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历史 > 唐残 > 第410章 手招都护新降虏(下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410章 手招都护新降虏(下

丹徒城中,亦是一番天崩地裂的末日光景了。

随着那些从城楼和墙碟上相继脱离了守军的监管,而竞相逃回来的民壮、义勇们所扩散开来的消息;各种恐慌和惊乱的情绪还有异样纷呈的传言,也成为了这座不落之城中汹涌和鼎沸起来的风潮。

“贼军使了妖法,让地龙翻身把官军都给活吞了。。而贼兵却是安然无恙”

“贼人有奇技,能凭地晴空招来雷火,把官军都灭了。。”

“贼人用了异术,整个城门里的官兵都死绝了。。”

“贼人的妖法让守城的官军都入了寐,乖乖开门出来自己送死。。”

“中了妖法的官军都自己抹了脖子,砍了脑袋,再跳进江里去了啊。。”

(其实是驱赶着俘虏到江边取水清理卫生,却被误以为要杀俘,当下哭喊成一片,又被看了几个闹得最欢的,才得以乖乖听话的过程。。)

而伏骑在马背上奔驰过长街,又一头撞进内城城门的镇海行营右厢兵马使刁頵;已经无暇顾及这些街头上无头苍蝇一般,大叫乱喊着四散奔逃的市民百姓;或又是那些乘火打劫而闹得暄声四起,哭喊做一片的不法之徒和浪荡子弟;或又是那些纷纷召集家丁、部曲、奴仆,拿起刀仗塞住门户,与之对抗到底的朱门大户、豪姓之家了。

他几乎马不停蹄的一连撞飞,从内城门门内冲出来迎接,却又避让不及的数名门阍,再从对方惨叫扎挣的身体上踹踏过去,而一鼓作气冲到了牙城所在的长街上。而这里已经被汇集和奔流而至,各色绫锦服色的逃亡人群、车马,给再度塞了个水泄不通。

他只能和亲兵一起奋力的叫骂、踢打和抽刀劈开一条临时的路径来,才得以断断续续的冲到了牙城兼带节衙出口的乌头大门外;这才见到了些许面有惶然和不知所措,却犹自还在坚持值守的玄衫军士。

刁頵把他们召集起来跟在身后,这才向着内里疾步踏行而去;这时候才发现内里的各处署衙之间,已经是满地狼藉而尽是各色抱着东西出入奔走的身影。

时不时还有人背着、提拎这大包小包的物件,毫不避嫌的越过他们的身边而向着外间奔走而去。而刁頵也没有心思理会他们了,沿着短而宽的中道冲开这些属员、胥吏之流,他再次见到了节衙的正堂所在;

然而门边上召集诸多官属、军将的登闻鼓和唱奏进偈的整排乐钟,却是已经被人给推倒在了地上而散落的七零八落。刁頵不由的心中一惊一凛,又变成了某种勃然的愤怨之气,不由大声叫喊道。

“使君何在,令公何在。。”

“怎就没有人召集左右和主持局面。。”

然而随着他长驱直入的身影,却是没有任何人来回答他的问题,只有如同被水淹沟渠里冒出的蛇鼠一般,时不时冒出来那些节衙僚属、门客和官员的身影;以及此起彼伏的叫喊声。

“快把脸黑涂了。,不若贼军进了城抄掠就晚亦。。”

“这是我拿来救命的旧衣袍,你不能抢啊。。”

“分我一些又如何,你还可以去街市上再买一身”

“我要杀身报国,快给我批甲再拿刀来。。”

“我先杀了你们,堂堂官眷万万不可辱于贼手啊。。”

“你不能烧,要殉死就找别处去,我还要指望这些东西,来求一条活路呢。。”

他们几乎是在上演着一幕幕的活闹剧,还有人争执着再也不顾斯文的相互殴打成一团,或是在奔走之间绊倒在地上,而帅滚出怀里一堆的金银财货来。

而唯一一个混在其中号称要杀身报国的,居然就是个以及胡子花白而眼睛浑浊,平时充作门阁的老家将;还没等来给他披甲拿到的人,就已经气喘吁吁地被撞倒在地上爬不起来了。

然后身后变得愈发壮大起来的刁頵,再度撞入原本是门禁森严的节衙后宅之中;却被迎面而来的大声尖叫和哭喊声给震刺的不禁捂起了耳朵。

“大王饶命啊。。”

