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武侠 > 踏天争仙 > 第一千零六十二章 三万亿年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一千零六十二章 三万亿年

巨树世界二层是一个叫六成真实境界的中真人们充满向往的世界。 ? ?.?ranen`

关于这里的传说有很多,但真正看到这里之后,方荡也好,洪洞世界的其他真人们也罢,都生出一种奇妙的感觉来。

这是一片枯黄的世界,到处都是黄沙,原本处于虚空之中的洪洞世界到了这里就变成了沙漠之中的一个黄色的土包。

洪洞世界之中的一切都没有变,但外面的世界却翻天覆地完全不同。

原本的虚空世界是立体的,四周都是虚空,洪洞世界位于虚空之中就像是一个孤零零的球飘在水中一样。

但现在,世界由立体的变成了平面的,洪洞世界原本飘在水中,上下左右都有虚空,而现在洪洞世界则浮在了水面上,只有头顶上还有空间。

洪洞世界的真人们满怀希望的走出洪洞世界,却被刮了一嘴的沙子,一个个不由得面面相觑。

血光却露出一脸缅怀的表情笑道:“好久没有见到这片世界了,这沙子的味道三万年了,一点都没变化。”

就在此时一个人影出现在洪洞世界之前,一个身材消瘦矮小宛若侏儒,弓腰驼背走路却轻巧无声,一张愁苦面具遮面的东西忽然之间出现在方荡等人身前。

这东西来得太出乎意料之外,叫人完全不知道他究竟是怎么出现的,即便是以方荡等人现在七成真实境界的修为依旧看不出半点端倪。

方荡心中一惊手臂中的凌光剑就要一跃而出,四周的真人们也是齐齐准备出手。

这个时候血光连忙叫道:“不要动手,这是神卒,是古神郑的使者!”

方荡还有洪洞世界的众位真人都是一愣,神卒?古神郑的使者?这还是他们首次听说古神郑竟然还有使者。

就见那侏儒一般的神卒伸出宛若鸡爪一般的四指枯手,从背后抓出一个硕大的竹简来,这竹简足足有侏儒的身高般大小,盘成一轴,此时侏儒自顾自的扯开,从中挨个观瞧寻找,终于,神卒似乎找到了他要找的东西,愁苦面具后面的传来冷漠的声音:“洪洞世界与三万亿八千九百三十七年走出混沌,踏入真实!”侏儒一边说着,一边用自己的鸡爪一样的指甲,在竹简上雕刻记录起来,发出吱吱嘎嘎的叫人头皮发紧的声响。

血光在一旁讲解道:“古神郑的这一方世界已经打造出来三万亿年,咱们不过是其中的一个过客罢了!”

方荡还有洪洞世界其他真人闻言齐齐心中震撼,三万亿年那是多久?对于他们来说简直就是永恒了!

如他们这样的存在,相对于古神郑一手打造的世界来说,就是一只夏虫,一个春秋都经历不完就已经灰飞烟灭了。

“还有,我们在神卒面前要小心谨慎,不要得罪这些神卒,别看他们这个样子,实际上他一个就足以将我们所有的人杀死!看到那个竹简了没有,只要他在竹简上一勾,咱们身上的真实之力就会立即崩塌,消失无踪,说到底我们还只是古神郑从虚无中创造出来的生命罢了,没有达到十成十的真实,就不能和古神郑共立于世界,所以,那竹简有个名字叫做生命碑!如果被从上面勾掉,那么就变成了墓碑。”

洪洞世界其他真人对此还不太理解,但方荡还有张易两个一下就明白过来,他们两个都是打造了无数生命的,更加接近于造物主的境界,所以也就更加明白身为造物主拥有多么大的力量,就如方荡来说,如果他想要抹掉自己的星辰上的某一个人的生命,几乎只是念头一动的事情,不管那个人修为有多么高深。

想必古神郑想要杀他们也是如此简单,只不过,方荡可从未生过要杀掉自己星辰上的某一个生命的念头,那些存在太渺小,太不值一提,他们在古神郑眼中想必也是如此,古神郑连碾死他们的心思都没有,所以,将这个权利下放到了这些神卒手中。

神卒在竹简上刻刻画画随后抬头,那张悲苦面具后面是一双如猫般的大眼睛,眼睛之中的圆圆的瞳子看上去很凶。神卒的目光扫了一眼两个六成真实境界的真人身躯汇聚在一起的血光,显然对于这种没有见过的生命有些兴趣,不过也就是稍稍有那么一点兴趣罢了,如人看到了路边的一朵有些别致的野花,也就是将目光停驻了一下,随后就移开。

“我来和你们说一下你们接下来的任务,记住,不要打断我,打断我的人必须死!因为我懒得讲一句话拆成两半来说。”神卒目光扫过所有的人。

血光此时传音洪洞世界的所有的真人:“千万不要打算神卒,神卒说的一每一句都是言出必践的,谁如果挑战他们的权威,他们就会如杀掉蝼蚁一样将你踩死!紧闭你们的嘴巴是你们活下来的唯一保证!”

