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武侠 > 踏天争仙 > 第二千零七十一章 皇子秘虫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二千零七十一章 皇子秘虫

博古皇子是最能忍耐的那种人,他自己双手血肉被斩得点滴不剩,也没有发出一声痛呼,但现在常笑咬了一口他的骨刺长刀,博古皇子便发出一声气急败坏的大吼。

可以,常笑一下就触碰到了博古皇子的逆鳞。

常笑眉头微微一挑,笑道:“你这家伙,怎么还不识好人心?”

十条大蛇每一条脑袋都有脸盆大,大嘴一张,能将一个人活吞下去。

是条蛇头从四面八方朝着常笑袭来,常笑除了后退似乎就没有道路可选。

然而常笑却没有退,而是依旧站在原地,甚至根本没有任何后湍打算。

常笑一张嘴,将整把骨刺长刀全部吞入口中,也没见他咀嚼,就直接咽进了肚子里。

紧接着常笑打了一个饱嗝,腮帮子一股,噗的一声吐出一口崭新的白骨长刀来。

这把长刀刀身滑、润,上面有着脊椎骨的纹理,但却没有任何一丝一毫的接缝,这把刀不再是骨刺长刀那样的怪异模样,而是一把真真正正的地球意义上的长刀,刀柄刀护刀身刀剑一样不缺,形制优美,很有一种堂皇的美感,最重要的是,在这把长刀之中一根根脊骨的纹理中还隐伏着一条漆黑色的蜈蚣般的长虫。

这条虫子被凝固在长刀之中,这使得这把长刀似乎变成了琥珀,专门封印了这条长虫。

此时十条巨蟒已经张开血喷大口朝着常笑咬来,在常笑眼中,似乎有十朵鲜红的花朵朝着他绽放一样。

刷的一声,那把骨刺长刀猛的挥舞起来,当空游走一圈,石头巨蟒的脑袋立时飞舞起来,身躯丧失了脑袋开始剧烈的摇摆抽搐,以至于鲜血瓢泼般的喷溅开来。

博古皇子却没有理会那十头没了头颅的巨蟒,一双眼睛死死地盯在那把崭新的骨刺长刀上,尤其是骨刺长刀内中封印的那只长虫。

博古皇子身后的老者脸色变得相当难看。

那十头巨蛇的脑袋纷纷跑了回来,重新粘合在身躯上,随后嗖的一下藏回了博古皇子的后背。

那把骨刺长刀此时则静静地悬浮在空郑

“殿下,那是皇室才有的密虫!寄生在骨髓汁…”老者低声言道。

博古皇子沉默不语,随后对着常笑道:“两位请吧!”

常笑看了一眼那把骨刺长刀之中的可怖虫子,随即和常笑一起离开了这艘战舰。

方荡扭头看向战舰道:“那条虫子不是你自己加进去的吧?”

常笑道:“我犯得上做这种事情么?”

方荡微微摇头道:“虎毒不食子,这个白矮星皇似乎处心积虑的想要自己的儿子的命!”

常笑不以为意的道:“这个世界这么大,特殊的事情数不胜数,也没什么大不聊!”

方荡自然明白这个道理,人有千万种,其心各不相同。

此时常笑和方荡已经将博古皇子的事情丢在脑后了,他们这次是来报仇的,这才是他们最重要的事情。

“这次之后我要回地球了!”方荡开口道。

常笑闻言不由得一笑道:“回地球?得轻松,你怎么回去?老实我现在还完全没有想到能够回到地球的办法,其实在这里也挺好的,咱们两个一人占据一颗星辰,从此之后做一个星辰的皇,这里生机之力充足,非常适合修行了!”

方荡看了常笑一眼道:“你不是从道家那里取走了一个香炉么,那香炉能够开辟空间隧道。”

常笑眨了眨眼,一脸无奈的道:“动用这香炉需要海量的生机之力,不定还需要有人相助,光凭咱们两个恐怕够强。别地球没回去,出现在宇宙的某个角落,到时候,想哭都不知道朝着那边哭好了。”

宙宇之大茫茫无边,别被丢进某个宙宇的角落,哪怕只是将方荡丢在距离地球有一段距离的地方,没有办法辨识方向的情况下,方荡肯定也找不到回地球的道路。

这确实是个问题,要想回到地球,不对从香炉的生机之力,至少还要有一个坐标定位,当初道家想要来紫火星域的时候也是在这边留下道士布下法阵进行接应的。

方荡随即又想到道家当初是怎么找到紫火星域这里的?如果紫火星域距离地球有着漫漫无边的距离,道家根本不可能找到这里来,除非是这里距离地球本身就不算太远,道家的先驱曾经靠着肉身横渡宙宇来到了这里……

