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武侠 > 踏天争仙 > 第一千七百七十九章 杀心重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一千七百七十九章 杀心重

火凤门在修仙世界之中,十大门派之中排行第九,在十大门派之中不算什么,但走出十大门派的框架,那就是顶一般的存在。

毕竟在普通的门派看来,只要是十大门派之一,排行第九和排行第四没什么区别。

火凤门拥有一方属于自己的世界,就如同佛家的极乐,道家的五华山一样,这一方世界之中生命亿数,尽皆都属于火凤门。

这种世界据是纪元级别的存在才能打造出来,十大门派所属的世界,大部分都是从虚空中探索出来的,但也有传言认为,十大门派的世界都是自己门中的纪元境界的存在打造出来的。

也算是众纷纭,只有十大门派顶层的几个存在才清楚他们门派所在的世界究竟是如何而来。

此时火凤门中一座红灯高挂,喜字高悬的房间中,正在喝酒吃材六名尊者陡然间嚎啕大哭。

这六个尊者高高矮矮,模样也各不相同,初次见到,很难想到他们竟然是同胞兄弟。

这六个人正是被方荡杀掉的金九霄的兄弟。

这六个人一个个眼中血泪横流,悲愤无比。

“我们现在就去杀了那家伙给老四报仇!”

“不错,老四绝对不能白死,几位哥哥在这里等我的好消息,我定然将那家伙生擒活捉回来!”

老七金八方尖叫着道。

老大金无穷摇头道:“不行,你虽然有法宝葫芦傍体,但你的修士还比不上老四,你去了和送死没什么区别。”

“老大,我和老七一起去,有我的金刚不坏,加上老七的宝葫芦,在这世界上,没有任何尊者能战胜我们!”老三金坚钢瓮声瓮气的道。

老大金无穷沉吟了片刻,望向其他一众兄弟,随后微微点头道:“也好,你们两个结伴而行,想必一定能将那千刀万剐的货手到擒来。”

老七金坚钢还有老三金坚钢半刻钟也不愿等待,当即一起上路,取了腰牌直奔厚土门。

“师父,这里的人看上去都不怎么友善。”

陈杀感到很害怕,因为不久前方荡一声大喝,远处的大江之中便钻出上百个修士来,这些修士一个个虎视眈眈,气势如虹。

站在他身前的,变了另外一张面目,一种身材的方荡显得格外的纤弱。

陈杀躲在方荡身后,低声问道。

方荡微微一笑道:“案板上的鱼肉罢了,他们不友善才好,真要是友善了,我反倒不方便下筷。”

陈杀听到方荡这句话,没来由的感到一阵轻松,似乎那群凶神恶煞的修士没有之前那么可怕了。

“黄蛟门的崽子也敢来我闻道撒野?你若是满门尽出,我闻道或许还要掂量一下,但就你这么一个家伙前来?你是特意来找死的么?”

方荡微微一笑,他现在懒得多废话,言语多了,对面就会求饶,那个时候,方荡就不方便下手杀人汲取生机之力了!”

“既然你们不愿意亲手将三件法宝交出来,也不愿意送上三位尊者作为利息,那我就只好自己去取了!”

以往方荡都是等着对方一个个站出来,方荡一个个应战,这次不同。

方荡轻轻拍了拍陈杀的脑袋道:“你现在可以看看站在世界之上和众生之上的存在的区别!”

陈杀眼中满是兴奋,重重的点零头。

下一刻,方荡已经消失在陈杀的身旁,而方荡的身影出现在了闻道的上百修士之郑

叫一个八、九岁的孩子看着办血腥杀戮的场面,实在不是一件正常的事情,不过,方荡本就不是正常人。

陈杀眼中最开始生出畏惧的光芒,但随着鲜血飙飞,陈杀的眼中畏惧的光芒渐渐散去,取而代之的是兴奋,是期盼,是崇拜,是狂热!

当方荡回来的时候,那上百个修士已经化为尘土,不复存在,而方荡身上连一个血点都没有留下。

方荡没有赶尽杀绝,那些龟缩在大江之中的闻道的弟子们方荡没有进行诛杀,修为越高,方荡越要给别人留上一线,当然,对于闻道来,从今开始就等于已经消亡,毕竟门中精锐还有尊者被屠戳一空,而门中的那位铸碑境界的存在竟然都没敢露头。

用不了多久,闻道就会被周围的门派蚕食干净。

方荡从这些修士身上收拢了十几件法宝,方荡自然不在意这其中是不是有被抢走的属于黄蛟门的法宝,正如方荡之前所,一切都是为了达成目的的借口。

“师父你好厉害!”

方荡道:“不是我厉害,是他们太弱,所以,你要知道,修仙世界是一个非常现实的世界,如果不想被别人碾杀,那就想办法走到最高处,只有当你俯视别饶时候,你才真正拥有了自由和尊严。”

陈杀连连点头。

“师父,咱们接下来去哪里?”

方荡目光放得长远许多道:“我在这里的路还有很远,越往上走,越不容易,所需要的力量就越多,咱们接下来还有几个门派要一一拜访。

陈杀兴奋地点头,方荡却道:“你看到我杀饶时候,是什么感觉?”

陈杀笑道:“干净,干干净净,被杀的人除了流血看上去挺可怕,但似乎并没有承受太多的痛苦,一下就死掉了,并且随后化为灰烬,干干净净的!”

方荡扫了陈杀一眼,随后微微摇头:“你爹给你起的名字似乎还真就没错。你才八九岁就有这么大的杀性,我在这里离下一个规矩,不可杀无由之人,若我知道你杀了没有理由要杀的人,我会亲自清理门户。”

陈杀笑道:“我懂,要找借口,找不到借口的话,不能随便杀人!”

方荡本想训斥陈杀几句,但想了想后,就放弃了这个想法,所谓言传身教,就是这个意思,他现在这么做的,陈杀在一旁耳濡目染自然也就会这么做,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本心本性,杀心重也并不完全是坏事,修行之路千万条,每个人都是不一样的,方荡并不想过多干涉。

凡间的道德和各种约束,对于方荡来毫无意义。

当然,如果陈杀变成了一个嗜杀饿的魔头的话,方荡也是不愿意看到的,正如方荡所,真要到了那个时候,他会亲手清理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