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仙侠 > 女boss坑仙路 > 第七百二十章 惩罚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别开玩笑了,派去监视的暗卫死了,那开心才,怪了呢!

这些事情不是他该想的,黑衣人赶忙擦了擦自己额头上的汗水,飞速往回跑,这大殿不到万不得已,他是真不愿意来呀。

而此刻,大殿之内仍然十分平静,那坐在宝座之上的男子,好似睡着了一般,神态十分的平和。

而在那黑暗的角落之中,站着一个黑衣人,头脸都看不见,若不是他自己走出来,简直就要跟黑夜融为一体了,根本就无人能够发觉。

“你说,小五是不是傻?”

坐在宝座之上的男子这么问黑衣人,黑衣人没有说话,显然,这个话题不是他能够回答的。

“暗一,你可以说,这次死的,可是你的手下。”

男子这么说着,就看到黑衣人摇了摇头,沉声说道:“他们不是我的手下,他们是主人的手下。”

听了这话,男子笑了,眼神中有金色的光芒闪耀,五官十分的俊美,只是岁月的沧桑,到底留在了脸上。

“也对,你们都是我的人,可是,他们这群当儿子的,竟然敢杀了我的人!”

男子的声音越来越冷,暗卫就好似没有发觉一样,一声不吭的站着。他就好像是木头,不需要发表任何的想法,只要按照主人说的话执行命令就行了,这就是他们暗卫存在的意义。

“你说,小五等了这么多年,为何突然忍不住了呢?”

男子笑着问道,手中的一颗珠子,被他转来转去的,散发着柔和的光芒,不知道是什么宝物,男子从来不离手的。

“不,或许不是忍不住了,而是有什么大秘密,不想被我发现,所以才不得不这么做!”

男子这么说着,暗卫还是沉默不语,他不需要说话,也不需要提醒,只要等着主人自己想明白了,不管想的是对的,还是错的,这都不重要。他需要的是最后的命令。

“看看你,这么无趣,我说话的时候,总感觉自己是在自言自语。”男子不满的看着暗一,就见暗一猛的跪了下来。

“属下该死。”暗一这么说着,声音还是平铺直叙,没有一点儿波澜。

“算了,你死了,谁来帮我办事儿了。”男子这么说完了,暗一却没有站起来,仍然跪在原地。

“我倒是很好奇,小五这是有什么大秘密呢?”男子这么说着,想着月木。

“他一直觉得自己十分的聪明,打败了那么多的兄弟,身上一点儿破绽都没有。甚至我给的暗卫他都留到了现在,从不曾动过。

可是他忘记了,越是完美的,毫无破绽的,才是最大的破绽。我一直很好奇,小五的弱点到底是什么?现在看来,出现了呢!”

那男子说着,完全不相信,暗卫不是被月木杀的!月木是什么修为,若是想要保住自己的暗卫,怎么会保不住呢!

所以说啊,他现在恼怒的不是暗卫被杀了,而是恼怒,月木的这个弱点终于出现了,让他不得不动手了。可是,他却并不知道这弱点到底是什么!这才是最让人气愤的。

“去吧,带着暗三,给他送过去,说是我送给他的!”

男子最终还是决定送一个新的暗卫过去,那地上跪着的黑衣人猛的起身,低声说了一声是。

“还有,看看暗九的尸首,能不能找回来。”男子虽然这么说着,但是,不带什么期望了,小五做事,不会给他留下什么线索的。

“是!”黑衣人知道,这是他要亲自去做的事情。

“还有,去丹药房,给小五要要一颗噬心丹,说是我给的奖励。”男子这么说完了,黑衣人的身影还是十分的平静,点头,转身走了。

他知道差不多了,给办的事情交代了,该给的处罚也给了。只是,他倒是没有想到,会是噬心丹,那丹药的效果,一般人可撑不住。

但是,他只是暗卫,不是军师,那个月木公子能不能撑住,该不该受这样的惩罚,都不是他呀操心的事情。

……

此刻,那小岛已经彻底的消失不见了,而众人看着空中一层一层的劫云,脸上都是震惊。他们没想到,肖果果进去一次出来,就渡劫了。

当然,不是说筑基修士渡劫有多么艰难,毕竟在一层的时候,就有魏锋他们五人渡劫了。但是,这个肖果果,毕竟更厉害不是吗?

她的强悍本来就让人印象深刻,虽然是筑基修士,但是,却有结丹后期的修为,这本身就够奇怪的了,现在进了一次秘境,竟然也要渡劫……当然,不是她不能渡劫,而是这个速度,是不是也太快了点儿?

魏锋他们几个人本就是筑基后期的修为,这肖果果……运气也太好了些,直接从筑基中期就到结丹了,这真是什么人什么命啊。

他们几个掌门进来这一趟也只得了一些药材,提升了那么一些修为而已,比起他们这一路的担惊受怕,这些东西,的确不算什么。

那感觉就好像什么呢?就好像是进了宝山,他们却没找到门!他们更憋屈,虽然找到门儿了,可是,只看了一眼,什么都没能拿出来。

这么一想,几位掌门看着池玄和月木。这两人这一次想来是得了不少宝贝吧,不管怎么说,这里都是秘境,而且还是传说中的飞升修士的秘境,怎么可能没有点儿厉害的宝贝呢!

可惜了,他们被困在了二层,什么都没看到。而上了三层的人都是人家飞仙宗的弟子,嘴巴严的很,根本不可能套出什么有用的消息来。

而那个崔子染……看看那个样子,也不是好相与的,又被清羽门护得紧,根本就接近不了。想来想去,也只有那万兽宗的女弟子了。

而就在这个时候,众人眼睁睁的看着月木,走在那陆灀的身边,还对着她微微一笑。

众人:“……”这是一点儿机会都不给他们留呀,他们就是好奇,不能打探一下吗?

而此刻的陆灀,感觉自己魂儿都飞了,不是因为看到月木心动,而是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