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都市 > 重生之时代先锋 > 第六百三十四章 长辞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金茂大厦建成之后虽然还在进行内部装修没有对外开放,但因为明珠塔的存在,再加上对面现在已经开始火爆起来的外滩,陆家嘴渐渐有了后世繁荣的景象,来来去去的人群中老外数量已经占据了一定的比例。

第一次来旋转餐厅吃饭杨东旭还好奇的看了看四周,第二次进来的时候基本上没有感觉那里有新奇的感觉了。人就是这样没得到之前朝思暮想,得到之后突然感觉也就那样没那么新奇。

相对于一身休闲打扮的杨东旭百茜可以说是盛装出席,原本就精致的脸蛋傲人的身材,刚出现在餐厅中就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瞬间成为了整个餐厅的焦点所在。

有人请客杨东旭自然不会客气,不管百茜有没有订餐,直接拿过菜单要了最贵的牛排,同时点了最好的红酒,不好好的宰百茜一顿他总感觉有些气不顺。

对于杨东旭这种时儿睿智犹如老狐狸,时儿幼稚的犹如孩子一样的性格,百茜觉得眼前这个男人似乎变得更加鲜活有趣,比印象中那个咄咄逼人的印象要可爱很多。

餐厅显然不是一个适合谈事的地方,甚至百茜也没有奢望今天杨东旭就能给她一个肯定的答复。邀请对方来共进晚餐,只是一种变相的催促表明自己的态度而已。

“我好像没有再点酒?”优雅切着就拍的百茜抬起头,看着旁边拿着另一瓶红酒走过来的服务员开口说道。

“是,那边哪位先生送您的。”服务员侧开身向着不远处一个餐桌示意一下,餐桌上一个西装革履气质相对于杨东旭这个一身休闲服显得有些慵懒的家伙不知道要绅士多少的男子,举起手里的酒杯对百茜示意一下。

“帮我退回去吧,谢谢他的好意,不过这种酒我喝不惯,顺便告诉他我点的是什么酒。”百茜对服务员礼貌的笑了笑。

“这......”服务员面色僵硬一下。

在这里工作这么久,有男人送女人红酒表示好感他显然遇到很多次,虽然这种明明女方有男伴在还这样撩拨的不多,但也遇到过几次。可像今天这样女的礼貌拒绝之后,并且还反手打脸的还是第一次遇到。

“有问题?”百茜眉头挑了一下。

“不是,抱歉,我这就过去告知哪位先生。”服务员连忙道歉转身离开。

无论是百茜那一身价值不菲的晚礼服和首饰,还是气质,以及对面坐着吃东西头都没抬一下,刚才很是随意点了八万多一瓶红酒的男的,这都不是他能够招惹的起的。

远处举杯对着这边示意的男的,看到服务员端着红酒回来面色并没有多大变化,男人泡妞被拒绝是很正常的事情,可听完服务员转告的话面色就有点不对劲了。

那神色有点恼羞成怒,但却不敢爆发。毕竟无论对方是不是装逼要了八万多一瓶的红酒,单单是人家敢点这瓶酒,就不是他这种偶尔过来消费一下,刚才送了一瓶500多红酒的人能够像相比的。

交代完服务员之后百茜继续切面前的牛排,目光带着些许幽怨的看了杨东旭一眼,那意思分明再说:“你的女伴被人撩拨,作为男的你就没点表示?”

如此幽怨换来的自然是杨东旭的无视,又看了他两眼之后,百茜似乎也感觉有点没意思。于是收起了脸上的表情,再次变成刚才那高高在上女王范。

当把最后一块餐点送进嘴里,杨东旭拿起餐巾擦了擦嘴。期间不知道是第一个想要吃螃蟹的人被打脸的原因,还是安静下来的百茜犹如女王让人不敢直视,整个用餐过程很是平静。

但却平静的让人频频侧目,原本一个休闲装有点玩世不恭的男的,配上一个盛装犹如女王一般的女人就是一个十分怪异的组合。现在这个组合看上去之间的关系似乎有那么一点奇怪,那就让人更加忍不住心里的好奇了。

