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武侠 > 踏天争仙 > 第一千九百四十九章 玉玺大阵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一千九百四十九章 玉玺大阵

这个世界之中依旧还有很多东西,是方荡这个存在都不能接触的,比如眼前的这一片无边无际的混沌!

方荡知道无法前行,便即退后几步,准备从这一片混沌之中脱身出来。

然而,出乎方荡意料之外的是,这些混沌之力似乎是有生命的一样,依旧不依不饶,混沌气息裹着方荡后退的身形,化为一道道的看不见的丝线,构成了一张大网,将方荡拢在其中,拼命地往混沌之中拉扯。

方荡颇为惊诧,手指在身前两侧一划,那些混沌丝线,立时被从中切断,随后方荡急速后退,彻底和这些混沌气息脱离开来!

但,这些混沌气息竟然对方荡恋恋不舍,即便方荡已经和这些混沌气息切割开来,依旧如影随形,追逐方荡。

方荡这一次真的相信这些混沌气息,如果不是活物就一定有活物在背后操纵。

这个发现,叫放荡心中微微一动,身形一闪消失在原地。

那些混沌雾气猛冲过来,却最终扑了个空,什么都没有找到,这才心有不甘的鼓动片刻,潮水般的缩了回去,融入大量的混沌之中。

方荡此时再次出现在原地,眉头微微皱起,盯着这滚滚的混沌,心中升起一丝疑惑同时,将消息传递给魂六之中的自己的神念。

现在,方荡越发明白那颗能够沟通混沌之气内部的水晶的重要性了,那水晶很可能就是一扇门户,一扇通往混沌深处的门户!

若是没有这扇门户,即便是放荡也别想深入混沌之中。

不是不能进,而是没有必要冒这种风险。

真要是被缠住,一时间出不来的话,最终很有可能在混沌之中被慢慢磨死,这个过程可能是数百年,甚至是数千年。

随后魂六便再将消息传达给云鸠长老和古正一长老。

云鸠长老还有古正一长老闻听到这个消息,脑袋都大了!

混沌怪物已经够叫人头疼的,现在这些混沌之气竟然也是完全沾染不得的,那究竟该怎么探索混沌边缘,怎么开拓仙界?

此时丁春阳在前带队已经走到了混沌之前不远处,果然丁春阳并未继续向前,而是停留在原地,盯着那些混沌气息。

古正一还有云鸠两位长老此时都将心提到了嗓子眼处,如果,丁春阳叫他们去混沌之气所在的位置探索,那就是有杀他们的心思,他们绝对不会白白去送死,到时候,大家一拍两散,两人带队就走,若是有人拦阻,神挡杀神佛挡*!

这些心思不必沟通,甚至连一个眼神的交流都不需要有云鸠长老和古正一长老已经开始暗暗做出准备,并传音吩咐身后的一众修士。

不过,丁春阳却开口道:“这些混度气息沾染不得,一旦沾染上,瞬间就会被扯入混沌之中,化为滚滚混沌之气,绝无幸免的可能!万万小心应对!”

丁春阳的这番话,使得古正一长老还有阴鸠长老心神微微一松,原本提到了嗓子眼的那颗心,终于归位。

至少从丁春阳的言语之中,还是能够感受到丁春阳并不想要叫他们两派白白送死的!

此时丁春阳似乎察觉到了古正一长老还有云鸠长老的异样。

丁春阳开口冷声道:“你们两派不要有什么多余的想法,既然此次由我带队,我自然希望所有的人都能安全回到自己的门派,你们两派做的事情,我真阳宗确实不喜欢,但别人究竟怎么想,我不去管,我只在乎我此行的任务,我绝对不会叫谁白白去死!明白了么!”

古正一长老闻言点头道:“明白,我们也希望能够顺利完成这项任务,所以,你的命令只要不是叫我们去送死,我们都会尽力完成。”

云鸠长老也微微点头,表示赞同。

丁春阳闻言面容依旧紧绷,他的目光投向那滚滚无边的混沌之中。

他能够感受到,古正一还有云鸠两位长老表面上虽然表现出一副尽释前嫌的样子,但实际上对他的防范依旧一点都没有放松。

这个情况他其实也能理解,换成是他也绝对不会因为一两貌似掏心掏肺的话语,就把自己手下的修士往可能是火坑的地方推。

言语这东西,到了他们这个层次,已经起不到什么太大的作用了,唯有行动才是做出判断的准则。

丁春阳开口道:“我需要你们两派的人来结阵!”

