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现言 > 七零小佳妻 > 第607章 人若犯我,我必犯人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607章 人若犯我,我必犯人

陈嘉轩救出来了……

上官滢当然要交钱了……

把支票给了黑杰克,等对方确认好的数目,这才淡淡的一笑,“谢谢你们。”

人钱两清了!

杰克把支票放在唇边亲了一下,难掩兴奋之意,挥挥手,上车走人了。

上官莹这才转向陈嘉轩,“陈大哥,这里也不是说话的地方,我送你回家吧?”

陈耀忠的房子还在呢,再说了,陈嘉轩自己也有住处啊。

陈嘉轩叹了口气,难掩疲惫之色,“唉,我有点再世为人的感觉了!如果不是你出面救我,我也许要在那个小岛上呆一辈子……一直到死也不能重见天日了!”

咬着牙恨恨的骂道,“陈嘉梅那个贱人,我和她这么多年的兄妹之情,在她的眼里,连个狗屁都不如!我重情义,千里迢迢的赶回来救她,结果呢,她却反把我囚到那儿了!真是狼心狗肺枉为人!”

上官滢也没接口,默默的当先走到了自己的车前,开了车门,把陈嘉轩安置在了副驾里,这才绕过车头,坐进方向盘后,“陈大哥,到底你去哪儿?”

陈嘉轩无奈的垂下了眼皮,“回家吧!你还记得我家的地址吧?”

“嗯!我以前去过一回!依稀还记得!”

上官滢一踩油门发动了车子。

两个人都不说话了,心情都有点沉重……

上官滢是为了陈嘉轩的际遇而难过,过去的“朋友”和“大哥”,落到今天这副惨样子,她能轻松得起来吗?

陈嘉轩望着窗外的风景,心里更多的是悔恨……恨自己一念之仁,反遭了“妹妹”的暗算,伤心,不值,懊恼,各种情绪一下子涌上了心头。

一路无话……

到了陈嘉轩的门口。

上官滢没下车……她虽然也算是在美国长大的华侨,家教却很严,作为一个女孩子,她有自己的分寸,“陈大哥,你先回去休息一下,我明天早上再过来?”

陈嘉轩摇了摇头……迟疑的望着她,“如果你不介意,那就上来坐一会儿吧?我现在心情挺乱的,一是想尽快的知道一些我继父的情况,二呢,也想找人说一说话!”

这也可以理解!

他被囚禁在小岛多日,重新得到自由了,第一件事当然是要找人交流一下,舒缓一下郁闷的心情。

上官滢也不是一个矫情的人,又对陈嘉轩知之甚深,知道对方也做不出什么龌龊的行为,索性也就点头答应了,“那好吧!”

把车停在了一边,和陈嘉轩一起进了房。

陈嘉轩往沙发里一瘫,心情别样沉重,“上官,怎么是你来救的我?这里边一定有故事吧?我爸爸出事了?”

他也是个聪明人,一下子就看出了问题的关键,又是一个知恩图报的孩子,自己还没来得及洗漱呢,就先关心起养父的状况了。

上官滢也没瞒着,大大方方的坐到了他的对面,“陈大哥,这就说来话长了!你离开国内的时候,陈uncle的情况还不是特别坏,他和我还一起去了趟越南,这中间的曲曲折折,我今晚就不细说了,总而言之一句话……他现在的情况是非常不好,整个人已经处于了昏迷状态,没有任何意识,要靠机器来维持生命,也就是我们常说的植物人!”

陈嘉轩听到这儿,不由自主的用两只大手捂着脸,虽然没有说话,可宽厚的肩膀却轻轻的抽搐着,喉咙里也强压住了几下哽咽声。

上官莹见了,有些动容……一个男人的眼泪,最容易博得女人的同情,“陈大哥,你别难过!萧神医现在正在积极的为陈uncle做治疗,我总相信……善有善报!陈嘉梅还没得到命运的惩罚呢,陈uncle怎么可能撒手就走呢?他早晚有一天会醒过来的!”

陈嘉轩强忍住了伤悲……现在也不是悲伤的时候,有些事情急于解决。

他深吸了一口气,用大手胡乱的在脸上抹了一把,这才抬眼望着上官滢,“我被囚在小岛上的时候,陈嘉梅来过一趟,逼我在几份法律文件上签了字!我当时也没有办法细看,不过料想应该是和我父亲的财产有关!”

