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武侠 > 踏天争仙 > 第九百二十章 黑夜城堡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九百二十章 黑夜城堡

归一看着方寻父,想了想后道:“你想回去也是人之常情,不过我是不会去见那个家伙的,世间事总是有聚有散,这样吧,你随我去一趟虚空世界,然后咱们就分道扬镳吧!”

方寻父闻言不由得一愣,他进入太清界后就和归一在一起,已经十年之久,至少方寻父从未想过自己有一天会和归一分开。燃?文小说??.?r?a?n??e?n?`

此时归一忽然说出这样的话语来,使得方寻父陡然生出一种空落落的感觉来。

方寻父想了想后,展颜一笑道:“好,我就陪你去虚空中溜达一圈,其实等我见了那家伙之后就去找你。”

归一闻言双目微微一闪,笑了笑道:“也好,也好!”

不过归一却在心中暗忖道:“等你回去之后,恐怕咱们再见面的时候,就是另外一种情形了!”

“对了,你说你和那家伙之间有仇,我问了你这么多次你却从不肯说,现在能说了么?说不定我会帮你报仇呢?”方寻父好奇的问道。

归一闻言哈哈一笑道:“我和那家伙的仇恨谁都参与不进来,只能我们两个自己解决!总之,在这片天地之下,有我没他,有他没我!”

归一收了笑声,双目看向方寻父道:“若我和方荡争斗在一起的话,你帮谁?”

方寻父摇头道:“没想过,不知道!”随后方寻父想了想又道:“如果你要杀了那个家伙的话,我会帮他,因为我不能看着他死,他死了我娘还有我的几个小姨还有我的妹妹会非常伤心,如果他要杀你的话,我一定救你,因为你若死了,我一定不开心!”

归一深深地看了方寻父一眼,沉吟了一会后问道:“如果,我杀了方荡,又有办法叫方荡不死,怎么样?”

方寻父眨了眨眼道:“要不你说句人话给我听听呗?什么叫做你杀了他又叫他不死?”

归一笑了一下道:“我也是随便一说而已!对了,混小子,若是有一天你发现我骗了你,你会怎样?”

方寻父深深地看了归一一眼,随后笑道:“天底下谁骗我我都不答应,不过,你么……算了,若是你骗我,我就勉强原谅你一次好了,记住啊,我只能原谅你一次!”

归一闻言哈哈一笑道:“走吧,你不是急着回去看看方荡么?咱们速去速回!”

方寻父想到回去看一眼就来找归一,自然也就不将短暂的离别当成是一回事,当即随着归一朝着天空之上的虚空飞去。

归一忽然回头望了一眼,目光凝固的方向却并非是方寻父,而是另外的一个方位,那里是黑暗城堡的位置,不过,归一也不过是看了一眼而已,随即就收回目光,一路向上,朝着漫漫无有止境的虚空飞去。

随着归一这一眼,数百个散落在太清界各处的婴士忽然之间放下了手中的一切朝着某个方位全力进发。

碧艮从方寻父还有归一的手下逃走,一路惶急无比,当他一路狂奔出百里的时候,不受控制的双脚踩终于停了下来。

这种感觉,就像是一双腿忽然之间被别人拿走了,此时对方才将这双腿给还回来。

到了现在碧艮还是一脸不可置信的样子,不知道自己怎么就逃过了这一劫。

相比其他两个死去的婴士,他实在是太幸运了些、

碧艮扭头看向身后,确定没有人跟在后面的时候,当即狼狈的就地坐下,重重的吐出一口气,今天是他进入太清界以来遇到的最大的危机,好在这一期切都过去了,碧艮觉得他还得重新再去找两个朋友,这念头朋友的价值实在是太大了,遇到猎物一起狩猎,大大增加成功率,三两人结成一伙,还能够防止其他的敌人的威胁,真正遇到危险还可以用朋友来顶缸。

碧艮正打算多喘两口气,忽然之间他的身子不受控制的一下站了起来,随后身形一动,一跃上了天空,朝着一个方位全速前冲起来。

碧艮此时完全处于懵逼的状态中,他完全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就好似身躯里面住了另外一个东西,那东西在驾驭他的身子,而他自己只能做一个旁观者。

此时碧艮终于知道,事情远远没有他想想之中的那么简单,现在他又想起那个额头上有个几字的年轻婴士的话语来,那家伙是要他做奴仆的,难不成自己的身躯已经完全被其操控了?

