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都市 > 神级强者在都市 > 第2074章 鹿死谁手(三)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2074章 鹿死谁手(三)

“这是……”

当李峰来到石桌前,看到石桌上的东西的时候,神色不由一愣,因为在这石桌上的东西是一只木盒,木盒很普通,上面也没有什么花纹。

黑骑会中的宝物是这个木盒?

李峰带着疑惑,拿起了木盒,准备打开看看这木盒中有什么东西。

轰隆隆……

就在这时,整个石桌都震动了起来了。

“不好。”李峰脸色一变,拿着木盒连忙向外飞掠。这石桌的震动,很显然是因为他拿木盒而触动了机关。而这机关很可能就是这石屋的自毁装置。

想到这里,李峰的幻影九重施展到了极致。

“峰少。”

拾漓等人在门口看到李峰飞掠而来,连忙问道:“峰少,怎么回事?”

“快走。”

说话间,李峰就已经来到了拾漓等人的面前,看到拾漓等人傻呆呆的站在那里不动,他那还顾得上别的,运转体内的真元,对着拾漓等人拍出。

“峰少,你……”拾漓还以为李峰要杀他们,下意识的挥掌拍出。

轰!

一声巨响,拾漓等人在强大的力量之下倒飞出去。

而李峰因为拾漓的抵挡,速度慢了半拍。

就在这时。

轰!

一声恐怖的巨响响起,整个石屋发生了恐怖的爆炸,一团巨大的蘑菇云升起。在这一瞬间,无数的石块漫天飞舞,向四周飞射而去。

一股股浩瀚的能量冲击波,席卷四方。

砰砰砰……

在这股恐怖的能量下,拾漓等人倒飞出去,摔在了几百米开外,口吐鲜血,脸色苍白如纸。

紧接着,数身惨叫响起,几个黑鹰战队成员被飞射而来的石块击中,顿时,血肉横飞,吐血身亡。

“峰少……”拾漓也被一块石头击中了肩膀,在肩膀上击起了一个血洞,但此时他已无法顾忌身上的伤势了,目光呆呆的看着石屋的方向。

这个时候,他已经明白了,李峰并不是要杀他们,而是要救他们,而他这自以为是的反击,却害了李峰。

自己真是太鲁莽了!

这一刻,拾漓后悔不已。

心中道:峰少,如果你死了,我一定会照顾你的家人的。

“峰少……”

同一时间,一个个声音从远处传来,却是击杀了其他人的穆家卫狂奔而来。

“峰少在哪里?”穆二来到拾漓的旁边,一把抓住拾漓的衣领问道。

“峰少,他,他……”拾漓猝不及防的被穆二提了起来,结结巴巴的不知道说什么。

“峰少,他怎么了,说,否则我杀了你。”冰冷的杀机从穆二的身上爆发出来。

“峰少他在石屋中,他,他恐怕已经凶多吉少了。”拾漓说道。

“什么,这不可能。”穆二脸色一变,连忙向那片废墟扑去:“都给我把峰少找出来。”

“是。”穆家卫应了一声,与穆二一起寻找李峰。

但是令穆二等人意外的是,他们在废墟中仔细的寻找了一遍,都没有找到李峰。这让穆二他们又惊又怒。

“穆二,峰少恐怕……”拾漓也在帮助穆家卫寻找,但是在找了十分钟,没有找到李峰的情况下,拾漓对穆二开口说道。

“你给我闭嘴,身为峰少的手下,不能保护峰少,你怎么不去死?”穆二冷冷的看着拾漓说道,他觉得李峰出事了,而拾漓只是受了伤,是拾漓没有尽到手下的责任。

“我也不想啊……”拾漓脸色惨白,自言自语的说道:“我还以为……”

嗖,嗖,嗖……

就在这时,一道道破空声响起,却是幽全明,穆一,天炫解决了对手后,来到了这里。

“峰少呢?”幽全明沉声问道。

“峰少,已经尸骨无存了。”拾漓没等穆二回答,就沉声说道。

“什么?”