如果是当初刚刚进入道镜世界的真人们的话,此时一定会一蹦三个高,毕竟他们都是桀骜不驯的存在,不容许任何人骑在他们的脖子上作威作福,甚至连一句话都不让说。

但此时的洪洞世界的真人们已经经历过了一个巨大的起伏,思想更加成熟,很清楚实力才是说话的底气,神卒如果真的足够强,强到随意抹杀他们,那么他们自然没有权利去打断神卒的话语,如果他们足够强的话,现在就直接将神卒一脚踩死!

强者为尊,是这个世界的真理。

洪洞世界的真人们没有什么稀奇古怪的问题这叫神卒相当满意,直接说道:“我不管你们在其他世界的时候是怎么样的,到了这里,你们就有任务要完成,你们可以选择每个月完成一项简单任务,或者一年完成一个复杂任务,也可以选择完成十年一次的艰巨任务。”

“如果你们不能完成任务的话,我会亲自来你们的世界带走你们中的一员,至于这个被带走的可怜虫的下场我也也不必赘言,绝对会叫你们感到痛不欲生!”

“好了现在你们可以选择一下了!简单、复杂还是艰巨?”神卒那双如猫一般的大眼睛盯着方荡,显然他一眼就看出方荡是这个世界的界主。

方荡脑海之中传来血光的声音:“毫无疑问,选择艰巨的!”

方荡犹豫了一下后,便开口道:“艰巨的!”

神卒看了方荡一眼,随后桀桀一笑道:“有趣的家伙!”说完神卒丢下一块竹简如他来的时候一样直接消失无踪。

方荡没有去取竹简,而是看向血光。

他并不完全相信血光,但他还是按照血光的话语进行了选择。

血光开口道:“在这里,成长是最重要的一件事,如果选择最简单的任务,这种任务确实比较容易完成,但每个月一次,却会使得洪洞世界疲于奔命,一个任务接着一个任务的到来,到时候就真的成了完成任务而存在的存在,而复杂任务是一年一次,虽然时间拉长了的,但一年的时间依旧不够洪洞世界的真人们成长,所以,十年一次的艰巨任务是最佳的选择,就算不能完成任务,也不过损失一个真人罢了,一个真人换取十年的发展时间,很划算了!”

方荡闻言眉头一挑道:“我洪洞世界任何一个真人都不容被随意带走!”

血光闻言露出不晒的笑容道:“你这话现在说说还可以,当完不成任务神卒降临的时候,你就知道在保全整个世界和损失一个真人之间如何做出取舍了!”

方荡没有理会血光的言语,伸手一招将插在地面上的那根竹简招来。

这竹简入手相当沉重,材质看上去应该是竹子做成,但这种竹子却比方荡见过的所有的竹子都要光滑坚硬。甚至这种光滑坚硬叫方荡有种感觉觉得自己用凌光剑都无法斩破。

“九成真实境界的竹子,你就不要想着能将其破坏掉了,哪怕一丝划痕你都不能留在上面!你好好留着吧,每完成一个任务,就能得到这样一枚竹简,艰巨任务的竹简是九成真实,复杂任务是八成真实,而简单任务则是七成真实。”血光看着方荡不住的打量那根竹简,便开口言道。

九成真实境界?那可是一件宝贝了!

不过,洪洞世界的真人们更关注的还是竹简上的艰巨任务。

竹简上只有一个悲苦的面容,并没有留下任何文字,方荡将真实之力灌注进竹简之中,竹简立时喷出一道光芒来,这光芒在空中汇成一个光球,光球之中有两个点,一个点对应的是他们此时所处的位置,另外一个点应该就是他们的目标。

方荡念头一动,那个目标点立时放大,那是一座残骸,方荡一见到这残骸心中立时一动,因为这残骸他见过,是从古神郑的遗宝之中的记忆碎片中见过,这些残骸原本应该是一栋栋的高楼大厦,宛若四方的盒子一样,此时残破不堪,残骸之中有数不清的东西游走,这些东西一个个面目狰狞,似人如兽,奔突嚎叫。

最终画面定格在这座废墟的中央位置,哪里有一只身上全都是彩色羽毛的怪物似乎正在沉睡,怪物身下是一颗颗的椭圆形的鸟蛋,内中似乎有生命正在孕育。

方荡瞬间就明白了他们的任务,杀掉那沉睡的鸟毁掉那些鸟蛋。

看着这个任务,方荡陷入沉思,随后不解的问道:“古神郑那样的存在为何要我们去做这种事情,他想要抹杀谁还不是念头一动之间的事情?”

血光呵呵一笑道:“你的这个问题,涉及到了整个道镜世界乃至整个古神郑创造世界的根本谜题,那就是古神郑创造我们究竟是为什么!”