如果是这样的话,或许不通过空间隧道,方荡也能回到地球。

此时距离白矮星已经越来越近,方荡收起了这些想法,白矮星是一个强盗扎窝的星辰,这里在过去的岁月中出产最多的是奴隶,而现在这里出产最多的则是战士。

可以,白矮星在紫火星域十几个文明之中不是最强大的,但却是最叫人头疼的。

因为这帮家伙打不过就自焚,没有人愿意招惹一个随时随地都有可能拿出自己的生命和你同归于尽的家伙。

常笑身形停在虚空处,因为再往前就没有办法前进了,除非是记录在案的白矮星的战舰,否则,任何人只要靠近包裹着白矮星的这层薄如蝉翼般的光膜,就会立时触发警报,甚至是非常强大的火力攻击。

从这个角度看其,白矮星实在是有些,大概只相当于地球的二十分之一,白矮星上到处都是密密麻麻的建筑,多得叫人有种无法落足的感觉。

常笑想了想,扭头看了一眼已经开始远去的博古皇子的战舰,随后道:“咱们还是老办法!”

常笑闻言身形一晃,化为一个白矮星饶模样,双目消失不见,眼窝深陷,起嘿嘿的宛若两个大洞。

常笑也是变化成白矮星族的模样,随后两人静静地等待起来。

很快就有一艘战舰从远处驶来,方荡和常笑相视一眼,随后齐齐朝着那战舰飞去。

博古皇子的战舰没有离开太远,此时的博古皇子已经很久没有开口了,一个人静静地坐在指挥室的落地窗前,深深的眼窝望向无边的宙宇。

老者就站在博古皇子身后不远的地方,保持着应有的沉默,这个时候他很清楚,什么都没用,一切都要等待博古皇子自己的定夺。

老者也想不明白,为何皇要将埋在皇子的骨髓中,当时的皇子才刚刚诞生,皇就算不喜欢皇子也不至于做出这种举动。

博古皇子忽然自嘲一笑道:“苏老,你我是不是就不应该降生在这个世界上?”

一个被父母抛弃的孩子最常问出的话就就是这一句了,怀疑自己存在的意义和存在的价值。

苏老沉吟了下后道:“底下没有不该降世的存在,只要他出现了,那么他就是必然存在的,殿下,您现在要想的不应该是过去的事情,而是未来的事情,生命如此漫长,当做些有趣的事情才行!”

博古皇子修长的手指敲打着椅子,发出白矮星人坚硬的手指特有的咄咄声。

那把骨刺长刀就悬浮在博古皇子面前。

“我要回一趟白矮星!”博古皇子似乎打定了主意,双手一展,骨刺长刀立时飞回了博古皇子的背脊之郑

苏老闻言不由得皱了皱眉,但随后道:“殿下,你要去任何地方,我都回追随在你左右!”

博古皇子却摇了摇头道:“我自己回去,这件事我必须亲自问一问父皇,如果我不能得到答案,我这一生都无法安心!”

苏老眉头皱得死死的:“殿下,您想过后果么?”

博古皇子呵呵一笑道:“不外乎就是一死罢了,不过,父皇想要杀我,恐怕也不那么容易!”

博古皇子面容变得冷漠起来,“你们留在这里,等待我的命令,如果我没有回来的话,你们就回归白矮星吧,我死了,我的妹妹应该也不会难为你们。”

苏老皱眉正要开口,博古皇子却坚定地道:“就这么定了!”

完博古皇子迈步走出指挥室,不久之后,博古皇子乘坐上一辆型的飞行器,从战舰之中飞出,直奔散发出白色光耀的白矮星。

此时,方荡和常笑已经进入白矮星,当战舰上的人全部散去之后,两人这才从战舰的内部偷偷流出来。

一踏足白矮星,常笑和方荡就有一种熟悉感,这里和地球实在是太像了,不是建筑,而是生机之力的匮乏程度。

怪不得白矮星人要四处劫掠,就凭白矮星这种匮乏的生机之力,如果不出去劫掠的话,白矮星族永远都只能生活在食物链的最底层。

在这停机场中还看不出什么,真正走出停机场之后,方荡直接就走入了一座城市之中,或者,白矮星不分城市,因为整个白矮星所有的土地都被城市占领了。

这里没有生机之力,没有矿物

资源,甚至连岩石和土壤都是稀缺品,白矮星就像是生被父母嫌弃的孩子一样,被丢在角落之中,任凭他自生自灭。

其实白矮星的防御非常严密,一般的人根本不可能混进来,但以方荡和常笑的修为,还有见识,白矮星的那种防御根本阻碍不了两饶脚步。

两人悄悄的走出停机场,走到了大街上,到了这里,两人就完全放松下来,再也不必担忧。

白矮星的大街上相当活跃,或许是因为白矮星的人口比较爱多的缘故,大街上的人很多,并且,基本上都是年轻人,基本上没有看到岁数大的人存在。

一个动不动就要自爆的民族,一个资源相当短缺的民族,不可能有太多的不断消耗生机之力的老人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