幽全明等人的脸色变了。

黑骑会总部外。

“这是怎么回事?”南宫心和钟淑慧看到黑骑会中升起了一朵巨大的蘑菇云,顿时脸色一变,紧接着,南宫心反应过来,说道:“不好,这一定是黑骑会的自毁装置启动了。”

“自毁装置?”钟淑慧闻言脸色一变。

“从拾漓他们攻入黑骑会到现在,已经两个多小时了,除了调动钱宝信外,二爷和李武都没有派人来,我还以为是他们无人可调了,只是没想到这根本就是一个陷阱。”南宫心脸色惨白,为了这一次的事,她精心准备了两个多月,但是没想到结果竟然是如此。

“陷阱,你是说……”钟淑慧脸色大变,看着黑骑会说道:“那少爷他们……”

“希望李峰没事。”南宫心脸色难看的说道。

这黑骑会是陷阱,那么,李向阳或者说是李武,他们最后的手段,是绝对不会简单的,所以,现在即使是南宫心,也不敢肯定李峰会没有事。

“我们快去看看。”钟淑慧坐不住了,任何人都可以有事,但是李峰就不能有事。

“好。”

高楼中。

方志平看到黑骑会中升起的蘑菇云,沉声道:“二爷好手段啊。”

方志平在三十年前和李向阳交手多次,自认为对李向阳有所了解,但是现在看到这一幕后,方志平才发现,李向阳已经不是三十年前的哪一个李向阳了。

如果在三十年前,李向阳是绝对不会想出如此狠毒的计策的。

“是啊,这一招叫玉石俱焚,二爷把所有打黑骑会主意的人玩弄于股掌之间。”肖青梅点了点头说道:“这一次,无论是谁,想要得到黑骑会的那件东西,只有死路一条。只是不知道李峰怎么样了。”

“李峰么……”方志平沉默了,这一次,他虽然想为李正详得到黑骑会的那件东西,但并不是想和李峰彻底的翻脸啊,以李正详和李峰的关系,在李峰成为少主之后,李正详才能得到最大的利益。但是如果李峰死了,让李武或者其他人成为了少主的话,李正详就得不到应有的好处了。

所以,方志平打心眼里不希望李峰有事。

但是这可能么?

李峰出现在黑骑会,很显然是想要黑骑会中的东西的,以李峰的个性,一定会亲自去拿那件东西的,而这样一来,这恐怖的爆炸,岂不是……

“因为刚才飞狼卫的事,想要去黑骑会看看也不行,现在只有听天由命了。”肖青梅想了想说道:“不过如果李峰真的出了什么事,这仇不能不报。”

“不错,如果李峰出了什么事,我会让李向阳和李武付出代价的。”方志平点点头,之前李正详从支持李武变成支持李峰,所以这个时候李峰要是死了,或者残了,李正详就是想继续去支持李峰也是无用的。而如果李武成为了家族的少主,对李正详来说,并不是一件好事,所以,无论如何也不能让李武成为少主。

而以李峰的名义,去对付李武,是最好的选择。而李向阳是李武的最大支持者,对付李武就是对付李向阳,只有解决了李武的问题,李正详才可以另外寻找支持者,在家族选拔赛中获得最大的利用。

更何况,李馨雨和李峰的关系这么好,他们也可以用李馨雨的名义去对付李武。

“李向阳在李家的势力早已根深蒂固,想要去对付李向阳,在短时间内是不可能的。不过对付李武,就容易多了。”肖青梅想了想说道:“我有一计,说不定可以解决李武的问题。”

“什么计谋?”方志平转头问道,他可知道,肖青梅可不是什么花瓶,在三十年前,方志平和上官一飞一致认为,肖青梅就是李正详最好的贤内助。

“据我所知,李向阳的儿子李飞羽也参加了家族选拔赛。”肖青梅说道。

“你是说,从李飞羽的身上动手,去对付李武和李向阳?”方志平瞬间明白了肖青梅的意思。

“不错,这世界上最痛苦的是兄弟相残,父子兵戎相见。”肖青梅点了点头,说道:“现在的李向阳已经不是三十年前李向阳了,现在的他在李家位高权重,虽然不如李川伟,但也差不了多少,李正详和李向阳相比,现在是根本没有可比性的,所以,想要对付李向阳,必须从别的地方动手,而李飞羽就是一个最好的选择。”

说到这里,肖青梅看了方志平一眼,继续说道:“李飞羽,之前因为年纪小了一个多月,所以才没有资格参加家族选拔赛,他是从李峰的手中换取了一块选拔令,才参加家族选拔赛的。”

“从李峰的手中换取选拔令?”

“不错,这是李馨雨告诉我的。”肖青梅点了点头,说道:“我想,李向阳不让李飞羽参加家族选拔赛,李飞羽心中对李向阳和李武一定非常的怨恨,所以,我们如果通过李飞羽去对付李向阳和李武,相信李飞羽是不会拒绝的。而李飞羽,因为李向阳不支持他参加家族选拔赛的原因,在李飞羽的身边,没有多少的支持者。如果我们能够支持他,李飞羽一定会感恩戴德,到时候,我们在李峰的身上没有得到的好处可以在李飞羽的身上得到。”

“锦上添花不如雪中送炭。”方志平点了点头:“我回去就问一问四爷,我想四爷一定会有明智的选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