“可怜天鉴。。”

“乱贼杀进来了啊。。”

他一直冲过了好几条廊道和亭台之间,最终来到了周宝日常居养的虽寿堂前,却见到的是门户大开而帘子和帷幕都被扯倒在地上的情景。

“周衙内的牙兵呢,护翼令公的后楼都呢,怎么都不见了踪影了。。”

一名随同而来的军将,依然用包含哭腔和惊骇的声调喊出来道。

随后他又不死心的搜罗了整个偌大的园子,除了那些只会哭喊和求饶的姬妾和奴仆之外,依旧还是扑了个空;曾经威赫一时的“四朝良将”周令公,周节帅,连同其专门监守后宅的后楼都。

最后,他们只找到了被正面拆除推倒的庭院小门处,向外凌乱散落的些许物件和许多延伸而去的隐隐车辙。这一刻,他身后的军将们却是像是失去了最后的主心骨一般的,再也不顾他的约束和号令,自暴自弃的回头冲进庭院里肆虐起来;

不久之后,他们就纷纷抱着步障和帷幕包裹的物件,拖着哭哭啼啼衣衫不整的女子;一边走一边纷纷脱下代表官军身份特征的帽盔、包头、铁片的护兜和抱肚、蔽膝、靴子,向着远处的城坊当中掩走而去。

“既然令公已然不复所在,就让我为朝廷尽忠最后一刻吧。。你们都散去逃生吧”

而脸色惨淡的刁頵,却是重重的长叹一声;对着身后道。

“我们本来就是将主从乡里带出来的部曲和家私,又怎敢抛下将主独自苟活偷生呢。。”

一名面容苍老而亲兵故作慨然的喊道。

“岂不让家乡父老耻笑余生,就算到了九渊地下,也实在无颜相见了。。”

“那就让我们痛痛快快杀上一回,与贼携亡吧。。”

于是,他带着最后不肯散去的数十名部属和亲随,就此毅然冲向了最近一处内城城门的所在。

。。。。。。

当第二天太阳重新升起来的时候,也已经完成城头变幻完大王旗的基本过程了。

轰轰烈烈的开局和铺垫,虎头蛇尾的结果和收尾;就连事先准备好的穴地爆破手段,都没来得及派上用场;当城外最后一股负隅顽抗的官军弃械求饶之后,丹徒城残余守军也就连夜开东角门出降了。

这个消息既是意外也不意外的结果;因为根据战地斩获的统计,随着这一次五门出击的攻势,覆灭在城外的镇海行营兵、团结兵和牙兵之属,合计起来至少八、九千之众,算是占据了城中军力的大多数精华所在了。

因此,就算城内还残余下来一些负隅顽抗的守军,但更多是些战斗力和士气都不堪大用的土团、乡兵之属,或又是本城居民中新募而来壮勇而已。

也总有一些忍受不了可能遭遇的下场,而试图采取自救措施的“聪明人”,而让太平军在接下来的对城攻略过程,变得轻而易举和省事省心起来了。

只是可惜了已经挖好道城下的地道,还没能派上用场就不得不要废弃了;虽然这也大大省却了太平军可能造成的多余伤亡了。除了在攻打内城西门和节衙所在的时候,稍微遇到些顽强抵抗之外;城中其他地方都是望风披靡和就地请降的结果。

只是作为头号目标的镇海节度使周宝居然跑了;大概就在城外兵败已成定局而守军开门出献之前,就已经在部分牙兵和少量新军——后楼都的护卫下,易装乘车出了解压缩在的内城了。

虽然进据的太平军组成的巡禁队,依旧在城中进行所所和甄别,但估计找到的可能性也就不大了。因为根据王重霸那边来的报告,留在江上警戒和待机的水军船只,亦是在当晚发现和撞见了,从丹徒港中连夜潜度而出的十多条大船。

然而因为分兵攻略和支援岸上而人手有限的缘故,最终只截击和俘获住其中的一部分,另有七八艘大船得以顺流冲出江口逃脱了。结合之前的消息,只怕周宝身在其中的概率委实不小。