云鸠长老还有古正一长老不置可否,他们想要知道结什么阵,为什么要结阵,没有一个圆满的解释,他们是不会做任何事情的。

双方之间没有什么信任的基础。

丁春阳知道两人的想法,倒也不以为杵,对于他来说,本来就要将事情解释清楚,不然大家根本没有办法配合,开口释疑道:“想要开拓仙界,需要有特殊的阵法,光靠蛮力是万万不行的。”

这个阵法需要消耗大量的修为,但你们可以放心,这个阵法不会对修士产生别的损害。

“以往我们只需要三十位碑主来施展阵法,但现在,仙界的边缘固化越来越严重,想要开拓已经变得非常困难,所以,才叫了你们天耀宗还有火凤门的诸多修士前来,你们也不要有什么怨言,说到底,你们不应该毁掉海皇殿,打破仙界的固有格局,这一次,这么做,就是对你们小惩大诫,不如此,也无法教其他门派心服。”

丁春阳的话语没有任何藏着掖着的成分,基本上有话说话,表明态度,叫两派带来大量的修士,就是要惩戒你们,这样的言语反倒叫云鸠长老还有古正一长老心中稍稍安定。

“至于阵法,你们只需要配合,提供力量,我们这边有人来操纵阵法。”

古正一和云鸠两位长老沉吟了一下后,微微点头,他们不会加入阵法之中,会在一旁观瞧,对方真要有什么想法,他们也可以出手制止。

毕竟只是提供修为力量,这种高阵法若有什么猫腻很容易就能看出来不妥之处。

两位长老最终点了点头,他们身后的两派修士立时行动起来。

而其他诸派的修士们则汇聚在一起,他们是阵法的核心,自然围坐在中心位置,而火凤门还有天耀宗修士们则围坐在外围。

阵法中心的是真阳宗的另外一位碑主。

这位碑主道骨仙风,白须白发,面容严正,气度威严。

这位碑主名叫飞鹤,在真阳宗中修为虽然比不上丁春阳,但在资格上,丁春阳却拍马都比不上他。

这位飞鹤碑主乃是真阳宗的元老,所谓元老,就是建派之时就以核心的身份加入了真阳宗,而此时的真阳宗中,元老人物也只有五位,其中还有三位在闭关,闭关数百年,他们是否还活着这件事根本就无从知晓。

所以,这位飞鹤碑主,在真阳宗中,地位尊崇,这次他亲自前来,可见真阳宗对于此次开拓仙界的重视程度。

飞鹤碑主从怀中取出一方印玺。

这印玺取出来的时候,只有拇指肚大小,在飞鹤碑主手中轻轻一转,立时涨大如人头般大小。

如此一来,魂六也就看清楚了这印玺的模样。

这印玺通体湛蓝,蓝得实在是太过纯粹,在这世间从未有过这般蓝的东西,蓝得宛若一个洞,一点都不真实。

印玺上方是一头戾龙,张牙舞爪,印玺下方雕刻着四个大字——镇天守地!

就见飞鹤碑主一撩袖子,露出半截手臂,相当凝重的伸手抓起那枚印玺上方的戾龙。

戾龙最初一动不动,被飞鹤碑主抓住的一瞬间,猛的发出一声爆吼,扭动身躯,一张口咔的一声,重重的咬在了飞鹤碑主的手掌上。

鲜血立时涌出,灌入戾龙的嘴中,顺着戾龙的嘴角流淌出来,在印玺上留下一道道的血痕。

此时这方印玺似乎被飞鹤的鲜血唤醒,印玺之中开始绽放出一道道湛蓝色的光芒。

丁春阳此时立即开口道:“诸位贯注力量!”

周围的一众碑主修士们立时开始将自己的生机之力催逼出来,投入到飞鹤碑主身上。

火凤门还有天耀宗的修士们看了各自的长老一眼。

云鸠长老还有古正一长老立时微微点头。

紧接着这些修士们也开始将自己的生命之力引动出来,投注到了飞鹤碑主的身躯之中。

大量的修为力量投入飞鹤碑主的身躯之中,使得飞鹤碑主的状态发生巨大的变化。

此时的飞鹤碑主身上的衣衫尽皆炸开,肌肉坟起,白发白须也如老树盘根一样狰狞飞舞,并且开始变成了漆黑的颜色。

返老还童,此时此刻的飞鹤碑主一下变得年轻起来,之前还是个白发苍苍的老者,此时看上去宛若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郎。

不过,刚刚变得年轻起来的飞鹤碑主,立时将自身吸纳的修为力量直接吐出,送入手中的震天守地的印玺之中。

随着修为注入印玺,飞鹤碑主漆黑的头发此时瞬间颜色褪去,再次化为一头白发。

并且,飞鹤碑主膨胀起来的年轻的身躯也瞬间萎缩下来,重新变成了一个老者,甚至比飞鹤碑主原本的状态还要老上数十倍,腰也塌了,面上满是皱巴巴的皱纹,眼瞅着就是一个行将就木的垂死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