不过不管这些人如何好奇,如何拖延自己进餐的速度,当杨东旭用晚餐站起来准备离开的时候,这场戏似乎在这里看不到什么高潮了。

百茜伸手交过服务员过来结账,看到是女人结账其他人看杨东旭的目光又有了一些变化,但对于这样的目光,他自然不会蛋疼的去在意什么。

两个人下楼来到明珠塔门口,揭成武把车开了过来,杨东旭做进车里全程和百茜没有一句交流。

而百茜脸上带着淡淡的礼貌笑容,也没有开口询问什么。站在那里目送杨东旭离开,过程很是平淡也很平常,似乎并没有什么可以过多的含义。

“女人就是麻烦。”坐在车里的杨东旭捏了捏自己的眉心。

这件事情明明是百茜比较着急,可对方却能忍得住不直接询问,再次说明了这个美丽的女人不好对付。

杨东旭显然不能装鸵鸟自欺欺人,觉得对方没提这件事情,那他就装作不知道好了。要真的这样做了,估计要不了多久百茜就会有所行动,甚至把他辛辛苦苦布置了几年的局捅一个大窟窿出来,这个女人绝对敢这样做,也有这样做的能力。

一个星期,这是杨东旭反复琢磨之后百茜能够忍耐他恢复的时间极限,过了这个时间那个女的绝对会发疯。

就在杨东旭琢磨着如何拿捏这件事情的分寸,被一个女人这么逼着,而且还是自己一不小心给自己挖的坑,让对方抓住了把柄,这种感觉十分憋屈,绝对不想让对方占便宜的时候。

旁边的手机响了,拿过手机‘喂’了一声,听到电话中传来的声音杨东旭面色大变,脸上的血色瞬间消失变得苍白起来。

“少爷。”开车的揭成武发现他的不妥降低车速转头喊了一声。

“去......去机场,回燕京,现在马上!”面色苍白的杨东旭吼了起来。

揭成武脚下油门一踩,减速的黑色奔驰犹如闪电一样窜了出来。吼完之后的杨东旭坐了好几个深呼吸依然无法压制自己狂跳的心脏,他的手有些颤颤巍巍的拿起手机拨打电话。

大半个小时之后他出现在魔都机场,然后协调关系临时调派过来的一架飞机很快进入了起飞跑到。

夜里将近十一点,杨东旭过了重重关卡,来到一间戒备森严很多医护人员面色都极为凝重的病房前。

他来的时候病房这边已经有很多人,他来之后这里来了更多的人,其中不乏市场在新闻联播中时常出现的身影。哪位老人突然病危,这让原本正在喜迎新春佳节的共和国的天空瞬间蒙上了一层阴影。

在那么多大人物面前杨东旭显然排不上号,只是遇到认识的人简单打声招呼,然后一个人在角落中待着,一开始他还能尽量保持平静,可随着急救室的门打开时间不短延长,他开始焦急不安的来回渡着步子。

手下意识的深想自己的裤兜摸了摸,然后又摸向自己胸口的口袋,最后他才醒悟这一辈子他并不抽烟,所以口袋里没放香烟。

其实这个习惯性动作,在他这十几年中一直都没有抽烟中已经慢慢改掉了,可今天原本已经理顺的神经因为太过慌乱再次出现的差错。

夜里两点多,亮着红灯的急救室的门终于打开,所有人的心瞬间选了起来。然后听到主治医生说暂时抢救回来了,所有人僵硬的面庞出现了一丝鲜活。可一声接下来的一句话,又把鲜活起来的人群打入了深渊:“情况不容乐观。”

这句话好像万斤的大锤,瞬间砸在了人们的心坎上,让天空中那丝阴霾变成了厚厚的乌云。

魂不守舍的在医院守到了天亮,然后在工作人员的安排下离开了医院。他能出现在这里是因为那位老人昏迷前喊了一声他的名字,当时老人再和几个老同志谈教育兴国的问题,对他有些赞赏。

回到家中杨东旭把自己关进了书房,从早到晚都没有开门。直到傍晚的时候周雅回答大四合院才推门走进了书房,看着瘫软在椅子中好像丢了魂的他。周雅走了过去把他的头轻轻的抱在怀中安慰着。

日子不管人们心情如何悄然流逝着,春节的脚步不知不觉中走进,然后又在不知不觉中溜走。

而岁月流走的不单单是时间还有生命,2月19日杨东旭再次来到了医院中,看到了哪位牵动着全国人民心的老人。

此时老人的红光满面看不到一丝的病态,那睿智的双目中充满了对小辈的慈祥,依稀可以看到战争岁月中的对胜利充满希望的铁血峥嵘。

“做的不错,好好加油。”看到杨东旭老人似乎有些高兴,伸手拍了拍他的手背。然后在杨东旭用力点了点头强忍着泪水中,在医务人员的陪同下走出了病房。

杨东旭没有在跟上去,而是在医院中找了一个角落顿了下来。他从来不知道天塌是什么感觉,重生之后的日子过得不说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但也算随心所欲。

可今天他却感觉整个人都变得迷茫起来,虽然没有失去前进的方向。可犹如一个无助的孩子一样不知所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