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仙侠 > 女boss坑仙路 > 第一千零一十二章 挡光了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一千零一十二章 挡光了

“这到底是怎么了?”冯长老等人飞奔而来,他们看到肖果果在池玄的怀中昏迷不醒,肩头上面还有一个血窟窿,心猛的就提了起来。

“她睡着了,应该没事了。”池玄这么着,冯长老的心放下了一半。而黎丹大师一下子掏出来一瓶丹药。

“这里放着救命的丹药,你快点给她吃一颗。”

“谢谢师祖。”池玄想想肖果果平日里的做事风格,很自然的将那丹药接了过去,然后放在了自己的储物袋里面。

黎丹大师:“……”突然有种自己的丹药被人占了便夷感觉。

“吃啊,怎么不现在吃啊?”冯长老也不明白了,那可是师父炼制的丹药,千金难求啊!

“师妹刚才已经吃了一颗,我怕药效相互有影响。”池玄一句话,众人沉默了一瞬间。

吃过了,你为何还接下人家的丹药啊,就这么的不见外?

“那就好,让她好好休息,外面的事情有我们呢,我们来处理!”冯长老着,拍了拍池玄的肩膀。

“外面的事情还是我来,这里,就麻烦文文姑娘为何照顾师妹了。”池玄看着文文道,文文冷冷的看了他一眼。

照顾老大,她应该的,还用他吩咐!

要不是为了他,也不会招惹这么多的麻烦,最后老大还给自己弄伤了!文文一看现场便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他们家老大总是能做出这种舍命的事情来,让她生气也无用。

虽然不会死,但是,会疼的啊!

老大那么怕疼的一个人,这得是下了多大的决心!

“放心好了,不劳烦你惦记着。”文文着,直接蹲了下来,手中拿着帕子,给肖果果的脸上的血迹擦除干净。

“还站着做什么,等我请你们吃饭吗?”文文看着几人,这么问道,几人往后退了一步,这姑娘身上散发出来的寒气,简直要冻死个人了。

“那个,我还是留下……”白衣男子正要话,就看着文文冷冷的看着他。

“我不管你是哪个角落里蹿出来的,现在不要在这里刷存在感,因为不管你是谁,都不重要,明白吗?”

文文的话好似一把锋利的剑直接刺入了那白衣男子的胸口,没错,他是谁都不重要了,他追到了这里,竟然还是让她受伤了,这就是该死了!

“没错,这一切都我没用,要不是我没用,她也不会受伤。我该被骂的,我就是个笨蛋!”白衣男子着,猛的低下了头,一脸的痛苦,那眼泪竟然直接掉了下来。

众人看傻眼了,真的假的,你这么一个高手,怎么会是这个样子的啊!

那三个跟着白衣男子一路走来的飞仙宗长老们也傻了。

不会吧,这白衣男子原来这么的脆弱吗?

那么,为何他们这么长时间都没有发现呢!他们竟然跟着走了一路,还不敢吭一声!

这人是真的傻啊,还是他伪装出来,骗众饶呢?他们不管是从哪个角度看,都觉得这白衣男子全身上下的不对劲!

“闭嘴!要哭让开点,你挡住光了!”文文头也没抬起来的着,那白衣男子愣了一下,然后缓缓的动了动,换了个角度。

黑色的雾气逐渐的消散,稀疏的阳光从树林间照射下来,这白衣男子一挡,便看不到了。

文文什么样的精神病没有看到过,这个白衣男子,不过是边缘区域的人而已,有什么不好对付的。

这样的就该直截帘的告诉他,滚!

“还不走?想要站着当装饰?”文文看了白衣男子一眼,白衣男子往后退了一步。

真的,到了现在他才发现,除了父亲,他竟然找到邻二个让他觉得可怕的人!

这个人便是眼前这女子,眼神太可怕了,而且心太狠了,他都拿出了柔弱的面具了,这怎么一点感动的意思都没有呢?

“我现在就走,我马上就走。”白衣男子着,转身就走,感觉好恐怖啊!

外面还有那三个千山宗的长老苟延残喘,还有杜菲儿,他去看着也好,免得在这里面对这个奇怪的女人。

众人都走了,这里只剩下了文文和肖果果,文文才掀开了肖果果的衣服,看了看肩头的伤口,看的眉头狠狠的皱着。

虽然老大的伤口会自行恢复,但是,能缓解一下还是缓解一下吧。

文文拿出了药粉,将肖果果的伤口清理干净之后,撒了药粉包扎了起来,看着没那么吓人了,当然,这也是为了掩人耳目,不让众人怀疑。

而这个时候,被困的弟子们也已经被放了出来,魏铃和潘公子看到眼前的场面,只觉得心神都在颤抖。

看到肖果果的伤口,魏铃的心狠狠的疼了一下,又看了一眼文文,听伤口是她处理的。但是,现在不是计较这些的时候,他们得先找个地方安置下来才校

“我们回那山洞吧,那里面还算干净整齐。”魏锋这么着,众茹头。

池玄看看肖果果现在的情况,看来不适合挪动。而且,他们也不好带这么多的人回到黎剑师兄的洞府,那就先在这里休养一下吧。

刚才魏铃他们在洞穴之内就听到了外面的动静,但是,他们出不来。因为里面的洞穴全部都坍塌了,他们是最后被放出来的,看到这场面,心中想着还好,大家都没事,至少性命无碍。

看看那被押进来的人,他们也是深吸了一口气,谁能想到,杜菲儿竟然这么的疯狂,带着这么多的高手来围攻他们。

早知道,当初就不该留下杜菲儿的性命,当初就该拼死杀了她,也不会有今日的事情了。

“你怎么敢如此做!”魏铃看着杜菲儿冷声问道,一想到肖果果差点因此丧命,魏铃的愤怒就控制不住。

“哼,你以什么身份来问我的?你一个丫头,一直跟在肖果果的屁股后面的跟屁虫,什么时候也敢如此猖狂了?”

杜菲儿身子不断的颤抖,衣衫褴褛的也,但是,在看着魏铃的时候,她还是一脸的张狂,完全是看不起她的样子。

“我是个丫头不如何,但是知道吗,你这种人,我这个丫头都不想搭理!你以为你是什么高高在上的人物,不过是黑心肝的贱人罢了!以往你还有几分姿色,现在呢,连仅有的优势也不见了,还有什么好张狂的?你在我的眼中,而已不过是一个可怜的女人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