“确实如此,陈嘉梅知道了uncle昏迷以后,就想要钻法律的空子,以你的名义联合提告米香儿迷惑甚至谋害uncle,总之就是一些莫须有的罪名吧,现在法院已经受理了他的诉求,也冻结了陈家所有的财产!”

陈嘉轩瞪圆了眼睛,“冻结财产了?那米香儿在国内的建筑公司怎么办?没有资金公司怎么运转呢?”

“这我就不知道了,她自己大概在想办法吧!”

陈嘉轩一下子站起了身,托着两只手在客厅里来回的踱步,目光更是迫不及待的瞄向时钟,“shit!不行,等到天一亮,我必须要到法庭去撤销诉告!向法官陈情,我是被人囚禁了,那份诉状并不是我的本意!”

上官滢点了点头,“这是当然的了!实不相瞒,这次救你也是米香儿的意思,她不相信你会背叛uncle,知道你有危险了,义无反顾的愿意拿钱雇人出来救你……陈大哥,这份情谊很难得呀!再反观你救的那个陈嘉梅,两个人的品质简直是天上地下!”

她也是个光明磊落的人,不居功,并没有在陈嘉这里炫耀自己的功劳,而是尽力夸米香儿……这份气度也是非常不凡。

陈嘉轩一听这话,更是坐不住了,“上官,你还知道米香儿在国内的什么情况?算了!别说了!”

抄起桌上的电话,“我马上订机票,回国去看看她和父亲!”

上官滢摁住了他的手,“陈大哥,做事情要按部就班的来!你先别急,我以为,你现在最应该做的就是留在美国,把财产纠纷的案子先处理清楚!别的不说,至少能保证你们陈家的资金不冻结!这才能给米香儿的公司提供后援,这样的帮助才最实际!”

她接着往下说,“这个问题很好解决,我爷爷已经在这边找好了律师,你要做的就是把情况说清楚,签一个委托证书,其余的一切法律程序,就让律师去走吧!等到这件事情办完了之后,你再去中国也不迟啊,用不了几天的!”

陈嘉轩一想……也对!

他也是一个沉得住气的人,只是养父的“噩耗”来得突然,一时之间没考虑那么周全罢了,“嗯,那我一会儿给中国打个电话,跟米香儿具体沟通一下情况,顺便告诉她……我已经安全的出来了,请她别担心!如果有什么需要我做的事情,我马上就办!”

上官滢歪着头笑了,“这样才好!”

她乌黑的长发披散在肩上,像是暮色的瀑布,衬着雪白的小脸儿,乌黑的瞳孔,以及妩媚的笑容,别有一番诱人的美,“陈大哥,我很钦佩你愿意帮助妹妹的心情和举动,我觉得,这样才说明你是一个有感情的人!可反过来说呢,人家把你的好心当成驴肝肺了,这就是不可原谅的,我做不了什么道德的圣人,我就相信一句话,人若犯我,我必犯人!”

人若犯我?

我必犯人!

上官滢紧绷着小脸儿……在心里多少有些为陈嘉轩抱不平,“我以前和陈嘉梅也算是朋友,可做人没有她这样的!知恩不图报?可以!但不能反咬一口吧?把你弄得这么惨,就是为那两个臭钱儿?这样的人……早晚不会有好下场的,简直是死有余辜!”

“对!她早晚会自食其果的!我和她之间的恩怨,不会这么轻易就结束!死?恐怕太便宜她了!她应该活着受罪,受惩罚!”陈嘉轩大力的挥了挥手,难掩脸上的厌恶之情,“上官,咱们先不提那个女人了……”

称呼变了!

不再是妹妹了,而是“那个女人”了,听起来像个绝对的陌生人……这也说明了他心里真实的想法,已经彻彻底底的和陈嘉梅切断了任何关系。

这也难怪!

谁还能吃100个豆不嫌腥啊。

伤心了!

“上官,我必须要对你说一声谢谢,如果没有你在中间大力周旋,我也不会出来的这么快!也许,会夜长梦多!那个女人说不定哪天就会对我下毒手!”陈嘉轩抬起炯炯的双眸,直视着上官滢的眼睛,“患难中才最见人心,上官,从此之后,我对你另眼相看了!你的这份情,我记着呢,以后必须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