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小说网 > 科幻 > 无限垂钓系统 > 第六十章 刀法七式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现有的功法,除了混元劲之外,李昊要么练到了最高境界,要么超出了功法的记载,依靠现有的功法,他的修为难以寸进。

借助外力?骨髓再次蜕变后,一万多米的水深,都对他没有辅助效果了。

“沉迷于真经,修行之路止步于真经。”

“自古以来,一门门功法的创造者,顶多借鉴别人的功法。”

“我现在的医术,属于顶级神医级别,又会不少顶级武道功法,已有充足的底蕴。”

躺在甲板上的李昊,绞尽脑汁的琢磨了十几分钟,也没想到如何自创功法。

在他看来,自创功法需要满足两个条件,其一是底蕴,其二是灵感。

比如形意十二形,就是参照十二种动物的动作,而创造出来的。

他现在拥有充足的底蕴,只是没有创造功法的灵感罢了。

“自创内功心法,领悟意境的事,暂时搁置一旁。”

驱散脑海里的杂念,李昊再次跳进大海。

来到水深三千多米的海底,取出储物仓库里面的云纹刀。

手持重达八十一斤的云纹刀,李昊翻来覆去的练习拔刀收刀。

海底练刀的难度,远超在陆地上面练刀。

毕竟空气的阻力,远不及海水。

李昊一直认为修为不等于实力,身体素质也不等于实力。

虽说正常情况下,修为或身体素质越高,实力就会越强。

但修为与身体素质相同的两个人,肯定有强弱之分。

攻击的速度和力道,都能决定杀伤力。

人体有很多死穴,也有皮粗肉厚骨头硬的地方。

同样的力道,落在不同的位置,可能致伤、致残、致死。

同样的位置,挨上一棍与挨上一刀,结局明显不一样。

高手之间决战,瞬间就能分出胜负生死。

拔刀收刀一个多小时,李昊开始练习刀法五式。

他总结出来的刀法五式,分别是劈、斩、撩、拍、挡。

劈为斜着一砍而下,斩为从上一刀斩下,撩为斜着从下向上......

“少了两招刀法,应该加上捅和扫。”

一念至此,李昊的刀法五式,变成了刀法七式。

云纹刀一劈而下,刀锋一转,顺势斜撩而上......

“只要速度够快,刀法七式的威力不在话下。”

沉醉其中的李昊,身体随刀而动,螺旋九影、神行功交替施展。

一条把他当成食物的庞然大物,被云纹刀肢解成块。

腥红的血液蔓延开来,李昊的可视范围锐减。

修为达到现在的程度,他在三千多米的水下,能够看到两百多米。

当然,他能看多远,与天气和海水的清澈度,有着很大的关系。

要是天气昏昏沉沉,他的可视距离就会很近。

倘若海水混浊,他的可视距离又会减少。

“先上去看看时间。”

浮出水面,拿出手机,等到时间更新。

“快一点了,吃点东西,再下去修炼一次。”

老婆之前给他买的潜水表,潜水深度不能超过百米。

手机虽然防水,却只能承受五十米的水深。

每次下水之前,李昊都会将手机和潜水表,收进储物仓库。

煮了一条炼体鱼,大快朵颐的吃了个干净。

清洗一番,李昊潜入海底,再次随刀而动。

身体配合刀法,七式刀法行云流水的施展开来。

“这样练下去,不是人刀合一,而是刀的傀儡。”

“刀再厉害,也是一件武器,应该人御刀,而不是刀御人。”

脚踩千斤坠,李昊双脚不动,右手握着云纹刀,再次练起刀法七式。

拳有拳意,刀有刀意,阴阳五行也有相应的意境。

练习刀法,有助于领悟刀意。

一旦领悟了刀意,他就能成为先天武者。

海底练刀一个多小时,李昊回到战鱼号上。

驾船离去,择地钓鱼。

每天不钓点鱼回去,不好跟父母交代。

黑玉药膏厂日进斗金,他不在厂里待着,每天跑出来钓鱼,要是没有鱼获,父亲不会说什么,母亲肯定会指责一番。

父爱沉默不显,母爱摆在明处。

正常情况下,为人父母的,哪个不想望子成龙?

前世今生的记忆融为一体,李昊深知母亲每次指责他,都是在关心他罢了。

在父母的眼里,儿女无论多大,都是需要照顾的小孩子。

除非他们觉得自己真的老了,才会放任儿女。

“能卖一万五千多块钱的鱼获,差不多了。”

驾船回到李家村,李昊开车来到收购点。

李洪书笑容满面、心情复杂的问道:“今天有多少。”

自从村里的人,都去药膏厂上班后,他的收入锐减。

要不是李昊还在钓鱼,他早就关门歇业了。

对于眼前的晚辈,李洪书无言以对。

如果对方没弄药膏厂,他每天能收到更多货。

有时在对方身上,一次就能赚几百上千。

自从对方在村里弄了个药膏厂,他收到的货就少了。

没办法,收不到鱼,也就赚不到钱。

李昊笑道:“大概三百多斤。”

李洪书称重算账,说道:“总共一万六千三百三十三,给你一万六千三百三。”

“行。”李昊点了点头。

“李三,我打算关店了。”李洪书说道。

“不收鱼了?”李昊问道。

“我想去你的药膏厂。”李洪书说道。

“行。”李昊点了点头。

李洪书那四个哥哥,都在药膏厂上班,年龄最大的李洪正,今年六十九了,在药膏厂做了一个月,拿了两万八千多。

李洪书觉得与其当一个鱼贩子,还不如去药膏厂上班,他比大哥年轻八岁,一个月不说多了,至少能拿三万三千多。

黑玉药膏厂工资最高的操作工,月收入高达六万多。

每分钟装三罐多,八小时下来,能装一千五百罐左右。

每装一罐两块钱,一千五百罐的工钱就是三千块钱。

就算一个月只上二十二天班,工资也有六万六千了。

在药膏厂上班,上午休二,每天八小时,工作很轻松,比他当鱼贩子还赚得多。

隔房大伯李昌旺的诊所关门了,隔房五爷爷的收购点关门了......

村里还动得了的长辈,接二连三的去药膏厂上班。

大姑父也不承包工程了,二姑父也辞去了工作......

“大舅大舅娘,二舅二舅娘,大姑妈大姑父,二姑妈二姑父,大伯伯娘的固定工资,都涨到每个月十万。”

“爷爷奶奶、外公外婆、父亲母亲的月工资,都涨到二十万。”

“亲疏有别,合情合理。”

就算给家人涨了工资,单罐黑玉风湿膏的成本,也没超过十块钱。

装罐越来越熟练,每天的产量涨到了三十万罐。

每个月的产量,大约六百七十几万罐。

固定工资上涨一百万,平均下来,每罐的成本,也就增加了一毛多。

时至今日,每月少赚一百万,对李昊而言,没有什么影响。

属性升级10%10厘米10公斤,都要十亿玄黄币......

不升级属性的话,他又用不了多少钱。

“账户余额还有二十几亿,升一下鱼饵属性。”

一念之间,二十亿炎黄币消失,鱼饵诱鱼效果增加10%,鱼饵诱鱼范围增加10厘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