“你也是造物主,你也创造了一颗星辰,想必你也应该很清楚一个问题,那就是我们创造任何一个生命都是有着很强的功利性的,我们创造一种生命是有所图的,我相信古神郑创造这庞大的世界也一定是有所图的,但绝对不是叫我们去消灭这些似是而非的敌人的,这一步步走来,想必你们都应该感觉得到,古神郑在有意无意的磨砺我们,他为我们精心设计了一个个世界,叫我们能够按照他设计好的阶梯一路走来。”

“我寿元十万载,进入这一界至少六万,其间有太多太多的真人们做出了太多太多的揣测,他们最终得出了一个结论,那就是古神郑有敌人,古神郑的世界之外还有其他的世界,古神郑需要我们成长起来,作为他的帮手,古神郑打造的庞大世界不过是一个新手训练营,他在训练我们。”

血光的话语听得洪洞世界的真人们一个个犹如雷击一般,倒也并非是血光的话语多么的出人意料之外,而是因为他们也曾冥冥中感受到自己被古神郑一路训练,血光的话语证实了他们以往的一些想法。

“如果古神郑的世界只是一个开始的话,那么我们一路走到现在岂不只是刚刚开始?”红苕妙仙诧异的说道。

血光闻言嘲讽一笑道:“开始?错了,我们现在连开始都还没有开始,我们就像是尚未诞生的婴儿,真正的残酷的世界还离我们很远很远!”

听到这句话洪洞世界的真人们不由得都生出一种疲惫的感觉来,他们费劲千辛万苦走到现在竟然还没有开始?

方荡打断众人的忧虑和疲惫开口道:“未来怎么样,我们管不了,我们现在最重要的是在这一片世界中活下来,我们有着强大的敌人,还有这艰巨的任务,我们没有时间懈怠!我们到了这里想必用不了多久,阴勾世界就会来找我们的麻烦了!”

洪洞世界的真人们闻言尽皆振奋起来,不错,他们现在根本没有思考未来的权利,因为他们连当下是不是能够活下去都无法掌握。

“当下要做的有两件事!”

血光似乎也不太愿意看到洪洞世界气势衰弱下去,开口道:“第一件事,摸清楚周围都有什么世界,搞清楚阴勾世界距离我们究竟有多远!”

众人闻言纷纷点头,血光对于这一界更为了解,更清楚这一界的行事规则。

“第二件事,想尽一切办法掠夺真实水晶!”

血光解释道:“真是水晶和真实珠子差不多,但真实水晶中的真实之力更纯粹更强大,可以帮我们尽快提升修为力量!这一界中最强大的世界无不拥有一座甚至十几座真实水晶晶矿!我们先期的目标,就是拥有一座晶矿!我们只有十年的时间来达成这个目标!”

方荡好奇的问道:“晶矿?晶矿在哪那里?”

血光指了指空中的光团画面道:“每一个艰巨的任务背后,都有一座晶矿,如果我们能够完成艰巨任务,自然就能够拥有一座水晶晶矿,那些怪物们盘踞的地方就是真实水晶晶矿的所在之地!”

方荡闻言目光看向光团之中的那个光点,重重的点了点头!

随后洪洞世界放出十几个真人刺探周围的世界,红苕妙仙则根据众人探得的情况绘制地图。

而方荡则被血光叫住了。

四周无人,血光看着眼前的黄沙一般的世界开口道:“我的世界叫做苍梧,我被阴勾世界抓住之后,苍梧世界中的一切都被屠光,每一颗星辰都被迸碎掉,这三万年来,每一个踏入苍梧世界的真人们最终都成为阴勾世界的奴隶,说起来还真是残酷,我们这些前辈无能,使得后辈遭殃,他们一个个费尽千辛万苦才踏入道镜界世界,却没想到一进入这里就成了奴仆!”

沉吟了一下后,血光看向方荡,郑重的道:“我需要你帮我一个忙,帮我夺回苍梧世界!”

方荡看了血光一眼,随后忽然一笑道:“你当初可不是这么想的!”

血光对于方荡知道自己的想法并不意外,“当初你在我眼中毫无价值可言,等我踏入七成真实世界自然有一万种办法能够杀掉你,破解你我之间的主仆关系,但现在不同,你带着你的世界诸多真人进入了巨树二层世界,我看得出你和你的世界潜力巨大,或许你能成为我巨大的依仗!”

“当然,最重要的还是你和我有着共同的敌人,我们都不怕被对方出卖!”

方荡没有戳破血光另外一层想法,现在方荡和血光都是七成真实境界,血光已经不似之前那样可以完全无视方荡的命令,方荡现在的命令他已经无法抗拒,哪怕远隔千万里,方荡一个念头,就能叫血光自己杀死自己!

在这种情况下,血光若还是执意要弄死方荡的话,绝对是给自己的找麻烦。

血光是到了无路可走的地步才选择和方荡合作,也正是因为这一点,所以方荡在接受神卒的任务的时候,略微一想就按照血光的话语选择了艰巨的任务。

血光不管愿不愿意,在方荡踏入七成真实境界就已经是洪洞世界的一员了,方荡对他有着绝对的操控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