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小说网 > N次元 > 穿到异世去修行 > 第七十五章 联袂前来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而此时前院的厅堂里,白远征正迎着李万书和肖贵一行人进入厅堂。

他们一进门便一眼见到,一位花白头发的老人老神在在的喝着茶,在他们进门时,眼睛都没有向他们瞟一眼。李万书眼睛转了一圈,笑呵呵的问道,“白将军,这位是?”

白远征打着哈哈说道,“这位前辈是老祖的好友,一直住在府上。来,几位大人不要站在门口说话,请进来坐,请喝茶。”

随着白远征往里走,李万书还想再问老人名字,却被王易打断,“我是客人,你也是客人,你管我是谁!我管你是谁了吗?”

听到这么不客气的一句话,所有人都尴尬起来,纷纷闭口落座后,肖贵一脸不耐烦的说道,“李大人,小儿的命要紧。”

李万书无奈的看了肖贵一眼,觉得他真是蠢货,真人就在眼前却不识。不过被这么一打岔,他也不好再询问。

白远征将他们的神情尽收眼底,笑呵呵的招呼他们喝茶,却绝口不问他们所来的目的。

他沉得住气,其他人也沉得住气,但是肖贵却沉不住了,见所有人都在低头喝茶,李万书更是将脸都埋进了茶碗,他不禁暗恼,只好亲自开口说道,“白将军,下官贸然登门,实属无奈。就在今日,小儿肖重遭人暗害,虽还有一息尚存,却也危矣…”

话说到这里却突然被白远征满脸疑惑的打断,“肖大人这是何意?贵公子遭人暗害,白某惋惜,只是肖大人这时到我这里是?”

虽然白远征只是变了一下脸色,肖贵却不由僵了一下,他还是比较怵这位武将,当下立刻解释说道,“白将军不要误会,是因为贵府小姐乃小儿的救命恩人,今日小儿突然发狂,险些害下人命,幸得贵府小姐相助,才压制了病情。只是我找遍皇城药师都无法彻底医治小儿,无奈之下这才贸然来登门,想请贵府小姐再帮忙看看小儿,若能救我儿一命,肖某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听完肖贵一番恳切的话语,白远征却一脸茫然,“肖大人莫不是开玩笑,白某虽有两女,但是长女不到十岁,幼女更是才六岁,如此幼小之龄又怎能救治贵公子?何况依你所言,众多药师都对贵公子的病情束手无策。”

肖贵见白远征不信,急忙说道,“下官所言千真万确,李家公子可作证,当时他也在场,这些话也是李公子告诉我的。又多亏李大人提醒,说贵府上还有一位药师界大家,可以医治小儿。下官心急之下不请自来,得罪之处还请白将军体谅,日后必亲自带着小儿登门赔罪!”

肖贵说话时,李万书端着茶碗的手抖了一下,李无羁站在他的身后更是将头埋得更低。李万书心里自嘲一笑,没想到啊,这位御史大人这么会装疯卖傻,之前还说他蠢,他却知道将自己卖了挡刀,也是好算计了。

此时话已经引到自己身上,他也不能再置身事外看戏了。

于是李万书放下了茶杯,起身一脸歉意的说道,“白老弟见谅,此事生在李某名下店铺内,不管肖公子在何处染病,但是在李某的地盘闹出事端是真,李某无法置身事外。听小儿说当时情况万分惊险,幸亏贵府小姐在场,及时出手控制了祸事,否则后果不堪设想。所以李某借着肖御史来请贵府小姐帮忙之便,专门来感谢贵府小姐。”

一番话说的无比真诚,有理有据,既没有推脱肖贵所诉,又为自己的行为找了一个很好的理由。还隐隐点出肖重是在别处染病,一方面表示自己是好心相助,一方面又提醒肖贵掂量清楚。几句话便解开了肖贵设的局,不愧是文臣第一人。

李万书说完便坐下重新端起茶杯,一头埋了进去,不再看其他人。肖贵见此黑着一张脸,却也安分下来,只有白远征一直坐在主位上好整以暇的看着戏。

“那赵大人这又是何故登门呢?”白远征又看向赵礼父子二人问道。

赵礼看了刚才那一番戏,怕也被肖贵拖下水,连忙解释道,“回白将军,小儿赵乾安就是与肖公子发生争执的当事人,也多亏贵府小姐及时制止发病的肖公子,小儿才能捡回一条命,此次我们父子登门拜访,是为了答谢贵府小姐而来。孽子,还不上前拜见白将军!”

赵乾安听到他爹的话,连忙从他身后走了出来,对着白远征行大礼参拜。

白远征假意虚托一把,口中连连说道,“赵公子人中龙凤,不可行如此大礼。”

随后又笑眯眯的说道,“既然几位都这么说,在下也不得不信了,只是你们说了半天,我还不知道你们说的究竟是我哪个女儿?”

下面几人听到他还在装傻的言语,不禁表情各异,心里几乎都是一个念头,“自然是你那大女儿,一个十岁的半大丫头让自己这一群人亲自登门,已经是惊世骇俗,难道还能是你那六岁的小女儿!”

这些大人物可以不理会不要脸的白远征,但是后面站着的两个小辈却不能,最后还是李无羁走了出来,说是名为白风的那位小姐。

白远征不经意的和王易对视一眼,随后吩咐下人去请白风到厅堂来。能在此时留在厅堂伺候的人,自然都是心腹。听到族长指令,其中一个小个子离开厅堂,径直向着后院厢房去,找到了正陪白氏说话的白风。

小个子传了族长之令后,白氏听到她要去见那些朝中大人物,忙将她那身束体修身的素衣换下,给她穿上一件绯色的宽袖长袍。又重新为她束发,白氏只挽起她前额的头发,让她后面的头发自然垂在肩上。

绯色的衣袍衬得她脸颊红扑扑,一头柔顺的长发将她精致的五官修饰得更加柔和,顿时,白风就从一个爽利的假小子变成一个娇俏的瓷娃娃。

白氏见她摆弄身上宽袖拖地的长袍,温柔的说道,“这是前段时日照着你父亲说的尺寸做的,幸好我又加了半寸,现在穿刚好合适!虽然你父亲说你不喜欢这样麻烦的装扮,但是女孩子总要漂漂亮亮的才好。”

听了白氏的话,白风虽然还是觉得很不方便,但是她终是没有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