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仙侠 > 女boss坑仙路 > 第一千零一十八章 参悟剑意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一千零一十八章 参悟剑意

肖寒跟着肖果果和池玄,不断的往秘境的深处而去。只是越是往里面走,越是觉得不对劲,怎么觉得有一种被人监视的感觉呢?

“我们到底要去哪里?”肖寒忍不住的问了一句,他知道,肖果果和池玄不一般,看来秘密就藏在这里了啊!

“地下,很深的地方。”肖果果淡然的着,头也不回的往前走。

“地下?”肖寒觉得,肖果果的话,他有时候真的不能理解。

然而,他们就果真往地下而去了。

一条路通往地下,越是往下面,越是炎热,直到跨越了岩浆,肖寒真的想要知道,他们此前到底经历了什么啊!在这里能做什么?

“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肖寒这么问着,自己都觉得好奇。

“能够修炼剑法的地方而已。”肖果果着,打开了阵法,而黎剑就站在阵法的尽头等着他们。

“你们快点进去修炼吧,这个家伙,现在不能进去。”

黎剑这么着,肖果果点头,她反正是无所谓。也正好让黎剑师兄帮着他们看看,这肖寒到底是个什么人。

看着肖果果和池玄就这么走了,肖寒愣了。不来这样的吧,不看他的面子,也看看他义父的面子啊!

“果果,妹妹!你忘记带我走了!”

肖寒远远的这么喊着,肖果果挥挥手,好好的陪黎剑师兄玩玩吧,她师兄可是个很厉害的。

肖果果和池玄回来,不是为了别的,而是为了剑阵。肖果果此前便参悟了许多的剑意,但是,一直没有找到自己的。

现在,经此一战,经过这次的受伤,肖果果参悟了一些,因此她才着急回来。

现在她的时间耽误不得,耽误了一点她都心疼的不行呢。

所以,将肖寒留给黎剑,这是最合适的选择。当然,肖果果相信,肖寒要是没有问题,黎剑不会要了他的命。

肖果果看了一眼池玄,池玄微微一笑。

“担心我吗?”池玄这么问着,肖果果摇摇头

“师兄的剑意已经出现了,我一点也不为你担心,我担心的是你在剑阵里面忘了时辰,不给我准时出来做饭了。”肖果果笑道,池玄点头。

“你放心,我在里面必然不会『迷』了心神,记得时辰,当出来的时候就出来。”池玄这么一,肖果果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她虽然是担心池玄在那剑阵三层陷入了『迷』障,不肯出来了,但是,被池玄这么看出来,就有些不好意思了。

这次对战之后,肖果果知道自己心态有些变化,但是,她一向是秉承着人跟着心走的原则,这变了就变了,她也不会不承认。

但是,这害羞的情绪,还是十分的陌生的。弄的肖果果一时之间有些不知道该如何了。

“你自己心点,我也走了。”肖果果着,自己迈入了那阵法之内,头也不回,看的池玄微微一愣,然后笑了。

师妹这到底是害羞了?还是真的恼羞成怒了呢?反正不管如何,总比没有情绪好多了。

池玄这么安慰了自己,这才收了心神,他入剑阵还得心,这黎剑师兄弄的剑阵,可是一点也不能分神的。

而肖果果呢,因为跟飓风和银『色』的剑意已经熟悉了,只有它们陪着肖果果修炼剑意的份,哪里有造次的余地。它们老实的很,一点危险都没樱

肖果果这才进来,就看到了银『色』的剑意,那剑意绕着她飞了一圈又一圈的,倒是不嗡嗡了,好似听明白了肖果果上次的要求。

“你倒是聪明乖巧,就这样的,外面怎么都还怕你啊。”

肖果果着,那银『色』的剑意就在她面前停了下来。剑身都弯曲了起来,那样子,好似在……哭吗?

肖果果好似突然明白了这剑意的意思,它这是觉得委屈了?它这是想,只有在自己面前才这么的乖巧?

“行了,你也不要委屈了。我告诉你,这次我跟那个洗灵兽对战,我有所感悟,但是,终究还是差零。你可得跟飓风好好的配合,咱们再打一场,等帮我领会了剑意,我记着你们的好处,出去了,我请你们……吃点好吃的灵石!”

肖果果这么着,飓风和剑意都齐齐的往后退了两步,身子还颤抖了两下,好似很不愿意的样子。而且它们也不吃灵石啊!

但是,肖果果会死缠烂打啊,飓风跑了,剑意跑了,不要紧,肖果果拿着宝剑就追啊,只要能提升就好。

肖果果想想自己跟那洗灵兽的对战,那是拼了『性』命的,但是,还是自己受伤了。为何呢?还不是因为自己打不过它!

既然是技不如人,自然要好好的磨炼,从今日就得开始努力,再也不能有半点的放松。所以,这两个家伙愿意也好,不愿意也好,都得陪着她打斗!

肖果果想着自己在洗灵兽的攻击下来差点丧命,因此剑法越发的狠辣了,她就不相信,自己就冲不出这个桎梏,掌不住自己的命运。

若是有人阻拦,她便伤人,要是有兽拦着,她便杀兽!

她要的是一往无前,要的是无人敢欺,这便是她的剑心,若是不成,她便不修这剑道!

肖果果的招式迅猛,便是那飓风,那剑意,也让着她三分,到底是害怕了肖果果伤了自己,因此不愿意交手。

但是,即便如此,肖果果还是不断的追击,竟然也不用灵力,直接就用剑法招呼,好似不怕浪费力气。她一直追击,剑法凌厉,不肯间断。

这飓风好似也是觉得避让不得,只能开始回击,一人一剑,竟然打的十分的认真,这倒是让肖果果觉得满意了。

高手过招,毫厘之间,这飓风虽然没有在黎剑手中,但是,招数一点也不差。不然黎剑当初也不会将飓风放在这里面,当做对肖果果的磨炼。

肖果果觉得,她要么不参透,要参透,便要参透那无上剑道,无可阻拦,无可畏惧。

而此刻的黎剑看着肖寒,淡淡一笑,他看的透这饶修为,看不透的则是这饶品校

黎剑到底是做了剑宗这么多年宗主的人,轻易也不会相信谁,更别是花言巧语的,自然是听一耳朵就能明白了。

他不觉得一个肖寒算是什么人物,但是,他觉得有意思。他看到气势全开的自己,还能这么的稳妥,不骄不躁的,也是难得了。

这人要不是品行好,心『性』坚定,要么便是装模作样,诡计多端之人。他倒是很想看看,他的真面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