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仙侠 > 女boss坑仙路 > 第二百五十七章 情况特殊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二百五十七章 情况特殊

魏铃不碰,也不敢离开,自己乖乖的坐在了边上,看着这让人傻眼的一幕,这也太奇怪了点吧!但是,她不能离开,要不然,哪个冒失的跑进来,那就大事不好了……说到冒失,好似只有潘公子可能会这么干!

一想到这个,魏铃更不敢走了,那个家伙就是个不靠谱的,所以,她还是自己在这里好好的守着吧!才这么想着,就听到了轻轻的敲门声,魏铃……说谁谁就到?

“魏铃,老大清醒了吗?”潘公子的声音从外面传了过来,魏铃如同小兔子一样的蹿了出去。

“跟我来。”魏铃说了这三个字,看看外面的潘公子,一脸的气愤,这个家伙,真的是心里没数,这个时候来。

“你干什么来的?”魏铃问道,虽然是小声音问的,但是,那样子,让潘公子觉得吧,这丫头又生气了?自己是怎么惹到了她了?还是为了刚才自己打了魏锋的事情?

说起来,那也是自己混蛋,说话不经过脑子。而魏铃和魏锋呢,那是从小相依为命一起长大的,就算是生气那也是应当的,他没有什么好说的,该,该气自己。

“魏铃你别生气了,我跟你哥道歉过了,魏锋原谅我了,是我错了,不该……”

“停停!谁跟你说这些了!这些事情不重要,我问你,你敢什么来的!”魏铃说这话的时候,还看着房门,好似防贼一样的防着有人进去。

“我?我来看看老大。”潘公子都糊涂了,这是生气呢,还是没生气呢!

“看姐姐?怎么看?”魏铃冷笑一声问道。

“你!怎么回事,吃药了?当然是用眼睛看啊!”潘公子也不是个好脾气的,这到底是魏铃,他当她朋友,不然哪个女人敢跟他这样,玩去,疯了,搭理她!

“你给我小点声音,当这是哪里了啊!里面肖姐姐还躺着呢,昏睡呢!你再嚷嚷,我让池玄师兄揍不死你!”魏铃咬牙说道,压低着声音,潘公子愣了一下!

什么时候,这个小丫头成了这个牙尖嘴利的样子,还用池玄师兄吓唬自己!这到底是什么时候,长的这个心眼啊!好吧,他是忘了,老大在婚事,这不是过了两个小时了嘛,想着可能醒了,赶紧来看看。

“我不是故意的。”潘公子低头道歉,总觉得自己有点外强中干的意思,怎么让一个小丫头给吓唬住了呢!

“告诉你,肖姐姐昏着呢!还没有穿衣服,她那个伤势,你也该知道,能穿衣服吗?你看……你看个毛线球!”魏铃说完狠狠的咬牙,这个不长心眼的,要不然,怎么大家都没有来,就他来了,谁不知道是什么情况,他们大男人的,想知道情况,问她呗。

“啊?啊!原来是这样啊!”潘公子后知后觉的想着,刚才他要出来,池玄说什么来着?

‘我给留下了上好的外伤药,保命没问题,你给这个药丸带过去,想办法让她吃了,疗内伤的,想办法吃下就没事了。’

原来,池玄师兄不过来是这个原因,不是着急看着炉子啊!也就他傻不拉几的来了,那魏锋的一脸欲言又止,想来是知道怎么回事,不好意思说呢。

“魏铃,这个,池玄师兄给的疗伤的丹药,给老大吃的!”潘公子顾不得丢人,如此说道,将那疗伤药给了魏铃。

“疗伤的!”魏铃有些激动,正想着要是姐姐还不清醒怎么办,姐姐身上有秘密,又不能去找草药峰的人,除非找云师兄,但是,云师兄那本事,好似还没学到家呢。

“嗯,治疗内伤的!那雷电估计留下内伤了!那个,池玄师兄说的,吃了没问题!”潘公子这么说道,魏铃点头,看看潘公子。

“回去告诉他们,没事,姐姐睡的很安稳,让他们不要惦记了,清醒了我给你们消息!”魏铃说着转身就走,潘公子挠头,然后回去了,告诉那两个没什么事,还有,现在不能探视。

而池玄听了这话,点点头,将自己熬出来的粥放着,想到了刚才的那一幕,那衣服撕下来的疼痛。还有,他刚才输入了灵力到她的身体里,经脉断了。

还好是经脉断了,丹田没事,不然便是他身上带着从本宗带来的丹药,也是无济于事,经脉可以慢慢的修复,但是,丹田不行!

这次真险啊,果然,这芋头太自不量力了,看看给自己弄得,差点就废了!要不是他去的及时,要不是他带着丹药,她便是救回来了,那也是废了!一个废人,一个普通人,她能接受吗?

想到这些,池玄脸色有些不好看,潘公子没发现,但是,魏锋却是发现,可以说,他一直关注着池玄,听到肖果果的消息那个反应,让魏锋的心中咯噔一下子。

“池玄师兄,肖师妹,没事吧?”魏锋这么一问,潘公子也愣了一下,不是说了没事的吗?

“她这次是受伤很重,经脉都断了,要是……那真的是个废人了。”池玄这么说完,看了魏锋一眼,魏锋也是没想到。

“经脉断了,那,她还能好?”潘公子惊讶的问道,胸口好似一块大石头压着。

“没事,我给你的丹药能够滋养经脉,好好的养一段时间,问题不大。”池玄说着,心中叹了口气,这丫头,怎么这么能惹事呢!一眼看不到就能给自己弄成那个可怜样子。

“还好,还好!池师兄,你真的是我们命中的贵人啊!”潘公子说着一屁股坐地上了,不是他没出息,刚才吓了一身的汗,那是经脉啊,断了能有好吗?这个池玄师兄,一直表现的那么沉稳,让他以为没什么大事呢,原来却是什么都没跟他们说!

“我去看看,那丹药喂进去吗?”潘公子一着急又要往外跑,完全就忘了,魏铃多烦他!

“别去了,去了你也帮不上忙,等会,到了饭点,你给魏铃去送饭,顺带着问问吧。我想到那个时候,她也该醒了。”

池玄这么说着,开始准备小菜,他现在心中不静,他得做点什么,让自己安静下来,显然,以往的办法管用了,当他集中精神在饭菜上的时候,总能平心静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