当周淮安抱着这种百感交集的心情,踏上西门外郭城楼的时候,街市上仅存的凌乱痕迹都已经被清理一空了,只剩下偶然可见墙上或是地上,一时擦拭不掉也尚未干透的一滩滩血迹,或是其他烟熏火燎过的污痕而已。

相比之前见过的浔阳、江宁等普遍萧条破败古代名城望邑,这座丹徒城显然是个异数。它不但是个靠着江边而内外两重城郭,还有牙城加筑的大城,同时也是座繁华富庶之城。

因为身处东南物产的荟萃流通之所,又长久下来偏安一隅而甚少兵火的缘故;唯一发生过的镇海节度使李琦之乱,也很快就被反水的部下扑灭。

因此这里得以在中晚唐以来此起彼伏的纷乱中得以独善其身,又陆陆续续的相继吸引和聚附了历代以来,大量东南地方上的富家、宦门、大族,携家带口迁入其中置业生营的结果。

因此,沿着条石和卵石铺就下来车辙明显,而又横纵笔直的大街和蛛网小巷之间;灰瓦绿脊斗拱飞檐的楼台高阁几乎比比皆是,而基本看不到什么草屋棚顶的行迹和存在;

整齐而又异彩纷呈之间,与之前蓬户草堂相邻于城台,菜畦鸡犬夹杂着古迹江宁故城,简直形成了某种现世与过往之间鲜明的对照。

远处就是横跨江中沙洲大名鼎鼎的西津古渡,也是历朝历代南北征伐时索要争夺的焦点和古战场之一;比较有名的大事件,比如像是六朝时期规模空前的“永嘉南渡”,北方流民多半以上是从这里登岸的。

东晋隆安五年(401),五斗米道为号召的义军领袖孙恩率领“战士十万,楼船千艘”,由海入江,直抵镇江,控制西津渡口,切断南北联系,以围攻晋都建业(今南京),后亦是在附近被刘裕率领的北府兵打败。

当然了,因为南朝后期不停的战乱这里也很快衰败下来,而随着隋初灭陈的战役而在萧条中蛰伏好些年;才又因为贞观之治到开元盛世之间的百年休养生息,而重新变得繁盛与富庶起来。

故而在有唐一代,这里也是东南财赋转运的重要枢纽和节点之一;来自江东两浙鱼米之乡的财货和物产,都要通过连接江南运河的各条水系,汇聚到这里再统一换船渡江到对岸,由此进入淮南境内的大运河中段部分。

尤其是进入中晚唐以后,包括西津渡在内的丹徒也与扬州江都城一起,成为了对内忧外患不止而日渐衰微的大唐朝廷中枢持续输血和续命,并维持权威和运营基础的重要国家财计的节点,而并列为淮南、镇海两大节度使理所。

能够放任在此处的历代节帅,也是天下藩镇之中职级和权位的顶级之选,而往往官拜台阁而身兼一面行营都统或是使相的头衔,而得以坐镇当地的一代重臣、名将之选。

可以说丹徒既下,大唐朝廷在东南诸道赖以维系的财赋来源,就基本上被截断和砍掉了大半;在彻底损失了羁押和滞留在当地的诸多财赋物产同时,也失去对于长江以南的基本控制力和维持影响的基本渠道了。

因此现今在仓房林立的码头栈桥之间,已经密密麻麻滞留或者说是被围堵了许多官民船只;只是看起来就是帆幅林立而又死气沉沉的模样,将人工堤围所形成的内外两重,环如臂围的港区挤个水泄不通。

而在边上堤围东侧亦是设有丹徒水师驻防的,一大一小连环相套的水陆营寨;平时停泊这大小数十只宽首扁身的官军战船。如今在一片嘶喝和吼叫声中迅速被拔掉了蓝色的横波旗,而陆续换成了太平青旗。

“内城的节衙、运司、度支、盐铁、巡院、督府、刺史诸衙,都已经封存和清点完毕,是否先择其入驻呢。。”

在旁轮值的承发官元静亦是开口道。

“不用,我们先去江边的北固山上好了。。”

周淮安摆摆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