想到这里碧艮心中一阵冰凉,这是什么神通,他竟然从未听说过!

拥有十个元婴的家伙,怎么会是好说话的存在,怎么可能轻易地就放走自己的猎物?

碧艮一路疾飞,狂飞了三天,身边开始出现一个个婴士,这些婴士也都如碧艮一样朝着同样的方向飞驰。

碧艮扭头看向这些婴士,这些婴士也同样看向碧艮,碧艮从他们的眼中看到了一种和他完全一样的情绪,碧艮可以确定,这些婴士和他一样,完全的身不由己。

碧艮想要开口和他们进行交流,但可惜,他一个字都吐不出来。

碧艮有种自己陷入了一个巨大的阴谋之中的感觉,那大红袍的光头一定有什么阴谋!

远处一座漆黑的城堡缓缓出现,碧艮认识这座城堡,整个太清界的婴士们就算没有见过这个城堡也大体上知道这座被称之为黑暗城堡中居住着九婴都皇的女儿还有老婆。

这是一个禁地,没有谁愿意靠近,因为四转婴士温文大师曾经留下口讯,这座城堡之中的人受到他的庇护!

这是一座碧艮永远不想靠近的城堡,而此时,这座城堡的外面已经围满了婴士,从他这一面望过去,这些影视的数量至少也有数百人,未必能到一千,但七八百肯定有了。如果算上城堡另外一面的婴士的话,数量肯定是要超过一千的,在太清界,一千多个婴士汇聚在一起绝对是大场面了。

碧艮心中大吃一惊,难不成这些婴士和他一样,都被那两个家伙给控制了?

但随即碧艮觉得事情不是这样,周围这些婴士绝大部分给他的感觉和自己此时所处的这种状态完全不一样,那些婴士一看就是完全拥有自己的身躯的所有权,他们按照自己的想法在说话做事。

碧艮本身就是个聪明人,听了这些婴士们兴奋的交谈,想了想后就明白了,那两个婴士用如他们这样的婴士来传播一个消息出去,温文大师死了!

温文大师死了看起来和这些婴士汇聚在这里完全不相关,但碧艮却知道,温文大师一死,原本温文大师庇护的这座城堡立时就成了众矢之的,九婴都皇的仇人,还有那些觊觎九婴都皇遗产的婴士们马上就会汇聚到这座黑暗城堡之外。

再加上如他这样的婴士们成群结队呼朋唤友的一路行来,必然吸引了大量的婴士来凑热闹,随后,就形成了当前这个局面。

碧艮不知道那拥有十个元婴还有一身红袍的婴士和九婴都皇的遗孀有什么恩怨,但碧艮很清楚,这一次,除非温文大师出现,否则,谁都救不了城堡之中的那一对母女外加那个叫做方荡的家伙!

婴士越来越多,但没有谁真正上前,因为温文大师究竟是不是死了谁都没有证据,虽然有些人信誓旦旦的说温文大师在和隐者争斗的时候被隐者杀死,但没能亲眼所见,谁敢相信?

