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仙侠 > 女boss坑仙路 > 第三百零六章 激怒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筑基弟子面前,凝气弟子别说是坐着的地方了,站着的地方都没有。一个个筑基弟子虽然是才从那试炼之路上被打下来的,但是,在凝气弟子面前,他们自我感觉良好着呢。一脸他们是老大的样子,往排名石前面走,甚至根本就不用他们挤,凝气弟子就主动的给让了地方。

一群筑基弟子一点也不客气的围在玉石柱子前面,不让凝气弟子上前。而且,抢了人家的地方还不知足,竟然还口出狂言,什么难听,什么刺激人说什么。可以说,看到穿着青色衣服的,他们就忍不住的要欺负一下。

而薛师伯呢,就这么听着,一脸的笑容。这里是修仙界,要什么同门爱?更没有什么公平的说法,从来都是谁的拳头大谁说了算,这群凝气弟子被欺负,很正常啊!

“这些凝气弟子怎么搞的,丢人现眼就算了,还影响我们,我就觉得,我今天为什么发挥的不好,原来是被他们连累的!”一个筑基弟子这么说道,凝气弟子们低着头。

胡扯,他们根本就不在一个洞府中,怎么能连累了隔壁的洞府的人。但是,他们没有胆子反驳,修为不如人家,师父也不如人家,谁敢说话。

而且,便是刘师叔是结丹修为,面对这么多的筑基弟子,也要好好的考虑一下的,不然,很容易引起众怒的。这些他们都明白,可是莫名的,还是觉得眼圈发红,心中发酸,他们修为低,他们就活该被人欺负吗?

“哎呦,要哭了!说你们还委屈你们了!这里本就不该是你们来的,哪个脑残让你们来这里的!还是回去吧,等到什么时候筑基了,什么时候再来!”

另外一个红衣弟子说着,伸手在两个凝气弟子的头上狠狠的敲了两下,同时看了刘师叔一眼,眼神中带着挑衅。而那被敲的两个凝气弟子忍不住的往后退了两步,捂着头,不敢吱声,真疼!

“混蛋!在我的面前,就敢欺负我的弟子!”刘师骂道,他不能看着自己的弟子受欺负不吱声,这不是他的风格。

一个巴掌,直接扇在了那红衣弟子的脸上,一下子就打的吐了血,牙齿也掉了一颗,直接吐了出来。被打的筑基弟子一脸的委屈愤怒,却不敢还手,笑话,人家再没有身份,也是结丹期,他欺负欺负凝气弟子还行,碰到结丹期,就不够看了。但是,他不后悔,他的一颗牙,换来的更多。

“哎呀,师弟你这样可不好!动手殴打宗门弟子,无论如何,不是师长该做的,你可是要给个理由的。若不是如此,我们看来要到戒律堂好好的聊聊了!”

那薛师伯笑着说道,安抚的看了那被打的弟子一眼,弟子低着头,嘴角却微微的翘了起来,不管如何,完成了师父给的任务,他这巴掌挨的值得了。

现在这个情况,还有什么不明白的,这红衣弟子是薛师伯的人,故意挑衅,就是为了引得刘师叔出手呢。至于出手之后,怕是薛师伯要将刘师叔给抓到戒律堂去,要是刘师叔不服气,那么,薛师伯就要动手了,他的修为更高,到时候吃亏的肯定是刘师叔啊!被打的凝气弟子感激的看着刘师叔,谢他肯为他们出头,又担心,担心刘师叔真的受牵连。

“薛师兄你刚才说什么?”谁都没想到刘师叔一转身,笑着问道,那笑容如同春风般温暖,却让人顿时心中警惕了起来。

众人不解,刘师叔这是怎么了?有点不按套路出牌的意思,他的表情为什么是这个样子?好似胸有成竹一样。

然而薛师伯不相信刘师叔有翻身的本事,以为他就是在故弄玄虚,因此很大声的说道:“你竟然殴打宗门内弟子!若是不给一个合适的理由,我们就到戒律堂说话!”

“哦,师兄说的是殴打呀……”刘师叔这话没说完,也不等薛师伯回答,一个转身,回旋侧踢,对面的筑基弟子,就被一脚踢飞了。

刘师叔这一脚虽然没用灵力,但是,他一脚能有三千斤的力。而一个筑基弟子的防御能有多厚?飞出去的同时,就狠狠的喷了一道血箭出来,将众人都看楞了。刘师叔这是要做什么?难道还怕他的把柄不够多吗?

“你做了什么?!”薛师伯也愣了,倒不是担心弟子的安危,而是有些拿不准了。

这刘师叔行事怎么越来越没有章法,如此猖狂?反而让人觉得有些深不可测了呢?心中的那点不确定被薛师伯无限的放大了,心里有些没底。

“我自然是按照师兄你的吩咐,殴打宗门弟子啊!难道薛师兄觉得我刚刚那轻轻的一巴掌,能够得上殴打的级别吗?”刘师叔一脸不解的问道,还带着一点委屈的神色,看得薛师伯简直要吐血了。

你委屈个毛呀,被打的是我的徒弟啊,你打人难道还嫌脚疼的吗?这简直就是强词夺理,臭不要脸了。

“姓刘的,你少给我扯这些没用的,我怎么会让你打我自己的弟子啊!我告诉你,今天你要不给我个合理的解释,我就打了你,给我弟子讨还公道。”薛师伯这么说着,却并没有真的动手,总觉得今天的刘师叔有些格外的与众不同。

而那躺在地上的红衣弟子,只是在心中暗叹自己倒霉。果然,为了讨好师傅,算计一个结丹期的师叔,这风险实在是太大了。而且他都已经这样了,师傅竟然还不赶紧帮他报仇?简直是太让人伤心了!废话那么多做什么?

“理由?呵呵,刚才你这弟子问了,哪个脑残的让他们来这里的。“刘师叔笑着说道。用手指着凝气弟子们,一脸的笑容。

“他也不知道是你让他们来的,不过是无心之失,你这手,下的太重了!”那薛师伯咬牙说道,脑残就是说你,你怎么的吧!

“哈哈,师兄,你这徒弟要是说的是我,也就算了,我真不跟他计较,不过,他说吴伯脑残,我怎么能忍!这么目无尊长,太让人生气了!我没忍住,出手教训了一下!”刘师叔笑着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