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仙侠 > 女boss坑仙路 > 第一百四十二章 一样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池玄感觉不对劲,好似刚才身边有一股灵力波动,但是,现在却突然没有了,池玄感应了一下,真的不见了,有些怀疑,难道是自己刚才感应错了,

又特意将神识放在了肖果果的院子里,感觉到屋子里好似没人,也就不去关注了,毕竟男女有别,他不能盯着人家的院子不放,要是人家正在洗澡呢,怎么办!这么一想,池玄咳嗽了一下,整个人都充满了不好意思的感觉。

而此刻的肖果果呢,整个人也是呆愣的,此前的半分钟她都在发呆,看着眼前这小小的院子,一排古色古香的屋子,还有那整齐的田地,一口水井,看起来,好似到了哪里的农家院子一样的。

不对啊,她此前正在升级,而且已经凝气七层了,怎么突然的,就动了这里了!做梦了?肖果果轻轻的掐了自己胳膊一把,疼,真疼!

看看都青了,觉得自己这分明是脑残,干嘛非得用这个办法来实验啊!不过,不是做梦,这里,到底是哪里啊!

“有人吗?”肖果果问道,却听不到任何人的回应,甚至连个风都没有的。

“没人吗?”肖果果又问了一句,还是没人回答,倒是让她叹了口气,难道是碰到什么厉害的修士,这给自己扔阵法里面来了!

“算了,还是四处看看吧!反正都来了,不看白不看!”肖果果这么跟自己说,仍然没见有人吱声,就往那小院子走了过去。

说是小院子,其实一点都不小,这院子有点荒凉的感觉,但是,却很整洁,她往里面走,打开了篱笆门,却感觉到,那篱笆门上的爬满的植物好似很怕她,她手碰到的瞬间,它们就缩了叶子。老老实实的待着,倒是让肖果果觉得挺有意思的。

她一个闯入者都不害怕,这些该是看门的家伙,竟然先害怕了!这可真的是太怂了,这怎么看家的!

接着往里面走,看到一小片田地,不知道里面种植的是什么,显然已经成熟了,一个个的散发着快点收割的气息。不过,肖果果也就看了一眼,反正一个都不认识,便是她不会死,也不能见到什么都往嘴里送啊!

而那院子的右侧是石头桌椅,石头桌椅的旁边是一口井,井的周边好似是玉石铺成了的,十分的漂亮。这拿着玉石给井铺台子的,那绝对不是一般脑残人家能干出来的事情。

井很浅,井水清澈,好似还泛着一点金色的光泽,看着很是好喝,当然,秉承着病从口入的自我重复提醒,肖果果最终还是放弃了喝一口的打算。反而是看着那房子。

一排房子,三间正房,两间厢房,小小的四合院的布局,倒是简单。但是,自从肖果果进入这里就发现了,其实,这里面一点也不简单,别看地方不大,才十几亩大小,但是,这灵力,十分的充足啊!

她好歹是个修士,对灵力的感应能力还是十分的灵敏的,这里灵力充足,甚至充足到了一定的程度,简单的说,闻一口提神醒脑,闻两口心情愉悦,闻三口容易上头,多闻几口就交代在这里了!

捂着自己的心,强忍着要将这里占为己有的冲动,肖果果觉得,做人不能这样,就算真的想要捡便宜,也得确定,这便宜是没主的!

肖果果走到了那房门前,轻轻的敲击了两下房门,听到里面没有动静,这才轻轻的一推,将那房门给推开了。入目所见,皆为古物,那屋子里的摆设不奢华,却让人看得出格调,一件件都表露出一个信息,低调奢华有内涵。

而后,往屋里走,就看看到一条长桌,四腿腿上雕刻着花纹,桌面简单,上面一个小小的架子,架子上一个卷起来的书卷,在网上,是一幅画。

画很简单,画中背景显然便是这空间,而那画上一男一女相拥而立,笑盈盈的看着众人,眼神温和,充满了幸福感。

肖果果看着这话,顿时脑子有些慌乱,不是因为别的,而是因为这画中女子的相貌,竟然跟自己有五分相似。

肖果果知道自己长的还不错,这些年,不敢是人家说的,还是自己觉得,都证明一点,她的相貌便不是最顶尖的,那也是不错的,众人眼中的美人

而这画中女子也很美,可是,比起自己的相貌来,倒是少了一分张扬,多了两分温和!而那画中的男子……肖果果看的心中猛的一条,那眉毛跟自己的一样,正是这一双眉,让她看起来比画中女子更精神了一些,还有那嘴唇,微微的翘起,似笑非笑的时候那样子……肖果果好似看到了自己在笑!

不!不可能的!她是被抛弃的孩子,不然也不会在孤儿院中这么多年,也无人寻找的!肖果果的心中一遍一遍的告诉自己,她是个孤儿,父亲和母亲不要她了,她的父亲估计是赌徒,母亲生下她却无力抚养,或者嫌弃麻烦,这才将她给扔了!

不然,他们凭什么!亲生骨肉,就这么给了孤儿院!她的父母不该是这样的一对璧人,看起来就身份不凡,一身的白色衣衫好似要飘起来一般,仙姿卓约,肯定不是的!他们要是这样的人,为何要抛弃她!

肖果果睁开眼睛,再次看着那画,画中女子也一脸温柔的看着她,她的手中,还抱着一个孩子!

那是个女孩吧,稀疏的头发被扎了起来,小孩子笑的很可爱,能看出这绘画之人对孩子的喜爱,那小小的四颗乳牙,都被画的那么的清晰,还有那小手上的肉窝窝,都没有忘记。

“不!不是这样的!”肖果果一把抓着那桌子,想要将这画给看清楚,却一眼就看到了女子手中的一枚戒指。

那是一枚银戒指,没有花纹,便只是一个图案在上面,好似是个标记,挺漂亮的,却不贵重。

肖果果摸摸自己的脖子,那里除了文文给自己的空间吊坠,还有一个小小的银环,那是她的父母留给她的唯一的念想,跟女子手中的戒指,一模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