更何况这座城堡本身也不是好招惹的存在,那洪荒兽就是一座天然的巨大屏障,虽然洪荒兽一直都没有出现。

城堡外面随着婴士越聚越多,却变得越来越安静。

城堡之中,苏晴站在最高处,望着四周密密麻麻的婴士,不由得伸手捏了捏眉角,老实说,这样的场面她应付不来。

因为她没有这样的修为。

在她身后是冷容剑等人,同样的,她们也应付不了这样的场面,哪怕她们都曾经是在上幽界呼风唤雨的存在。

在这座城堡之中只有两个人能够应付这样的场面,可惜这两个人现在都在修行之中,一个闭生死关,一个则处于凝固状态,几乎连生死都无法判断。

洪荒兽坐在一旁完全是看热闹的模样,虽然花萍已经将指挥权交给了苏晴,洪荒兽虽然不能完全抗拒苏晴的指令,但却可以在接下来的战斗中少出一份力,只要外面的婴士如海浪一般涌来,将苏晴杀掉,再找出花萍将其也杀掉,那么他就彻底的自由了!对于洪荒兽来说,眼下是他这十年来遇到的唯一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

苏晴终于下达了指令,洪荒兽不情不愿的纵身而起,紧接着化为一阵漆黑的浓雾将整座城堡包裹起来。

洪荒兽经过这段时间的修行,修为又增长不少,黑色的小虫一下就笼罩了方圆数十里内的一切,这使得外面的婴士们一下后退,洪荒兽的凶名在场的婴士都听说过!

不过,这些小虫这一次似乎变得懒洋洋的,没什么攻击性,只是悬浮在空中慢悠悠的浮动。甚至,在这些小虫之中隐隐约约有一条比较稀疏的道路,看起来只要能够躲避开时不时飞来飞去的成群的小虫,就能够从这稀疏的通道之中走到城堡。

当然见到这个通道的婴士们第一时间就将这个通道当成是一个陷阱,诱骗他们上当的陷阱,这恐怕是特意网开一面的洪荒兽完全想象不到的事情。

不过这些围困黑暗城堡的婴士们终究不会一直踌躇不前,因为毕竟这里面还掺杂着许多成为归一奴仆的婴士。

碧艮眼瞅着洪荒兽的虫雾弥漫汹涌蒸腾,恨不得马上就逃走,然而他的一双脚却完全不听使唤,非但没有后退,反而开始向前。

不不不不不不不……

碧艮在心中惶恐的大叫着。

然而,不管他的心神如何不愿意,他也依旧在朝着那虫雾走去,随着他一起走出来的还有另外的十个婴士,他们汇聚在一起,顺着那看起来最有希望能够进入城堡之中的虫雾中的稀薄处行去。

完了,完了,完了……

碧艮觉得自己这次死定了,一定会被这些虫雾给嚼吃的点滴不剩,没想到他没有死在那两个家伙手中,反倒死在了一堆虫子身上。

不过,出乎碧艮预料之外的是,他们在这有些稀薄的虫雾通道之中行走,一路竟然顺畅不少,似乎这是一条专门被发掘出来给他们准备的一样。

碧艮随着十个婴士一路向前,在他们身后的那些婴士们则一个个紧张的盯着他们,若他们能够顺利通过这个通道的话,那么他们也将一拥而入,没有了四转婴士庇护的城堡转瞬间就将被他们这么多的婴士给踩成肉酱。

此时不少婴士已经不怕温文大师并未死了,他们这里这么多的婴士,就算温文大师真的活着回到了这个世界上,又能拿他们怎么样?难不成温文大师还真的将这周围接近两千个婴士全都宰杀掉?

法不责众,不少婴士都怀着这样的想法。

果然,碧艮他们一路顺顺当当的靠近那座漆黑的城堡。那黑色的虫雾好似专门在给他们铺路一样!

走到这里,碧艮甚至都生出一种在面对一座宝山一般的感觉。

身为一个四转婴士身价自然不容小觑。

碧艮舔了舔舌头,他觉得自己走上人生巅峰的机会来了。

碧艮此时都忘记了自己是被人强迫带到了这里的!

