泥扶不上墙的,但是,陆家老祖不知道啊!这要是真的被查明白了,陆家老祖自己觉得脸上无光,这他们也难免要受到责罚。

“为什么见不到,难道我剑宗弟子就是随便你们飞仙宗冤枉的不成!”韩萌再次表明身份,这让叶老也很郁闷,怎么又出来个剑宗的。

而就在这个时候,水青兽将自己后背上背着的两个人直接扔了出去,扔出去之后转身就跑。那个瞬间,它真是用了生平最快的速度,好似在逃命!

“哎?这是什么?”身穿黑色兽皮的异兽门弟子还没想明白,就被身边老者抓着肩膀往后退了好几步。

“不好,这肯定是陷阱!”老者这么说着,中年男弟子也提起了心,看着地上那昏迷不醒的两个男人,这怎么看都好似是飞仙宗的人啊!

“这是飞仙宗的人!他们为何被人仍在这里?师祖,我们顺手杀了吧,反正我们两个宗门也有仇!”

“不许胡来!”老者并不同意。

可是中年男子的声音才落下,就看到身边的一个巨大的灵兽猛的冲了上去,只是一口,就将那昏迷的白老给吞了。

众人:“……”哎,这节奏不对啊!他们还在讨论这两人要不要杀,这灵兽怎么就突然先动了?

异兽门控制灵兽的能力那绝对是强悍的,这样的不听主人吩咐,擅自行动的情况还真的是不多见。因此便是老者也是微微一愣。

而就是这微微一愣的功夫,就错过了很多事情,比如说,那个飞仙宗的陆家老祖猛的睁开眼,他刚才感觉到了自己失去了对白老的控制。

这个瞬间,他想的不是白老的生死,有没有背叛他,而是想到了陆汕。那个唯一的嫡子,他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啊!毕竟白老可是贴身保护他的。

下个瞬间,仅仅隔了两三个呼吸,陆家老祖的脑海一阵疼痛,心中震惊愤怒,他的嫡子出事了!

而此刻的异兽门的长老也很郁闷,盯着那个突然不断抽搐,不过两个呼吸就丧命的男子,终于明白了什么事情不对了。

这是嫁祸栽赃啊!这绝对是嫁祸栽赃了!

刚才那个妖兽就是幕后黑手,只是不知道这个年轻人到底是谁的弟子?正这么想着,就看到一个老者的虚影出现,那愤怒的表情,好似要撕碎了这里所有的人!那老者看着他们,眼神冰冷,恨恨的说道:“异兽门!”

“误会!这都是误会!”那长老简直是百口莫辩。

“误会?”陆家老祖看看这群人,又感受到了白老的气息,看看他们身边的妖兽,冷冷一笑,这算是特么的什么误会!

正这么想着,就看到那刚才一直很安静的另外一只灵兽好似突然醒悟了过来,对着陆汕的尸首冲了过来,猛的一口,地面上就剩下一个坑了。

众人:“……”这误会算是解不开了。

“异兽门,你杀我嫡系子弟,我要灭了你的宗门!”陆家老祖一脸的狠绝,然后消失在了空中。

众人愣了,怎么也不明白,这两个灵兽到底是怎么的了!这根本就是有意的配合人家嘛。这是间谍吗?

“长老,这可怎么办?”另外有弟子问着,他们真是百口莫辩了。

“呵呵,怎样?应战就是了!我异兽门还真的能怕他们不成!”长老很牛的回应,同时看着远方。

他们这次是被人陷害的,虽然他到现在也不知道为何灵兽会突然失去了理智,但是,这人做局十分的高明,如此也算是正常的。

想来想去,也想不出来到底是谁做了这样的事情?他们异兽门要是和飞仙宗打起来,到底是谁得利最多呢?

“回宗门!”长老要赶紧回去,他要将这件事情禀告给宗门知道,早点做准备才好。

不过,他隐约的还是觉得有点兴奋的。这要是有宗门大战,总是能够有获利的一方,他们身后可是那妖兽界,他们可不一定输!

就算是输了,大不了收拾东西去妖兽界混,飞仙宗的人可不敢进去!但是万一要是赢了,他们能获得多少好处呢!

这个消息传回去,异兽门竟然兴奋的人居多,沮丧的人少,一个两个都恨不得飞仙宗打过来,果然是个凶狠好斗的宗门。

而此刻的陆家老祖猛的睁开了眼睛,狠狠的一巴掌,将自己最喜欢的桌子给拍碎了。周边守着的弟子不敢吱声,多少年不曾见陆家老祖如此发火了。

“陆汕啊!”陆家老祖一声吼,然后猛的一口血喷了出来,显然是被刚才看到的景象给刺激的。那可是他唯一的嫡子了!

虽然他名下的子孙不少,但是,这个陆汕却是唯一的嫡出的孩子,当年夫人给他留下的!谁能想到,他费尽心机的护着,还是遭遇了不测,这简直是要了他半条命啊!

“父亲,这是怎么的了?”另外一个中年男子走了进来,正是陆家老祖的二儿子。

“你大哥被人杀了!”陆家老祖一咬牙说着,简直咬破了嘴唇,那恨意那么的强大。

那陆家二老爷一听这个消息,心中顿时狂喜。陆汕那可是他争夺家主之位的最大的阻碍。如今没有了,真是太好了。

但是,他不敢在脸上表现出来分毫,只是一脸的震惊,然后便是一脸的愤怒和伤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