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小说网 > 幻言 > 奈何反派他百媚千娇 > 第一百五十章 你为朝廷,我为自己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一百五十章 你为朝廷,我为自己

此刻他整个还是怔愣状态,身体发僵 。

“好了。”

甘棠在他背后轻拍了一下他的肩膀,示意他现在可以随便乱动了。

苏云落摸了摸自己脸上的狐狸面具,双眸中的光在面具之下看着眼前的女子忽闪不定,“这面具,是买给姐姐带的。”

甘棠从摊位上挑挑拣拣,挑无可挑,便很随意地拿起了一张孔雀面具,然后给自己戴在了脸上。

小摊老板见两人这面具挑也挑了,戴也戴了,银子还没给自己呢。

“小姐,公子,那个钱......”

甘棠习惯性地摸自己衣袖里面的钱袋,没有。

怎么可能会有。

这段时间她的衣食住行所花费的都是苏云落的银子。

苏云落拿出钱袋,将银子递给老板。

甘棠看着苏云落满满当当的钱袋,冷艳逼人的下颌由于那唇角一勾,整个人突然显得特别具有亲和力,她对苏云落笑说道:“打个商量?”

苏云落与甘棠对视,眼中目光真诚,温声道:“姐姐想买什么都可以,我付账便是。”

言外之意:但钱袋不能给姐姐。

苏云落知道这钱袋只有在自己身上,方便她随时取用,不必浪费时间去打家劫舍,这段时间她才会乖乖跟在自己的身后。

才会听自己的话好好配合自己。

甘棠冷哼了一声,倒也不能算作是生气,只是又恢复了她的高贵冷艳。

“你可真对得起自己脸上的这张面具,小狐狸!”

说着甘棠的目光已经锁定在了远处两个人身上。

她衣袖下的双拳紧握。

“姐姐,前面舞龙队,我已经买通了里面的人。”

“他们会放我们混进去。”

“你要跟紧我。”

苏云落这边话还说完,就见眼前的紫衣女子突然没了踪影。

“喂!姐姐!你不要乱跑啊!”

甘棠别过头,看了一眼后面的苏云落。

“还跟紧你,在后面好好跟着我吧你!”

说完,甘棠身形如鬼魅,已经混进了舞龙队中。

舞龙队是长长的几条队伍,一群人在下面用手中木条技巧性地摇动着龙身,龙套将他们一个个的头遮的严严实实。

“小伙子,挤你大爷哦。”

“后面去!”

“挤,挤,挤死了!”

支着两根棍子在前面舞的是脾气有点暴的老大爷。

感觉后面有人在挤他,他这就想拿着手里的棍子去捅他。

“劳烦。” 苏云落往前面老大爷怀里塞了一锭银子,“你往我后面靠靠。”

见此,老大爷的两只眼睛闪了闪,道:“好说,好说。”

甘棠在前面听到了后面的动静,但没有回头。

她看着远处萧北野那个疯批,他还将小殿下整个人抱进了怀里!

甘棠只觉得小殿下被玷污了。

她整双眼睛都气红了 !

“萧北野你给老娘死!”

苏云落在后面拽了拽甘棠的衣袖,道:“姐姐,你答应过我的,只是见一见九公主,让她看到你现在平安无事,不让她再为你担心,绝不会在今晚搞事。”

甘棠:“我是那种不顾大局的人吗?”

她是!

苏云落:“姐姐当然不是。”

........甘棠自己都不信。

“那封密函里到底写了什么?”甘棠问苏云落, “你们又想利用她做什么?”

苏云落避而不答这个问题。

“朝堂之事,与姐姐无关。”

“我是为了姐姐好。”

“插手太多朝堂之事会给姐姐带来许多烦扰。”

甘棠嗤笑一声。

“我对你们朝云政事可是半点兴趣也无。”

“也没有搅动你们朝云帝都风云的闲心。”

“若不是此事涉及到小殿下,谁愿意知道啊。”

“我只是好奇,传送情报一事,朝廷怎么着不能派一个死士来做,偏偏还需要你这个苏大人乔装打扮亲自来做?”

甘棠才无心搅和那些朝堂政事,改朝换代也和她没什么关系,这天大地大,任何一个地方都能成为她的容身之所。风光时,随便挑地方快活。落魄时,她也能遭所有苦寒之地的罪。

战火纷飞算什么,她也不是没有在两军交战的城池中如蝼蚁般苟且偷生过,最后她还是活了下来。

她不关心朝云国灭不灭亡,她在乎云栖的命。

而苏云落显然对此次牵扯到云栖的问题避而不答......

使臣“苏云落”早已离开了锦州,实则苏云落从未离开过。

使臣“苏云落”返回帝都交差,而真正的苏云落则是换了一个身份,在这段时间一直留在锦州内。

帝都,皇帝驾崩后,朝中势力经历了一次大清洗。

国丧将至,国丧之后紧接着便是新帝登基。

重新洗牌之后,朝堂之中新皇党派势力越来越强大。

帝都中支持新皇率领玄铁营铁甲军剿灭反贼萧北野的百姓也越来越多。

据暗线来报,雁北十八部落最近也隐隐有了动静。

栖安王府如同密不透风的铜墙铁壁一般,苏云落手下的那些暗线极难渗透进去。

苏云落 不知萧北野在憋着什么大招,所以越发忌惮。

这个时候,就只有通过九公主云栖。

苏云落知道甘棠将九公主云栖看得很重,所以他无法正面回答甘棠的问题。

他也无法向甘棠保证,保证他不会利用或伤害九公主。

他只道:“姐姐说过,九公主对你来说很重要,我会顾及姐姐所在乎的人。”

苏云落在云栖之事上,不能够给甘棠太大的承诺。

他不是这天下之主。

他能力有限。

他现在竭尽所能,也只是能够好好护住甘棠一个人而已。

甘棠在前面,并没有转过身,跟着前面的人往前走。

“不需要。”

“我在乎的人,我自会护着。”

“ 你为朝廷,我为自己。人是同一个,但我们两人还是别掺和在一起了。”

甘棠很清楚她自己与苏云落是两个世界的人。

将来不管她自己要作什么死,她都不希望牵扯到苏云落。

真正没心没肺的人才感受不到别人对自己的好。

她并不是真正的没心没肺。

也没有真的铁石心肠,却多得是刀子嘴豆腐心。

甘棠的嘴比刀子利些,心比豆腐硬些。

正是心里的那块铁石被捂热了,甘棠才会在人释放的善意面前逐渐感到束手无策。

她不习惯别人像是真的不计回报一般对自己那么好。

不习惯有人为自己事事安排妥帖。

不习惯有人真心实意的为自己着想。

她从来靠的都是她一个人,如果真的有人过来拍拍自己的肩膀让她依靠,确定对方不是开玩笑之后,她会不知所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