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玄幻 > 三国大气象师 > 第八十六章 榨干你的价值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八十六章 榨干你的价值

两个箱中,一男一女各装着一人,不知被甘宁灌了什么药,此刻都处于昏睡状态。

那男人看面相,应该是蔡中。

至于那昏迷的女人,苏哲则再熟悉不过,正是蔡家那位骄傲刁蛮的大小姐蔡姝。

“姝儿!”黄月英也认了出来,脱口一声惊叫。

甘宁却忙做了个噤声的动作,提醒道:“黄小姐最好还是小声点,眼下他们身上的药性还没有过,若是黄小姐把他们吵醒了,恐怕不想杀也得杀他们了。”

黄月英身儿一颤,蓦然间省悟,便是闭上了小嘴。

甘宁的意思再明白不过,箱中二人并不知道甘宁把他们献给了苏哲,若是让他们看到了苏哲的脸,那就非得杀他们不可。

否则,若是令他们活着回去必,知道了抢了蔡家产业的是甘宁,还归顺于苏哲麾下,岂蔡家岂能善罢甘休。

目前这种情况下,苏哲还不是跟蔡家翻脸,跟刘表翻脸的时机。

待苏哲看过之后,甘宁便把箱子合上,叫人抬了出去。

这时,黄月英终于忍不住问道:“甘兴霸,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蔡中和姝儿怎么会在你手里。”

甘宁便称,当日他率部下夜袭蔡家在宛城最大的一处田庄,当时蔡中蔡姝叔侄正好在庄中,被甘宁逮了个正着,便连同庄中粮食财货,统统都一并掳了去。

解释过后,甘宁眼中掠起一丝杀机,冷冷道:“蔡家乃是公子的敌人,如今这两个姓蔡的,我已交给公子,要杀要剐,随便公子处置。”

苏哲剑眉一凝,眼眸中闪过一道寒芒。

有仇不报非君子,这一刻,他的心中的确是涌起一股强烈的杀机。

黄月英却面露慌意,忙道:“子明,你当真要杀他们不成?”

苏哲恨恨道:“这蔡中使出阴毒下作的手段,险些毁了宛城百姓的救命粮,还有这个蔡姝,她还设计想要害死你,不杀这叔侄二人,岂能消我心头之恨。”

黄月英苦叹一声,说道:“子明你要杀蔡中报仇,我确实也没理由阻拦,只是姝儿所做的事,毕竟只是针对我,你就看在我的面子上,放姝儿一命吧。”

她终究还是心软啊……

心下暗叹过后,苏哲只得摆了摆手,“罢了,罢了,就看在月英你的面子上,我就饶她一命吧,不过这蔡中却非死不可。”

黄月英松了口气,自然也就不再说什么。

“不过,就这么宰了这个姓蔡的,似乎有点太便宜他了……”苏哲不自觉的往嘴里塞了颗豆子,琢磨着怎么个杀法才杀的够爽。

这时,阶下忽然响起了一阵轻咳声。

是李严,听他咳的那么勉强,应该是有话要说。

苏哲便问道:“怎么,李正方,你不赞成我宰了这个蔡中吗?”

“当然不是,大丈夫就当快意恩仇,公子要杀蔡中,我举双手赞成,况且这种沽名钓誉的废物,不杀他杀谁。”

李严言语之中,强烈的透着对蔡中的不屑。

话锋一转,他却又道:“不过属下以为,再没用的废物,也有利用价值,公子或许可以榨干蔡中身上不多的价值,再杀他不迟。”

“有意思,怎么个榨干法,说来听听。”苏哲饶有兴致道。

当下李严便将自己的计策,不紧不慢的道了出来。

苏哲越听越有兴致,待李严说罢,不禁拍案道:“此计甚妙,蔡家不是想阴我么,我就以牙还牙,狠狠的阴他一回!”

……

数日后。

宛城以东,一处废弃的宅子内。

蔡家两叔侄,被反绑在了柱子上,两人的脑袋上,皆是蒙了黑布袋,看不清外面。

甘宁立在那里,手扶利刃,讽刺的目光冷冷注视着这二人。

此刻,他已经脱下了那身标志性的锦缎,换上了一身青州黄巾军的装束。

院子四周,他的那些手下们,一个个也都是黄巾军的打扮。

“你们这群浑蛋贼寇,快放了我,你们知道我是谁吗,我大伯不会放过你们的!”

从昏迷中清醒过来的蔡姝,惊怒的尖声大骂,依旧是一副盛气凌人的气势。

被蒙着头的蔡中,却不敢那么嚣张,颤声道:“各位好汉,我知道你们只是图财而已,我们蔡家有的是钱,凡事好商量。”

甘宁眼中掠过一丝讽刺的寒芒,轻轻拂了拂手。

左右手下刷的一下,把蒙着他二人的头戴,掀了开去。

二人重见光明,一时间还不适应,眯了好一会眼睛,方才艰难的睁开。

然后,他们就看到了一身黄巾军打扮的汉子,正凶神恶煞的围观着他们,手中的刀刃流转着寒光,照的他们心中直发毛。

“你们是什么人,还不快放了我们,不然我叫我大伯——”

“姝儿,闭嘴!”

蔡姝不知这帮黄巾军的厉害,还想逞大小姐脾气,却被蔡中给喝止。

蔡中咳了几声,强装起镇定,问道:“不知你们是哪一路黄巾,竟然敢深入宛城抢劫,你们不知道这里已经是我主刘荆州的领地吗?”

“刘表算个屁!”

甘宁不屑的一哼,傲然道:“老子不过是我们青州黄巾义军的先遣军,待我们百万青州黄巾杀入南阳,定把你们这些荆州世族豪强,连同那刘表一块灭了。”

百万青州黄巾!

这六个字把蔡中吓的一哆嗦,心中便琢磨着,原来苏哲那小子竟没有编谎,青州黄巾军果然有大举入侵青州的迹象。

眼下这帮小帮黄巾,便把宛城搅的天翻地覆,这要是百万青州黄巾主力来了,那还了得。

“我主素来仁义爱民,你们黄巾军既然宣称除暴安良,就不该入侵我们荆州,更不该这样针对我们蔡家。”蔡中说话时,底气都有点虚。

甘宁冷冷道:“我们潜入宛城时,早就已经打听清楚,你们蔡家为谋私利,故意抬高粮价,根本不顾宛城百姓死活,今天我就先宰了你,待他日我百万大军杀进荆州,再灭了你们蔡家满门!”

说罢,甘宁拔刀出鞘,朝着蔡中就斩去。

蔡中吓了一跳,万没想到对方竟然说杀就要杀,急是哀求道:“义士饶命,义士手下留情啊,听我——”

一个“我”字未及出口,鲜光飞溅中,蔡中人头落地。

那飞溅的鲜血,直接溅在了身边的蔡姝脸上,那滚落的人头,更是直接滚至了她的脚下,两只瞪到斗大的眼睛,锁定在了惊恐一瞬,就那么死死的盯着她。

“啊——”

蔡姝瞬间吓到花容失色,所有的骄傲的都魂飞破散,惊恐的尖叫声随之响起。

“姓蔡的都该死,现在该你这个贱人了!”甘宁提着血淋淋的刀,缓缓走向了蔡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