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仙侠 > 女boss坑仙路 > 第二十二章 吐了引发的危机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二十二章 吐了引发的危机

吐了的人是肖果果,她是真的恶心吐了,本来就支撑的挺累的,再被强行喂了这么一碗毒鸡汤,真心没有挺住!

还好吐出来的是酸水,还不算难受,但是,心情可真的是差到了极点。看了一眼那显然也被震惊到呆愣的刘师叔,肖果果缓缓的问道:“我能走了吗?说真的,太恶心人了,你们愿意被虐你们来,我不行了!”

“你们走吧!拿着令牌,会有人带你们去领东西的!”刘师叔好不容易将自己反胃的感觉压下去,对着肖果果说道。这两人以为大家都是蠢货吗?演戏演的太硬了好吧!

“谢谢!”肖果果这么说着,那杜菲儿却再次炸毛了。

竟然吐了,竟然吐了!他们的深情告白,她竟然敢吐了!这个不要脸的女人!怎么能放过她!

“你真的是该死!”杜菲儿脸色阴沉,脸上带着不正常的潮红,显然是愤怒到了极点。

“我该死该活的关你屁事!倒是你们,不要一言不合就言情体附身,真当自己是虐恋男女主角呢!大马路上秀恩爱,要是真的那么急不可耐,可以找没人的地啊。”

肖果果真的是腻歪了这两人,一个没脑子,一个虚伪的恶心人!不管如何,她不是那个受气的性子,要是活的憋屈难受,她干嘛醒过来啊!

“那你就去死吧!”杜菲儿这么说着,眼神阴狠。

她没想到肖果果的嘴巴毒成了这个样子,这次再也不管不顾了。给手下两人打了个眼神,那两个黄衣女子一点也不带犹豫的就对着肖果果发动了进攻,手中的长剑,闪着寒光!

“放肆!你们也太不将我放在眼中了!”刘师叔如此说道,十分的愤怒。

刘师叔看了这个情况很恼怒,虽然这吐了的姑娘是有些反应过度了,但是罪不至死,她们动手,等于砸自己的场子!这杜菲儿一而再再而三的不给自己脸,刘师叔也很脸疼!因此身影飞速的挡在了肖果果的面前。

两个黄衣女子的进攻被刘师叔给拦了下来,没有能够伤人。但是,刘师叔没想到,这样的事情,这三人显然是做的习惯了的,真正的杀手是杜菲儿,并不是她们!

“你去死!”杜菲儿的神色带着兴奋,心中一个黑色的小球扔了出去,刘师叔一看,心中暗道不好,那竟然是蕴含了攻击之力的黑色雷珠!

说是雷珠,里面蕴含的自然是雷电之力,只有宗门的高级长老才能炼制。杜菲儿她手中这一颗,显然是杜长老炼制给她防身用的,哪里想到,为了击杀一个才入门的弟子,竟然就这么用了!

“小心!”刘师叔说着将一个光罩扔了出去,这可是他手中最好的防护法宝了,但是,一想到雷珠的威力,还是杜长老做的雷珠,刘师叔心中就没底了!

肖果果听到刘师叔的话的时候就果断的一伸手,猛的将那魏铃给推了出去。然后一个转身,身后的新人小弟,一直看热闹的小潘潘也给推了出去。再然后,那刘师叔的防护罩子将她和魏锋给护住了!

雷电之力,伤害很大,虽然被这防护罩子给阻拦了很大的一部分,但是,仍然有一小部分落在了两个人的身上,肖果果第一次知道,什么叫做被雷劈了!

但是,这不重要,反正她不会死!重要的是,她还连累新认识的小伙伴!看看魏锋,肖果果十分的过意不去,不过,还好,这攻击只是片刻的功夫,虽然伤害巨大,但是攻击时间短暂,不是持续性的!

众人都呆愣的看着这一幕,看着倒下的两个人,怎么都没想到,竟然会看到这个情景!这也太可怕了,这进入学院碰到神经病的风险这么高的吗?

“杜菲儿!你好样的!”刘师叔气的难受,可是现在不是处罚杜菲儿的时候。他赶忙过去看两个人的伤势。

“快点吃下止血散!”那刘师叔很心疼的拿出了自己疗伤用的止血散,给魏锋吃了一份,他的伤势看起来很重,而边上的肖果果好似没有什么事情的样子?

“汪汪汪!”

重伤未愈,暂时只能保持拟态的旺财对杜菲儿龇牙咧嘴的狂吠,意思是,你要完了!你敢惹疯子,你完蛋了!

此刻魏铃和潘公子也已经冲了过来,魏铃担心两人,一脸的焦急的看着魏锋。而潘公子则是感动,真没想到,关键时刻,这肖果果竟然将自己给推开了!这个老大他跟定了!

“杜菲儿你个疯子!你差点要了本少爷的命!你等着,你等着我潘家找你算账!”

潘公子这么吼着,却换来了杜菲儿一个轻视的冷笑。潘家,别人害怕,她还真的不怕!何况,这潘铁锤又没死!没死就一切好说!

“傻子!你跟她个混人讲道理,那不是傻吗?”一个声音从身后传来,潘公子愣了一下,只见一脸惨白的肖果果站了起来。

“老大,你还好吧!”潘公子赶忙扶着肖果果。

“小潘潘,今天我免费告诉你一个道理,报仇不嫌早,有仇要当面报!”肖果果说完对着潘公子微微一笑,嘴角就有鲜血流出来,特么的嘴仗还是升级到了武力冲突啊!

潘公子:“……”老大求别笑,太吓人,你还是先疗伤吧!

杜菲儿狠狠的看着肖果果,心中恼怒。真没想到,这个刘师叔倒是个大方的,自己保命的法宝也舍得拿出来给他们!要不是他中间插了一手,这个女人已经死了!

但是,便是活着也没什么!这雷珠的威力,呵呵,便是修士都扛不住,何况是她!现在身子一定是留下了暗伤了!对一个想要成为修士的人来说,暗伤这个东西,那可是要命的,她的路,断了!

“你很得意?”肖果果擦了一把嘴角的鲜血,微微一愣。

自己多少年没有伤的这么重了,血液竟然直接从脏腑之中给挤了出来!这样的情况,极少,极少!她都已经如此,魏锋呢?不知道那止血散有用没有用的!

“得意?算不上,杀你跟杀蝼蚁没有什么区别,因此,不需要得意!”杜菲儿这么说着,冷冷的看着肖果果,那眼神中的蔑视,那么的明显。

“人们都说我们是疯子,但是,他们其实真的没有看到过,我疯起来的样子!”肖果果这么说着,也微微一笑,好似花朵绽放,十分的美丽……但是,你扔出来的那是个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