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仙侠 > 女boss坑仙路 > 第一千二百二十三章 威胁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一千二百二十三章 威胁

“你是灵家弟子,这是你的使命!”白衣男子一脸的愤怒,一字一句的强调,怎么都没想到会进来这么一个家伙。

“你弄错了吧,我爹姓肖,我也姓肖啊。”肖果果一脸的无辜反问。

白衣男子哑然,张开了嘴巴动了两下,就是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

是啊,人家是姓肖的……这么一想,眼前只有灵姝一个是姓灵的……这还真是,灵家的悲哀。弟子凋零成了这个样子,竟然现在要外姓人也要拿来凑数了。

“既然你不是灵家弟子,那你走吧,离开这里。”白衣男子冷声说道,肖果果冷笑一声,你让走就走,你当你是谁啊!

“我要是不走呢?”肖果果挑衅的问道。

男子:“……”还能这么厚脸皮的吗?

“你不是灵家弟子,不能进入这里。”白衣男子看着肖果果,真想要一巴掌拍死她。

“那你去找门外的大树算账啊,是大树让我们进来的!”

男子:“……”还能不能讲理了?大树那是感受到了你们身上的血脉之力才放人进来的。

“那你到底是想要如何?”男子看出来了,肖果果这是在故意找麻烦,她这样,必然是有所要求的。

“你说我不是灵家人,不能进去可以。但是,我母亲总是灵家人,她总可以进去吧。”

肖果果这么问着,男子点点头,虽然有些不情不愿的。他本来选择的是肖果果,不是这个灵姝。

“可是我母亲伤了,伤的很重,你得让她养好了伤吧?”肖果果继续说道,男子想了想,也点了点头。

“这里面,不会再有什么考验了吧?你这所谓的考验,可是差点害死我们了。”肖果果这么说着男子终于反驳了。

“那是为了看看你们,到底能不能肩负起来拯救灵家的重任!”男子这么反驳,肖果果鄙视的笑了。

“要是不能呢?将我们杀了?然后等着别的弟子再来?”

肖果果一句话,男子不吱声了。他也没想到,现在的弟子们这么的弱了,他已经好几万年不曾出去了。

“别给我提什么责任,什么考验的!我不进去可以,但是等我母亲养好伤势,让她好好的进去,别再整什么幺蛾子了。”

肖果果这么说着,灵姝愣了,她好似到了现在才想明白,肖果果如此做竟然是要将这机会给她!这……她怎么能接受呢。

“不行,这是你的机缘,你好不容易才走到了这里的,不能让给我。”灵姝虽然感动,但是,她更希望肖果果能得到这次机缘。

“我本就是肖家人,这灵家的担子太重了,我可担负不起来。母亲你要是真的疼我,以后就好好的修炼,等您振兴了灵家,我也跟着沾光就是了。”

肖果果嬉皮笑脸的说道,灵姝摇头,她不能接受肖果果为她牺牲。

“不行!我们一起进去,我看谁敢阻拦我们!”灵姝不再劝告肖果果,而是看着白衣男子。

白衣男子:“……”你劝不明白她,回头找自己麻烦,这合适吗?

“看你这意思,还想跟我分个高下?”白衣男子冷笑着,却见灵姝缓缓的摇头。

“灵姝不敢,灵姝虽然不知道您的身份,但是,也明白您是灵家前辈。既然如此,灵姝怎么敢放肆?只是今日我们既然已经通过考核走到这里,总不能无功而返,要是您不同意让果果进去,那么,我也不进去了。”

灵姝说的很坚定,肖果果愣了。不至于吧,她是无所谓进去不进去的,知道自己的亲人还活着,她比什么都高兴。她想要让灵姝得到这次的机缘,让她变得更加强大,这样她也能放心。

但是,不曾想到,这亲娘这么的威武,简直……没想到这么精明啊!

“你……这是在威胁我!”白衣男子一脸的愤怒!

“没错,我在威胁前辈你!”灵姝很肯定的点头。

“你就不怕我杀了你!”白衣男子一脸的愤怒,灵姝却笑了。

“前辈在这里多少年了?可曾见过灵家弟子进来?”灵姝这么问着,男子的脸『色』就有些阴沉了。

“您在这里的时间太长了,可能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这外面已经没有灵家人了,您面前的两个,我和我的女儿,很可能是唯一剩下的灵家弟子。”灵姝这么说着,肖果果看了灵姝一眼。

果然,这母亲比起自己来,要老辣的多了。这样的母亲,真的成为灵家的家主也没有什么不好的,她定然能够将灵家振兴起来的吧?

“你胡说,我不相信!”男子这么说着,灵姝笑了。

“或许还有零星活着的,但是,我们是唯一走到这里的人。大人您还不明白吗?若是不让我们进去,或许,下个千年,下下个千年,都不一定有人能够进入这里了。”

灵姝说完了,就沉默了下来,这一次,她要让白衣男子自己选择。

她可以担负灵家,这是她的责任,但是,她不能让女儿受委屈。走到这里了,凭什么不进去!

“你们果然胆子很大啊,竟然敢威胁我!”白衣男子这么说着,身上的气势就发生了变化,肖果果看了他一眼,很淡定的将墨玉给放了出来。

墨玉说了,进来之后有什么解决不了的问题,就找它,现在就是碰到解决不了的问题了。

墨玉一出现,对面的男子就愣了,『揉』『揉』眼睛,还是不敢相信,这怎么可能呢!

“你到底是谁?”白衣男子问着,肖果果就见墨玉的表情十分的尴尬。

“白叶,我是墨玉。”墨玉这么说着,肖果果看到那白衣男子哈哈大笑,笑的前仰后合不可自抑。

“你在开玩笑?你是墨玉……墨玉的本体,可不是这个样子的。”白衣男子这么说,肖果果有些尴尬,这个跟她脱不开关系。

“白叶你忘了,我的老主人已经陨落了,我的外形,自然是会发生变化的。”墨玉一句话,白衣男子的笑声没了,脸上带着失落和愤恨,表情十分的复杂。

“那么墨玉,你为何在这里!”白衣男子瞬间绷脸问道,那样子,好似不是老友久别重逢,反而像是看着什么仇人的样子。

肖果果看了看,这情况怎么好似有点不太对呢,这两个人,到底是什么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