随着他们的进入,身后的那些婴士们忽然如同打了鸡血一样,扎入这条虫雾通道之中。

碧艮他们就算是快的了,但和眼前这帮婴士速度更快,似乎生怕落在别人的后面。

利字当头,更何况是九婴都皇留下来的那成山成海一般的宝贝。

眼瞅着这些婴士已经来到了他们身后,碧艮他们一行十个婴士忽然朝着城堡紧闭的大门撞去。

咚的一声巨响,漆黑的妖气大门一下就被砸碎。

苏晴还有冷容剑等齐齐往下面望去,随后看到下面正有源源不断地婴士从虫雾之中钻出来,顺着城门冲了进来。

苏晴猛的抬头盯着漫天虫雾道:“洪荒兽你再做什么?”

洪荒兽呵呵一笑道:“我一直在想办法将他们弄死在虫雾之中,可惜这帮婴士实力不凡……”

苏晴就知道这洪荒兽绝对不甘心成为她们娘俩的仆人,现在果然在最关键的时刻撂挑子了,看来不论是法宝还是其他的什么东西,不是完全被自己驯服的都是不值得信赖的!

现在除非花萍出关,否则她无论如何给洪荒兽下命令,洪荒兽都绝对会阴奉阳违。

苏晴重重的冷哼一声,随后开口道:“你们都去吧!”

随着苏晴的话语,那十名三转婴士还有百名二转婴士纷纷站起,他们之前一直都在给方荡供奉信仰之力。

碧艮觉得自己距离九婴都皇的法宝还有海量的元气石越来越近了!

碧艮甚至不用被操纵,自己就跟着四周的婴士们一起涌入这座漆黑的妖气城堡之中。

城堡里面漆黑一片,但这对于婴士们来说完全不是问题,碧艮在数十个婴士的裹挟之下,来到了九窍玲珑门处,这些婴士和当初那些婴士不同,当初那些婴士多少还聪明些,这些婴士们一个个都只顾着兴奋,即便面对九个门户,也毫不犹豫的一拥而上,各自寻了门户就钻了进去,碧艮的运气最好,选中的是那扇唯一的正确的门户。

随着碧艮一起的有十七八个婴士,这些婴士和碧艮一样都是二转修为境界,他们之中有三四个是被归一收服的,其余的都是普通婴士。

碧艮一跃而起,登上台阶,迅速狂奔,就在这个时候,从楼上走下一群婴士来,这些婴士为首的是十名三转境界的婴士,后面则跟着密密麻麻的将楼梯都塞住的二转婴士。

碧艮一看到这些婴士当即傻眼了。

不光是他,碧艮身周围的所有的婴士全都傻了,他们原本一路狂奔向上,似乎天地之间谁都不能阻碍他们前进的步伐,但现在他们乖巧的停下脚步,一个个呆呆的看着对面的婴士。

随着上面的婴士虎视眈眈的盯着他们迈步向下,这些婴士不知道是谁哇的一声大叫,然后十七八个婴士雪崩一般的掉头就跑!

碧艮被裹挟在这逃命的婴士之中,无法往前,也无法后退。

碧艮能够感受到身后的婴士正在一个个的消失,碧艮的后背越来越凉,就如朔风吹到了后背上,风越来越大,碧艮觉得自己的后背都要被冻僵了!

一声呜咽从碧艮身旁传来,碧艮扭头望去,就见一直跑在他身边的这个婴士脑袋上被一个硕大的鱼钩洞穿顶门被活活勾住,后面似乎猛力的一拽,碧艮身边的这位婴士转瞬间就倒飞出去,紧接着碧艮身后就是骨头被砸碎,血肉被剁碎的可怖声音。

碧艮更加卖力气的逃命,不过,他还没有跑出去十几步,身旁陡然传来一声咯吱一样的声音。

碧艮一听到这个声音,就觉得身子一凉,扭头望去的时候,刚好看到一名婴士,就见这婴士也是鱼钩洞穿顶门,锋锐的钩子从那名婴士的后脑勺中穿过去。

“啊……”

伴随着惨叫,钩子猛的一扯,这名婴士嗖的一下倒飞出去,犹如沉入了无边的深渊之中。